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登上城楼
    想要证明自己身份,单靠口说无凭就必须要拿出证据才行。。: 。

    温如珠带着季登亭冲出了敌方飞骑的阻截,赶到了他定的水师舰队中,不过这些水卒却把他们当了冥帝的部将,团团包围起来,准备拿下二人。

    季登亭立刻亮明自己身份,不为这些水卒相信。

    温如珠也立刻表明:“他定将军派出的‘精’卫现在正北敌方的飞骑围攻,你们赶快派将领去支援他们,就在后面!你们不能确定我们的身份不急,你们可以去请他定将军和里恩盟主前来辨别,但营救同伴就必须要立刻开始!”

    这些水卒无法主,便向船长禀报,船长也只知道奉命行事,只好向编队队长禀报,如此逐层上报,终于传到了他定和里恩这里。

    里恩忙自责:“我都忽略了他们要穿过冥帝铁骑的封锁区,季元帅和温姑娘现在何处?”

    他定带上了自己的‘精’卫,命向自己禀报的战团团长在前引路,他们乘着一艘三桅帆船,火速赶到了季登亭和温如珠被困的战舰上。

    温如珠见到里恩后,登时又急又喜,立刻昏倒。

    他定命这名团长率战队赶去营救自己的‘精’卫和宵辟野。

    阿青忙为温如珠救治,待其苏醒后,里恩就向她询问:“你怎么也来了?我不是只请季元帅前来吗?”

    季登亭就解释:“温姑娘说她不愿继续留在战场上,就随我一道来见盟主!”

    里恩叹息:“现在除了朝闻码头还没有跟敌军发生‘激’战外,哪里不是战场?”

    当宵辟野和他定的这名‘精’卫被救回时,前者已经重伤昏‘迷’,而后者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见到了他定,得知季登亭和温如珠已经安全赶到,便放心道:“属下终于不辱使命,可以向将军复命了!”说罢便灰飞烟灭。

    里恩命阿青为宵辟野救治,他对他定坦言:“我的计划出现了一些偏差,但并不影响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宵辟野就由温如珠来接替。”

    温如珠疑问:“盟主要奴家执行什么任务啊?”

    里恩介绍:“你负责为我们隐身,我们要潜入断项关内擒获冥帝!”

    阿青留在主舰船舱内继续为宵辟野救治,里恩带着阿碧和温如珠,马尕南,仇永三四人,他定率领了宫褐等五名魔将离开战舰,改乘飞行坐骑,悄悄穿过飞骑的封锁,往断项关外赶来。

    不过断项关又恢复了清晰状态,里恩当即命温如珠为自己和宫褐等魔将隐身,而钩眼和他定呈现身状态来到关外。

    关‘门’紧闭,只有叫‘门’。

    这项重任就由钩眼来做,城楼上,冥帝并没有现身相见,莫蔼和焦力士出现在城楼上,向关外俯视,看到了钩眼和他定,不由惊讶。零↑九△

    在他定身后还有数名身披冥羽的‘精’卫。

    此事事关重大,焦力士立刻对莫蔼吩咐:“莫中丞,你留下拖住他们,老奴回去向陛下禀报此事,千万不能让他们逃了!”

    莫蔼只好应了,俯身向城垛下面的他定喝问:“你们不是已经背叛了陛下,为何还要在关外,难道是来‘逼’宫的吗?”

    他定面不改‘色’的朗声回答:“末将并没有真的背叛陛下,如果末将不假装投靠里恩,怎么能穿过百万魔兵的封锁来到断项关外求见陛下呢?”

    钩眼也附和:“我能证,他定将军对陛下还是忠心的,如果他定背叛了陛下,为何还要冒死来见陛下呢?”

    城楼中的断项收到焦力士禀报,就询问:“钩眼这家伙还活着,他定带了多少部将前来?”

    焦力士忙如实禀报:“启禀陛下,钩眼和他定只带了不到十名‘精’卫,不知他们如何穿过陛下的百万铁骑封锁的?”

    “把绳索系下去,只让钩眼和他定进来见朕!”

    焦力士忙领命,躬身退出城楼大殿,来到城垛口,向莫蔼传达了冥帝的旨意,两名守将便把绳索放到了关外城墙下方,然后嚷道:“陛下只见他定和钩眼两位将军!”

    他定立刻应了,忙向隐遁中的里恩使了眼‘色’。

    断项关被冥帝布下了一道结界,只有冥帝打开结界,里面的人才能出去,外面的人才能进来,而结界可以随时打开和关闭。

    绳索垂下,就证明结界已经打开,他定和钩眼并没有急于抓住绳索,莫蔼就向俩魔将督促:“你们俩赶快抓住绳索,我命守将把你们俩拉上来!”

    他定回答:“不必了,末将自己抓住绳索攀上去!”

    他抓住了绳索垂下的这端,拉下绳索,试探了一下绳索是否足够结实?

    里恩当即也抓住了绳索,向他定示意,两人同时抓着绳索往城头攀去,只不过里恩在他定身后,处于隐身状态。

    焦力士俯身向钩眼质问:“钩将军,你为何不一起攀着绳索上来,还在等什么呢!”

    钩眼就大声回答:“我等他定将军上去后,抓住绳索,你们拉我上去,我可没有他定将军这般蛮力!”

    里恩紧贴着他定很快攀上城头。

    他定一上来就立刻大嚷:“陛下在这里吗?我要见陛下!”莫蔼和焦力士当即劝阻,里恩趁机跃上了城楼殿顶,小心戒备。

    他定被拦住后,便转身朝城楼下望去,对钩眼大嚷:“钩将军,你赶快抓着绳子攀上来啊!”

    钩眼抓住了绳索一端,却没有要攀爬的意思,温如珠趁机抓着绳索往上攀爬,她力气虽小,但身体轻,所以速度也很快。

    他定在城楼上继续大叫大嚷,吸引莫蔼和焦力士以及守将注意,温如珠登上城垛,也轻身跃起,轻轻落到了里恩身旁。

    钩眼在下面喊道:“他定将军,我已经抓住了绳索,你快拉我上去啊!”

    绳索被拉的紧绷,处于隐身状态的马尕南和仇永三已经在抓着绳索往城楼上爬来。他定抓起了城楼上的绳索,测试了一下,就立刻放开,对下面嚷道:“钩眼,你也太重了,该减‘肥’了,我都拉不动你!”

    俩守将忙要过来相助,他定立刻呵斥:“不用你们帮我,我还是拉的起一个钩眼的!”

    当马尕南和仇永三二人接近城垛时,他定假装拉不动,呵斥:“这家伙死沉死沉的,你们俩过来帮忙搭把手啊!”

    这俩守将嘀嘀咕咕,赶了过来,伸手抓住了绳索往上拽,他们立刻感觉绳索特别的重,绝对不是钩眼的重量。

    他定却已经松开手,在活动关节,嘴里骂道:“你们俩废物,该不会连一个钩眼都拉不上来吧?”

    俩守将感到异常,就要回头询问,但三人六只手同时攻出,他定双手齐出,同时擒住了俩守将的后脖颈,手腕和虎口一起用力,就听到了颈骨破碎的声音。

    而里恩也是双手齐出,同时擒住了莫蔼和焦力士的脖颈,当场掐断他们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