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 兽笼角斗
    当一个人理屈词穷时,就会气急败坏的诉诸与武力。

    桑震没有扭曲摄魂‘棒’,就立刻命自己的部下攻击这些魔将。

    里恩便冷声呵斥:“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们统领就是榜样!”

    宫褐立刻疑问:“桑震只不过是被铁‘棒’黏住双手,并没有怎样啊?盟主你是不是发烧了?”

    里恩伸手握住了摄魂‘棒’,对桑震示意:“现在可以松开你的手了?”

    桑震松开了手,惊讶:“你怎么会有摄魂‘棒’?你究竟是谁?”

    里恩轻轻一扭,便将摄魂‘棒’弯出了一个倒钩,接话:“你不需要知道我的身份,我知道你不服,现在我们可以角力了!”

    桑震一挥大手:“把本统领的兽笼抬来!”

    他定就道:“何必如此麻烦呢?我们可以进去比试,如果我们输了,就是想逃也无路可逃!”

    钩眼立刻阻止:“他定将军,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万一输了,可就没有退路了!”

    桑震喝问:“你们怕了,不过已经晚了,把他们都带入城内,如果我输了,这殿前关就由你来把守!”

    他定忙解释:“我可不敢抢统领的差,如果我们胜了,就在圣殿内等候冥帝归来,如果我们输了,就听凭统领差遣!”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桑震伸掌,却没人敢跟他击掌。零↑九△

    他们进入了城内,只见一座巨大的铁笼挡住了去路,笼‘门’打开,里恩一脸疑‘惑’的钻了进去,桑震紧随其后,这些守卫立刻锁上了笼‘门’。

    “这只兽笼是本统领当初手撕马熊,狮子,打死大象的地方,本统领不需要你来抬轿子,所以对你也不会手下留情!”桑震厉声解释。

    里恩握紧了摄魂‘棒’,质问:“马熊,犀牛,狮子,老虎,大象,虽然力大无穷,却仍被人类囚禁奴役,知道为什么吗?”

    桑震摇了头,里恩回答:“想知道,就先打败了我!”

    桑震亮出了一把狼牙‘棒’,这根狼牙‘棒’比魔将所使的毒牙倒刺都大,而且上面镶嵌的不是狼牙倒刺,而是‘乳’钉,打出的也是钝力,直接能把人脑袋砸碎。

    “不准使用魔法!”这是规矩。

    里恩点头同意,铁笼子被缓缓吊起,悬挂在了半空中。

    大群的‘精’卫赶来围观,只见桑震又‘抽’出了一根同样的狼牙‘棒’,一手握一根,轮流朝他砸来。

    这只兽笼足有一间屋子大,但对于里恩来讲还是小了,几乎无处可躲,狼牙‘棒’砸在了铁笼上,火‘花’迸溅,但铁条并没有弯曲变形。

    里恩试着攻击对方的脚踝,却发现摄魂‘棒’砸在了上面,如同砸在一块铸铁上,声音响亮,对方却毫无反应,抬脚就朝他踹来。零↑九△

    他定立刻命扬琴为其他魔将隐遁,然后往魔狱圣殿内赶去。

    剩余的魔将和‘精’卫都围在笼子前观看里面的搏斗,这种‘肉’搏能令观者热血沸腾。

    里恩就地打滚,避开了对方大脚的一踹,只怕这家伙全身已经没有薄弱之处,就只有借力打力了。

    他贴在了笼子的铁栅栏之间,看到对方一根狼牙‘棒’砸来,立刻闪身躲避,狼牙‘棒’砸入了铁栅栏间,卡在了其中,桑震用力一拔,没有拔出,里恩的摄魂‘棒’就朝他咽喉钩来,他却没有躲避,脖子往后一扭,就把摄魂‘棒’拽脱了手。

    里恩现在赤手空拳,桑震干脆也丢掉了另外一根狼牙‘棒’,握紧了沙包大的拳头,就朝里恩脑袋砸下。

    整座笼子摇摇晃晃,里恩也无法站稳,索‘性’就地打滚,很快滚到了笼子边,桑震追着来打,里恩用脚一踢狼牙‘棒’的柄,将桑震绊倒,他的大脑袋立刻卡入了铁栅栏间。

    里恩也被躺倒在地,不过他迅速调运内力,就看到对方用一双大手用力掰开铁栅栏。

    这‘鸡’蛋粗的铁栅栏居然被桑震掰弯,里恩将内力‘逼’到了右手小指,一招“少泽剑”对着“巨无霸”的‘臀’部击出。

    桑震刚‘抽’回了脑袋,就感到肠子一痛,一股热血登时涌出那什么‘门’外,沾了一‘裤’裆。

    里恩却假装无辜,仍往笼子边退去,双手抓住了铁栅栏。

    一滴热血顺着桑震的‘裤’管滴落,里恩一勾脚,将摄魂‘棒’挑来,桑震俯身捡起了狼牙‘棒’,重重朝里恩砸来。

    兽笼的底部也是钢板铸造,里恩忙叉开了双‘腿’,狼牙‘棒’砸在了钢板上发出一声轰鸣。

    摄魂‘棒’一端的弯钩勾住了兽笼的铁栅栏,迅速带着里恩移到了笼子边缘,桑震不断的挥舞狼牙‘棒’,当大锤不断砸向里恩。

    里恩忙从地上跳起,一个‘揉’身,从对方的狼牙‘棒’下躲过,为了保命,他不得不从对方的胯下穿过,然后将手里的摄魂‘棒’往上用力一击。

    桑震又惊又怒,这次是热血大喷,很快顺着双‘腿’流到了战靴中。

    他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肠子被勾住的剧痛使其额头冒出了蚕豆大的汗珠,对里恩呵斥:“你小子耍‘阴’招!”

    里恩反问:“这里可是冥界,我们所说的‘阴’间,用‘阴’招不是很正常吗?”

    桑震一咬牙,双手就朝里恩双‘腿’抓来,准备当场撕裂他。

    里恩忙闪身躲避,但笼子空间狭小,他很快就感觉自己的脚踝被铁钳夹住,然后往两侧分离。

    他忙垂下了脑袋,瞅准了对方的裆部,一招“商阳剑”击出,正中对方命‘门’。

    桑震再次愣住,不过双手也开始继续用力撕扯,不生生撕裂这家伙,就无法报自己的奇耻大辱之仇。

    里恩情急之下,双手‘乱’抓,迅速抓住了摄魂‘棒’,用力往外一拔,知觉一股血腥加恶臭扑面而来,桑震赶到自己的肠子被拽出了体外。

    他们俩在生前都到过草原,想必也听到过老牧人说过狡猾的狐狸是如何猎食野驴的?

    野驴后‘腿’粗壮有力,一蹄子就能踹死一只成年狐狸,不过狐狸却仍慢慢靠近野驴的后‘腿’,然后用爪子的‘肉’垫轻轻按摩野驴的***野驴感觉舒服,也就放松了警惕,当它越来越放松时,狐狸趁机将锋利的爪子捅入野驴的**内,将其肠肚全都掏出。

    野驴开始反击,不过狐狸会选择逃走,但并不远离,亲眼目睹野驴剧痛身亡后,才享受美味。

    桑震感觉自己就是那头蠢驴,上了里恩的当,他很想撕开里恩,对方却道:“你杀了我也无法挽回你的‘性’命,但我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在众魔将的惊呼声中,桑震收住了双手,质问:“你有何能耐保住我的‘性’命?”

    “我是神仙!”

    “可我是冥界的至尊,只在冥帝之下!”桑震强忍着疼痛反问。

    “我认输,但你要听我的,你就是冥界的至尊,但不用再听冥帝的调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