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 立场辩驳
    俗话说两军‘交’锋,不斩来使。,: 。零↑九△而使者在战争中也有举足轻重的用,这是一种高风险和高收益的行当。

    冥帝派出了自己驾前最为得力的两名干将暗中离开断项关,‘门’挡负责引开关外众敌,掩护钩眼前往朝闻码头打探消息,但被阿狸识破,将这二人全都擒获。

    里恩设计放走钩眼,命其秘密前往朝闻码头,仍然是去跟他定会面。

    双方主帅对钩眼下的是同一个命令,但阵营不同,目的也不同。钩眼现在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是要效忠冥帝还是投奔反抗者联盟?

    子夜时分,汪洋带着他秘密出了铁闸‘门’,来到栈桥的牌楼上,点燃了一盏油灯。

    冥湖中的他定立刻受到属下来报,便疑问:“平常朝闻码头的铁闸‘门’外都是一片漆黑,今夜却为何亮起了灯火来,难道里恩又来了?”单副将却询问:“将军,会不会是敌方有所行动?”

    他定肯定的回答:“绝对不会,敌人想要偷袭我们只能是送死,我想汪洋和里恩不会如此愚蠢的!”

    两人走出船舱,来到桅杆上朝码头望去,看到牌楼上灯光忽暗忽明,似乎在传达什么暗号?

    “单副将,你率‘精’卫前去查探,将亮灯之辈抓回来!”他定下令。零↑九△

    单副将领命,寝殿了书名‘精’卫,驾驭冥羽,飞离战船,悄悄朝码头飞去,到了牌楼前,不由吃了一惊,汪洋朗声喝问:“怎么他定只派你们这些喽啰来查探,难道他连本统领都惧怕吗?”

    钩眼看到了单副将,也有些惊喜,对方却一脸尴尬的回应:“不是我们将军惧怕你,而是怕你们又搞什么陷阱圈套,怎么汪统领身边这位将军好生眼熟。”

    汪洋对钩眼道:“钩眼将军,本统领只能领你到这里了,你跟单副将也认识吧!请单副将带你去见他定将军!”

    钩眼谢过了她,汪洋转身离去。

    单副将一脸疑‘惑’:“钩眼将军,将军是冥帝驾前的得力干将,末将拜见将军!”

    钩眼叹息一声:“冥帝和里恩对我下的都是同一个命令,那就是打探他定将军的消息,带我去见你们主将!”

    单副将看他只有孤身一人,也不加防备,便在前引路,很快就带回了战船船舱内,然后向他定禀报。

    他定听到来报,眼珠子一转,疑‘惑’:“钩眼是冥帝身前的干将,来怎么做什么?莫不是来督促我开战?”

    但冥帝的使者又不能把见,钩眼拜见他定偶,开‘门’见山的询问:“他定将军你现在是何立场?”

    他定忙命单副将带众护卫退下,反问:“那钩将军又是何立场?”

    “里恩说你已经暗中投靠与他,但因为某些缘故,绝对不会主动发起进攻,冥帝也是命我查探你的动向,你如果投奔了反抗联盟,冥帝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定疑问:“那冥帝得知你暗中向反抗联盟投降,也绝对不会放过你,我们大家同殿为臣,对陛下都十分熟悉,相信你比我更熟悉冥帝,我现在并没有投靠里恩,而你却已经投靠了里恩,况且落下了把柄,只怕难逃一劫的是你!”

    钩眼听后有些惊恐,但迅速回应:“不错,将军虽然是异族,但仍被冥帝重用,可我总感觉哪里不对?或许汪洋统领说的才对!”

    他定便质问:“汪洋对你说什么了?”

    钩眼回答:“汪洋说冥帝是一个合格的统治者,但我们不适合在他麾下为将。零↑九△”

    “为何?”

    钩眼解释:“我们都太过勇猛,而且对冥帝也足够忠诚,只不过冥帝生‘性’多疑,又重用嫪毐和焦力士这种小人,我们的‘性’命不是在自己手中,更不是在冥帝手中,而是在这些小人手里,倘若我们得罪了这些小人,他们只需在冥帝耳边谗言几句,我们的‘性’命就不由自主了。”

    他定不不服气的呵斥:“那是你,本将统领百万‘精’锐水师,俗话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些‘奸’诈小人又能拿本将如何?”

    钩眼知道了自己才处境,就暗中决心一定要说服他定归降里恩,毕竟多一份力量,自己就少一份危险。

    他耐心解释:“将军现在统领百万水师,冥帝正是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不会对你如何,倘若里恩迅速兵败身亡,那将军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本将自然会加官进爵啊!”他定疑问。

    钩眼继续道:“按道理是如此,但不知将军有没有听说过飞鸟尽,良弓藏,兔死狗烹的典故?”

    他定虽然是匈奴人,但也知道打猎时才用得到弓箭,他们匈奴人无论是否打仗,都弓箭不离身,仍抱着一丝幻想,反驳:“就算里恩兵败身亡,冥帝不还需要本将替他统领水军。”

    钩眼坚毅的固执己见:“反抗者里面的盟主里恩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他的幕后主使很强大,强大到冥帝也无法对抗,否则冥帝早就灭了里恩;还有冥帝必须死,否则我们这些降将就不会有好下场,另外里恩不会出任冥帝之位,而冥帝之位在我们这些降将中以战功选出,将军的势力最大,也最有可能成为冥帝接任者。”

    他定对钩眼的论据都相信,但他仍举棋不定,毕竟背叛了冥帝,身亡的风险就增大了,自己想要坐山观虎斗可能‘性’也不大,冥帝不会容忍自己这样做的。

    钩眼肯定道:“其实在我跟‘门’挡离开断项关前,冥帝就派嫪毐和锔怀远诈降,到反抗者军营内打探叛将名单!”

    他定暗吃一惊,但仍装置身事外,反问:“这跟本将又何关系,本将又没有投降里恩,更没有被嫪毐看到!”

    “可里恩在全军中宣告将军已经暗中投考了他们反抗者联盟,嫪毐也将叛将名单通过莫蔼‘交’给了冥帝,我出发时,里恩在全军中大肆宣扬将军会同训诤言率一百五十万大军前往断项关,他已经命所有军师为你们准备口粮,等你们一到,就立刻强攻断项关!”钩眼滔滔不绝的道。

    他定知道对方不是在骗自己,但最后一句强攻断项关他有些不相信,里恩已经知道断项关是无法从外部攻破的,就算是佛祖和‘玉’帝来了,也无法攻破。

    钩眼看他不相信,便再次丢出:“里恩的身份可不一般,魔帝,灭魄,典刑都被他灭掉了,即便反抗者联盟无法攻破断项关,可一旦大军赶至关外,里恩就会从我们这些降将中选出战功最大的,接任冥帝之位,直接向天界禀报,冥帝就不得不出关迎战。”

    “那如果冥帝先将里恩诛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