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 群英策反
    想要说服对方,就要拿出足够的理由和诚意来打动对方。。 让对方相信你的话,哪怕是自己编造的谎言。

    钩眼见到了他定,却未能说服对方,不由焦躁起来。

    他定却淡定的吩咐手下部将,设置酒宴,他要宴请钩将军。

    酒宴很快就设好,而且在战船的第二层船舱内,透过船舱上的窗户可以看到冥湖内的夜景,点点灯火,万船齐聚。

    他定亲自为钩眼斟满一杯佳酿,邀请道:“钩将军,本将知道你的处境,也明白你的意思,切莫着急,事情还是有转机的,比如说冥帝诛灭了里恩。”

    钩眼饮下这杯佳酿,清了嗓子:“他定将军,实不相瞒,我们都将成为反抗联盟和冥帝‘交’战的牺牲品,除了冥帝和里恩例外,里恩坦言不会杀冥帝,也不会出任冥帝之位,而是要削弱冥帝的势力,你明白吗?”

    他定不慌不忙的饮下一杯酒,故惊讶:“是吗?这个里恩究竟何方神圣,既然要反抗冥帝的统治,却为何又不杀冥帝,还不愿出任冥帝之位?”

    钩眼低声介绍:“里恩原本是天将下界,但可能还有佛祖在背后暗中支持,将军也知道冥帝为何要训练三百万魔兵,如果是用来管理冥界,根本用不了这么多。说白了,里恩是天帝派来削弱冥帝力量的,而里恩自己也有打算,一旦他完成任务,返回天界后,就可能会被天帝设计除掉,而我们这些归降他的魔将就是他保命的最后力量,只要里恩还活着,我们就能活着。”

    他定明白了,忙追问:“依你这么说,我们就算跟着里恩到了天界,也不过是他的刀枪,首先牺牲的就是我们。”

    “不,里恩还可以带领我们投奔西天佛祖‘门’下,而渡魔成佛也是如来的目的,只要我们成了佛,那还怕冥帝跟天帝吗?这可是我们改变自己命运最佳的机会!”

    他定愣住了,片刻后回答:“你容我再考虑考虑,此事事关重大,不能冒然决定!”

    钩眼留在了战船内,他定命部下安排船舱招呼他休息。

    站在桅杆顶端,他定仰望夜空,这里黯淡漆黑,而且漫无边际,在冥界生活,他看不到希望。

    第二日一早,钩眼从船舱内醒来,就听到朝闻码头传来了号角声,而他定已经驾驭了翼龙坐骑,往码头飞去探查,他自己忙也往码头赶去,不过他没有飞禽坐骑,只能穿过重重叠叠的战船。

    当他定来到牌楼外时,铁闸‘门’打开,汪洋和毁一生走了出来,对他询问:“他定将军,你还没有做出抉择吗?”

    “你们这是要出战吗?”他定反问。零↑九△

    毁一生回答:“不,我要率大军前往断项关,而且是以勤王的名义!”

    他定不在乎的道:“那请走好,恕本将不方便相送。”

    毁一生接茬:“我敢断定,就算是将军率百万水师前往断项关勤王,必定也是被拒之关外,至于平息了‘乱’党,陛下才能放你独自入关。”

    “就算是又如何?”他定坦言:“我不愿入关在冥帝驾前为臣,那样太危险。”

    汪洋开口:“他定将军,你如果迟迟没有表态,无论你有没有背叛冥帝,陛下都会忌恨你,而平息‘乱’党,也非你莫属,不过当你剿灭了反抗联盟,也是冥帝除掉你的最好时机。”

    毁一生补充:“训诤言和区硌将军都已经投靠反抗联盟,现在跟冥帝势力相当的就只有将军你,还有里恩盟主传来密信,将军可以看下!”说着递来了一封密信。

    他定接过,迅速阅读了,不由惊讶。

    “你一定不相信,认为这是盟主骗你的,我也不相信,但我仔细想过了,盟主做的决定不是冒然冲动,而是有根有据的。”

    单副将带着钩眼赶了过来,忙询问情况。

    他定示意自己的护卫不必紧张,然后将密信递给钩眼察看。

    只见密信上只有简单的几行字:我准备在断项关外册封帝位,如果他定将军能来,那就由他定将军登基为帝,倘若将军不能到来,就只有毁一生出任冥帝之位。

    单副将立刻提醒:“将军,这必定是‘乱’党设下的圈套,我们不能去!”

    汪洋就反问:“单副将为何断言这就是我们盟主设下的圈套呢?”

    单副将:“里恩为何不自己出任冥帝之位?我就不相信他真是对帝位皇权丝毫不动心的圣贤!”

    钩眼就解释:“因为里恩是天将下界,所以他不能出任帝位,否则天帝是不会同意的。”

    他定一咬牙,对毁一生道:“我不愿跟毁先生争抢冥帝之位,就不去了!”

    毁一生谦虚的解释:“我并不适合出任冥帝,况且就算我登上了冥帝之位,迟早也会被将军你赶下来,我又何必白费力气呢!倒不如直接弃权,将军一到,冥帝自然也就非得出关不可,我们还要跟他一场厮杀,只要我们打败了冥帝,将军接任冥帝之位,我随里恩盟主前往天界,将军也不必提心吊胆!”

    他定已经心动,但不想承毁一生的情,汪洋再次恳求:“将军做了冥帝后,天界就会扶持你,而佛祖也会暗中支持你,这样你还有什么好担心呢?我们反抗联盟的魔将不少,但拥有百万‘精’锐的却不多。”

    这时训诤言和季登亭也从铁闸‘门’后走了出来,他定暗暗惊讶,没想到里恩已经把反抗联盟的两员主将都调到了朝闻码头来。

    季登亭开‘门’见山的道:“他定将军本是匈奴人,生前没率领过水军,死后却非要被人命为水师提督,统领百万水军,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训诤言也附和称是,道:“他定将军最擅长的便是统领铁骑,不过为冥界最‘精’锐强悍的铁骑却被冥帝自己牢牢掌控,就是怕我们生有二心。”

    季登亭坦言:“将军出任冥帝后,我们打败了耿弇,就可以接管他的铁骑,到时候将军便能再次统领骑兵,而水军则由在下统领,在下生前就是大宋的水军大元帅!到时候还望将军不要吝惜!”

    他定被说的飘飘然,立刻回应:“可以,不过季元帅难道不愿跟随里恩盟主前往天界吗?”

    季登亭摇了头:“天界不会收我的,而且我的挚爱还在地狱受苦,等我们打败了冥帝,就去接她出来。”

    汪洋再次发出邀请,他定立刻回应:“既然你们都如此盛情想要,我也不好再拒绝,恭敬不如从命,我这就率大军随你们一起去拜会里恩天将!”

    钩眼听后,立刻松了口气,其他人也‘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