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殿前关
    越是挑你‘毛’病的人,才是看重你的人,否则他才不会为一个无关之人‘浪’费时间。,: 。

    冷默统领引着众魔将来到魔狱圣殿外,一道殿前城楼拦住了他们。

    里恩没有想到自己用‘玉’壶收服的三位强敌都是冥帝的重将,魔帝是冥帝的儿子,出任太子,不过他这个太子却永无荣登帝位之日,灭魄是地狱的总典狱官,重楼是魔狱圣殿的把守者。

    不过这三位冥帝的重将都已经随着‘玉’壶灰飞烟灭了,只怕冥帝到现在还不知道。

    接替重楼把守殿关的是玄甲‘精’卫的副总统领桑震,只听从冥帝的调遣。

    里恩不是冥帝的对手,但很想跟这个副总统领一决高下。

    冷默在城‘门’前叫阵,把守城‘门’的玄甲‘精’卫不屑一顾,里恩‘挺’身而出,朗声表示:“我乃冥界反抗者联盟的盟主里恩,叫你们桑震统领前来见我!”

    这个‘精’卫当即嘲讽:“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光头,你以为你是如来佛祖啊?”

    里恩也回应:“我不是如来佛祖,但我是天将下界,你们以为守住了魔狱圣殿就能保住冥帝的帝位吗?”

    他定也现身呵斥:“你不认得这位上仙,那本将应该认得吧?冥界水军总统领他定到此,桑震不会是不敢来见本统领吧?”

    这名‘精’卫立刻向同伴望去,然后火速赶去禀报。

    冥帝一离开,整座魔狱圣殿就属桑震地位之高,他正坐在冥帝的宝座上,环视着整座大殿,幻想着自己做了冥帝后的景象。

    不过他的冥帝梦很快就被部下打破,听到了这个属下的禀报,桑震从宝座上不情愿的站起,他的个头很高,至少有两米,而且膘‘肥’体壮,就连脸上也是肌‘肉’,两侧的太阳‘穴’暴起,一头火红的长发格外显眼,而且他还是双瞳。

    桑震每走一步,整座大殿都颤动一下。

    不过他的部将立刻抬来一顶特制的大轿,扶他坐入。

    这顶轿子由十六名身强体壮的‘精’卫合力抬起,前后都‘插’着黄旗,另有玄甲‘精’卫打着牌子在前开路,这些‘精’卫抬着轿子出了圣殿,直接飞上了天空。

    在殿前关城楼上,桑震走出了轿子,来到城垛前,俯视城外,一种君临天下的气概立刻涌上心头。

    里恩看到了城楼上的桑震,不由吃了一惊,扬琴跟他比起来就如同一个巨人跟一个侏儒,完全可以站在他伸出的巨掌上,这绝对不是对方使用魔法变大的效果,而是天生的。

    钩眼介绍:“这位桑震不是中土人氏,而是西域人,是真正的力拔山河的蛮夫,生前为罗马帝国第一勇士,徒手撕裂一头马熊,他乃角斗士出身,拼武力,整个冥界无人能及!”

    冷默便质问:“不知里盟主是否抵得过他?”

    里恩想起了武当派掌‘门’张中行和修真道长对他说过的话,面对一个比自己强壮百倍的对手,就不能以硬碰硬,而需要以柔克刚,还得刚柔并济,这是武当派的专长。

    众人的目光都朝里恩望来。

    桑震一开口,声如狮吼,令人震耳发馈。

    “他定,你来魔狱圣殿做什么,冥帝又没有召你觐见!”

    他定回答:“本统领是来为你介绍一个对手,他打败了冥界无数强者,想要挑战你!”

    桑震看到了这个柔弱的光头,不由讥讽:“他还不配向我挑战!”

    里恩当即反驳:“蚂蚁虽小,却能举起比自己重百倍的东西,我虽然身体弱小,但自信能够打败你,你不会害怕了吧?”

    桑震嗤笑一声,随手一指身边的‘精’卫:“建峰,你下去教训下这狂徒!”

    这名‘精’卫立刻领命,纵身从城楼跃下,稳稳的落在了城‘门’外,然后就摘下黑‘色’战盔,‘露’出了一个光头。

    里恩回应:“这是应该的,不打败了你的部下,怎么能证明我的实力!”他也脱下了战甲,却感到自己的双‘腿’还在疼痛。但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就算咬着牙也要坚持下去。

    建峰疑问:“我们是徒手还是用兵刃?”

    里恩握紧了摄魂‘棒’,回答:“用兵刃,你们都让开!”

    剑锋亮出一对金瓜锤,纯金打造,比殿前悬挂的灯笼还大。

    里恩闭上了眼睛,迅速想起武当山学艺的情景,他只知道以柔克刚,以四两拨千斤之道,具体怎么用,全靠实战。

    对方也撤下了战甲,‘露’出一身腱子‘肉’,人最薄弱的地方当属咽喉,建峰腰间围着肚兜,‘露’出了强壮的腹肌。他的肌‘肉’迅速鼓起,手指的关节咯咯响。

    里恩睁开了眼睛,攻其薄弱,借力打力。

    对方一锤子砸来,里恩忙闪身躲避,地上的‘花’岗岩登时被砸的粉碎。

    一锤子过后,里恩就在地上打滚,四周的魔将惊讶不已,城头上的桑震也难以置信,随即咧嘴大笑。

    里恩却在翻滚中瞅准了对方的腘窝,用里戳去。

    建峰不防背起从身后偷袭,登时半跪于地,里恩右臂忽然暴起,变得如大象‘腿’一般粗,拳头如同秤砣,重重的击在了对方的后脖颈上。

    受了里恩重重一击,建峰居然没有被砸断颈骨,而是扑到在地。

    里恩不再继续攻击,而是围着对方走动。

    桑震皱起了眉头,扬琴绷紧了心弦。宫褐率其他魔将振臂高呼。

    建峰费力站了起来,就去拣地上的一对金瓜锤,里恩忙往后退去,对方走了一步,手里的金瓜锤脱手坠地,将‘花’岗岩地砖砸裂,他自己也重重的扑到与地。

    其他魔将登时大声呐喊,他定却一脸冷静的向城头望去,桑震点头,命令:“开城‘门’,本统领要会会这小子!”

    城‘门’大开,特制的大轿子抬了出来,桑震从轿内走出,如同一堵墙般俯视着众魔将。

    里恩举起了金‘色’的右臂,朗声询问:“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神之右手?”

    “没听说过,这里是冥界,不是你们天庭!”桑震直截了当的回答。

    里恩对他挑衅:“如果你能将这跟铁‘棒’扭弯,我就认输!”

    桑震冷笑一声,伸手接过了摄魂‘棒’,反问:“如果本统领扭曲了这根铁‘棒’,你们都要为本统领抬轿!”

    他定立刻同意,桑震双手握住摄魂‘棒’两端,开始用力。

    不过他很快就感觉从这根铁‘棒’表面的细孔内发出了强劲的吸力,将他的力道全都吸入了铁‘棒’内,他想要丢弃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黏在铁‘棒’上无法分开。

    桑震当即质问:“你小子给我的是什么东西?你居然使用魔法害我?”

    里恩立刻举起双手辩驳:“我没有使用任何法力,只不过你手里的是摄魂‘棒’!”

    桑震的脸‘色’立刻大变,命令自己的部下攻击这些魔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