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公平交易
    不要奢求高人对你鼎力相助,除非你是圣贤,或者高人中的高人。零↑九△

    里恩闯入断项关城楼大殿内,跟冥帝‘交’了手,但摄魂‘棒’和宝莲灯外加升级加强版的“如来神掌”都奈何不了对方,他只好撤出大殿。

    在他的计划中,如果不能迅速击败冥帝,那就要先困住他。

    困住敌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布下陷阱或阵,但他的部下中仅存阿碧一个逍遥派弟子,而且还是初级弟子,所以也就没有指望,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温如珠以及马尕南和仇永三身上。

    不过自己尚不是冥帝的对手,而且天山派的高级隐遁对其无效,但事已至此,只好拼死一搏。

    冥帝没有追出大殿,而是直接破殿而出,一道黑影迅速在殿顶显出,就朝温如珠袭去,里恩忙警告:“快躲开!”他也纵身跃起,将手里摄魂‘棒’当打狗‘棒’,一招“大地沦陷”就朝黑影扫去。

    黑影迅速消散,然后重新凝聚,附着在了温如珠身上,令其脸‘色’发黑,双目赤红,须发皆白,发出了冥帝的声音:“你居然将你的部将为‘诱’饵来偷袭朕,还是太幼稚了!”他驱使温如珠伸出双臂,将两侧的马尕南和仇永三揪起,双手十跟手指的指甲迅速增长,刺如了两人的后心,然后穿过前‘胸’而出。

    里恩惊讶了,一招“‘棒’打狗头”,黑‘色’的摄魂‘棒’化一条黑‘色’毒蛇,直接击穿了温如珠的眉心,自其后脑而出。

    冥帝迅速从温如珠的体内抢出,惊讶:“没想到你也如此冷血无情,连部下都杀!”

    转眼间,自己带来的仨帮手已经战死,里恩悲愤不已,但战斗还要继续,他还有绝技没有使出。“亢龙有悔”这招最简单威力却很大的武功击出,一条苍龙咆哮一声,就朝冥帝扑去。

    冥帝再次化一道黑烟,避开了苍龙。

    里恩登时沮丧了,不由自主的跪在了殿顶的瓦片上,冥帝站在屋脊上,显出了原本的面目,讥讽:“怎么,你这么快就认输了吗?朕还没有过足瘾呢!”

    如果不能打败冥帝,自己和所有同伴的一切努力都会付诸东流,而且还会坠入地狱受刑,永世不得超生。里恩迅速调运内力,他还有一招绝技没有使出,内力被他‘逼’到了右手食指,一招“商阳剑”直向冥帝眉心击出。

    这道剑气携带着里恩的法力和内力破指而出,冥帝却一低头,剑气击在了珠冠上,珠‘玉’迸溅,冥帝逃过一劫。

    里恩这下彻底绝望了,冥帝右手成爪,就朝里恩罩来。

    这五指化五根铁柱,将里恩罩在其中,然后迅速收缩,变成了一只鸟笼,里恩的身体也跟着变小,变得如同一只鹦鹉。零↑九△

    冥帝手掌一伸,拎起了鸟笼,化一道旋风进入了大殿内,在宝座上坐下,一名身着血‘色’战甲的‘精’卫近前,接住了鸟笼,将其挂在了殿顶垂下的一道钩上。

    “把王水取来,浇入笼子内!”冥帝伸手,一名‘女’护卫忙用洁白的‘毛’巾为其净手,另外一名‘女’护卫斟满一杯美酒,送入冥帝口中。

    看到里恩被自己的护卫用腐蚀‘性’超强的王水浇灌,冥帝松了口气,‘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里恩身上的战甲和头盔迅速被腐蚀溶解,肌肤传来了火烧火燎的疼痛,不过摄魂‘棒’被他压在身下,却没有被溶解。

    一名护卫从外面取来了宝莲灯,向冥帝呈上。

    冥帝接过宝莲灯,放在手里把玩,漫不经心的道:“这盏宝莲灯本是道教圣物,却被如来‘门’下的地藏菩萨接管,现在终于物归原主。”他忽然变了脸‘色’,因为他看到了在宝莲灯的灯油内囚禁着一名‘女’子。

    再仔细看这名‘女’子,竟然是把守朝闻码头的灵台魔使。

    冥帝举着油灯对里恩质问:“小子,赶快将我的爱妾从等内释放出来!”

    里恩强忍着剧痛,回应:“想要我把你的爱妾从宝莲灯内放出来,那你先把我从这鸟笼子内放出来!”

    这也是里恩的一张王牌。

    不过冥帝也有王牌,他放下了宝莲灯,取过一只琉璃瓶,放在鸟笼前,轻轻摇了摇,只见瓶子内也囚禁着一名‘女’子。

    里恩忙这些辨认,方向这个‘女’子生着圆圆的娃娃脸,身体蜷缩成一团,而且是身无寸缕,不由惊呼:“扬琴姐!”

    他没有想到扬琴居然还活着,却被冥帝囚禁与琉璃瓶内。

    “朕拿这个‘女’子与你做‘交’易如何?你不是也称呼她为姐吗?”冥帝向里恩摆出条件。

    琉璃瓶内的扬琴如同一条微小的虫子,对自己的命运无可奈何。

    里恩看到了她近似乎绝望的眼神,一咬牙回答:“好,我同意与你‘交’换,希望你能够言而有信,放扬琴姐离开冥界!”

    冥帝不耐烦的叫嚣:“快点,否则朕变卦了!”

    里恩忙念动咒语,宝莲灯却引燃起来,灵台魔使在灯油内惨叫连连,如同被油锅内炸一般。

    冥帝立刻呵斥:“小子,朕命你赶快放了她!”

    里恩反口:“你先放了扬琴姐!”

    冥帝无奈,将手中的琉璃瓶一颠倒,扬琴如同一条虫子般从瓶内倒出,趴在地上,身体逐渐变回原来模样。

    “为她取来一套战甲,难道你要她光着身体离开吗?”里恩继续讨价还价。

    冥帝故正经的回答:“你们来到冥界时,本来就是光着身体,身无寸缕,现在光着身体离去也很正常啊!”

    扬琴就对鸟笼内的里恩哭诉:“盟主,你怎么也沦落至此?”

    里恩向冥帝质问:“你究竟还想不想要回你的爱妾了?想要的话就为扬琴姐找套衣服来!”

    冥帝一挥手,一名‘女’魔将变捧来一套战甲,扬琴迅速穿上,站起了身来,将散‘乱’的长发随手挽成一个发髻。里恩对扬琴道:“你赶快离开这里,你把耳朵靠过来,我有话要叮嘱你!”

    扬琴忙应了,将耳朵贴在了鸟笼的贴栅栏上。

    里恩却隔着铁栅栏,探出了脖子,迅速‘吻’了她的脸颊,然后低声道:“你离开冥界后赶往凤鸣镇,去救我师姐,如果你做不到,就设法去找释劫大师相助。”

    冥帝对里恩呵斥:“别废话了,赶快把朕的爱妾释放出来!”

    里恩对扬琴叮嘱:“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否则我。”

    他话未说完,便念动咒语,登时宝莲灯的火焰大盛,放出了万丈神光,灵台魔使从灯油内跃出,就朝冥帝砸去。

    扬琴迅速出手,一把抓过宝莲灯,另外一只手抢过鸟笼,一招“同生共死”就跟殿‘门’口的守卫置换了位置,来到了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