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 思维独特
    有些人的思维很与众不同,尤其是高高在上之人,他们能够决定大部分人的命运,他们的思想决定了他们不走寻常路。

    里恩设计‘诱’降冥帝派出的俩探子‘门’挡,将钩眼秘密派往冥湖跟他定会面。

    对于现在的形势,真正到了骑虎难下的状态,在断项关外,进退两难。冥帝不肯亲自出关迎战,又没有诛灭里恩的意向,双方处于对峙状态。

    不过里恩和冥帝都在等,等钩眼的消息。

    对于冥帝来讲,如果他定真的背叛自己,投靠了‘乱’党,那就先诛灭里恩,再率最后的一百万‘精’锐铁骑出关平‘乱’;如果他定没有背叛自己,那他定应该率大军从朝闻码头进攻,自己率大军出关夹击‘乱’党。

    对于里恩来讲,如果自己的离间计对他定无效,那只有暗中刺杀他定,让训诤言代替他定指挥这百万水军,不过可能‘性’不大。他定能够投靠自己最好,只要他定率大军一到,他立刻封他定为冥王,‘逼’使冥帝现身。

    在等待中,双方都焦躁起来。

    里恩躲在帅帐内,盘膝打坐,闭目养神,脑海中不断显出自己的同伴,如果释劫大师能够现身出来帮助自己,那对付冥帝就容易多了,可释劫大师现在何处呢?

    阿青看着他的大光头,不禁感到好笑,知道他劳累过度,就为他‘揉’按太阳‘穴’。

    这时李志国在营帐外请见,里恩同意,阿青松开了手。

    李志国一脸沮丧的走进了帐内,禀报:“帮主,属下失职,让钩眼给逃了,还望帮主责罚!”

    里恩就要站起,被阿青按住,李志国忙跪在地上求饶。

    “你生前就爱贪杯,死后还是这么贪杯,醉酒会误大事的,尤其是敌人送的酒,很可能里面会下毒。”里恩警告。

    李志国忙解释:“帮主,钩眼已经成为我们的俘虏,属下以为他是为了讨好我!”

    “算了,我就责罚你去巡视众军,跟区硌和‘门’挡一起去,传我的命令,待他定将军的百万水军一到,就立刻强攻断项关!”

    李志国应了,告辞退下。

    里恩对阿青道:“高丽母子应该已经投胎轮回了,我放心不下的是我师姐,她也怀着我的孩子,被通灵子掠走后,被囚禁与凤鸣镇。”

    阿青听到后,有些惊讶,“没想到慕容小姐也被你骗了,我听阿碧说,你已经迎娶了邝安然,这对慕容小姐是多么的不公平啊!”

    里恩回答:“我也没想到,人死以后不是结束,而是延续,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们!”

    在短暂的入定中,里恩梦到了修真道长和刑向天,最后见到了扬琴,醒来后,他不禁疑问:“不知修真道长和刑向天两位前辈现在何处?有的人已经死了,甚至是魂飞魄散了,可我总觉得他们还活着,只不过没看到而已。”

    李志国和区硌,钩眼以及宵辟野开始检阅剩余的三十万魔兵,里恩命这些魔兵准备一百八十万将士的口粮,使他们觉得他定真的已经归降,很快就要赶来了。

    冥帝自然也看到这个景象,尤其是他看到‘门’挡居然跟区硌一起巡视魔兵,就断定他已经被俘,而且背叛了自己。

    他‘交’过一名内‘侍’,吩咐:“焦力士,你现在传朕的命令,令魔骑集合,朕要检阅众军!”

    这个头戴高帽的内‘侍’忙应了,躬身退出。

    很快,断项内的天空和山坡上就出现了一大片的铁骑兵,视野中一片耀眼的光芒,陆地上的铁骑骑着麒麟,牵着獒犬,而天空中的魔骑骑着翼龙,带着浑身冒火的地狱烈焰兽,这种宠物貌似穷奇,背生双翅,不过头生双角,爪牙锋利。

    冥帝站在断项关城楼上,扫过自己统领的这一百万‘精’锐,自信满满。

    “就算是里恩拥有水路两百万魔兵又能如何?孤这百万‘精’锐足以平息这群逆渠!”

    焦力士忙奉承:“陛下统领冥界千年,这些投靠了‘乱’党的魔兵见到陛下后,还会再归降陛下的,届时里恩就成了一群江湖蛮夫,不足为患!”

    冥帝点头回答:“你说的很对,但朕更喜欢看着这群逆党魂飞魄散,看到里恩身陷绝望而毫无反击之力,只能听凭孤的处置!”

    为百万雄师的统领,冥帝更渴望率领大军跟‘乱’党‘交’战,不过他不屑于跟里恩这群‘乱’党‘交’手,如果能将释劫大师‘逼’出来最好,这样他就能够借机向西天佛祖发起进攻。

    钩眼凭借自己的机灵和伪装,很快就穿过了三十余万魔兵的封锁,来到朝闻码头,不过这里也是反抗者联盟的辖区,而且把守更加严密,汪洋率领的‘女’魔将更是目光敏锐,立刻发觉了他,将其拿下。

    这些‘女’魔将见钩眼也不反抗,便直接向汪洋禀报。

    汪洋知道钩眼的身份,就秘密召见。

    阅读了里恩的密信后,汪洋疑问:“盟主这是什么计划?”

    钩眼回答:“我沿途看到训诤言将五十余万大军都调到了朝闻码头,一定是在防御他定,看来他定将军并没有投靠你们!”

    汪洋也不隐瞒,直接讲明:“他定并没有投靠我们,但他也不会主动进攻我们,他也是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而你就是最后的引线,至于如何抉择,全在你!”

    钩眼听后,自嘲:“原来我对你们和他定都如此重要。”

    “不错,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有的人感觉不出自己的价值,是因为时机未到。”汪洋解释:“冥帝很适合统治冥界,但我不喜欢他的部将!”

    看到对方如此坦诚,钩眼也不再顾虑,就询问:“不知汪统领何出此言?”

    汪洋开口:“冥帝冷酷严峻,但多疑,三国时曹‘操’也是如此,这种人能够成就大业,但他属下的部将个个战战兢兢,提心吊胆,如果能死在战场上倒也罢,如果是被统帅怀疑‘逼’死,那就死的冤枉了!”

    钩眼立刻附和:“汪统领说的极是,这种感觉我最能体会,陛下对每一个部将都不信任,包括灵台魔使和魔帝断项,而陛下又宠信嫪毐焦力士这样的小人,我感觉我的‘性’命不是被冥帝掌控,而是被这些小人掌控。”

    “那里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钩眼询问。

    汪洋没有立刻回复,而是稍思考后回答:“我们盟主生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书生,但他的心中充满慈悲,非常重情义,对自己的部下特别器重,不会放弃任何一个部下。”

    两人在朝闻码头的秘室内聊到了深夜,汪洋起身道:“我带你去见他定将军,至于结果就全看你了,你现在身负重任,关系着整个冥界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