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 夜会他定
    在黑暗中生存的生灵,如果心底是良善的,就会向往光明;如果内心是邪恶的,就会畏惧光明。。: 。

    里恩带着同伴来到朝闻码头后,命汪洋派使者找敌方主将约定时间会面谈判,拥有百万魔兵的魔将他定选择在第二天正午时分谈判,不过里恩已经急不可耐,在深夜时分就出了码头的铁闸‘门’,来到牌楼上等候。

    牌楼是铁闸‘门’外,栈桥首的一幢建筑,简单而又气派,白石雕砌,当中题着“朝闻码头”四个字,里恩就是坐在牌楼上诵经,面对黑夜笼罩下的冥湖,泰然自若。

    不过这里却是极度危险的地方,停泊在湖畔的战船可以用弩机轻易击中他,如果换成火炮,只怕里恩会连同这座牌楼一起灰飞烟灭。

    不过里恩并没有畏惧,而在魔湖停泊的这些战船上,他定自然也收到属下兵将来报,便亲自登上战舰的桅杆,仔细察看,果然有一个身披魔将战甲的男子稳坐牌楼顶端,附近灯塔上的光亮微弱的笼罩着此人。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不怕遇袭,稳坐牌楼之上。”

    他定身旁的一名副将就请示:“将军,不如让末将驾驭飞骑将此人擒来,‘交’由将军审问。”

    这些魔将都是有坐骑的,其中不乏飞禽坐骑。

    他定摇头否定:“单副将,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在此人身前和身后都有高手在暗中保护,并且汪洋也在其中,难道此人就是贼党之首里恩?”

    这位单副将宽额大眼,忙‘揉’了眼睛,仔细望去,却没能看出有什么高手在暗中保护牌楼上此人,更没有见到‘女’魔将统领汪洋。

    “如果真的是贼首里恩,这就不难解释汪洋愿意出来谈判了!”他定下令:“立刻为本将准备坐骑,命靠近码头的战队做好警戒,本将要亲自去会会这个贼首!”他似乎已经肯定此人就是里恩。

    单副将忙领命,即刻传下令去。

    很快一名马夫就牵出一只翼龙坐骑,这种坐骑体型如同一只金雕,虽然不大,但速度快,反应敏捷,背上装配着兽皮鞍辔。

    他定翻身骑上翼龙坐骑,单副将也率领了一队背生冥羽的‘精’锐护卫。有的神仙背生双翅,是白‘色’的,不过这队‘精’卫背上的翅膀是黑‘色’的。

    他们往朝闻码头的牌楼上飞去,只见码头附近的战船都已经亮起灯火,架起了弩机,填上炮弹,随时准备发起进攻。

    冥羽的飞行速度比翼龙慢,很快他定就在牌楼前停下,朝牌楼上此人望来。

    里恩也看到了身前来者,便停止了诵经,摘下战盔,‘露’出了大光头来。

    单副将率领了‘精’卫随后赶来,看到对方居然是个和尚,有些意外。他定却摆手示意这些‘精’卫后退,然后开口询问:“敢问阁下是何方高僧,为何深夜坐在朝闻码头的牌楼上诵经?”

    晁婆婆和汪洋二人在隐遁中握紧了兵器,小心戒备。

    里恩面不改‘色’,缓缓回答:“将军便是魔狱第一勇将他定吧?在下里恩。”

    他定登时暗中握紧了手里的回旋钩,单副将登时也更加警惕起来,率领手下‘精’卫悄悄往牌楼包围。

    汪洋和晁婆婆两人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汗来。

    “真没想到反抗冥帝的居然是一名佛‘门’弟子,也不难怪,地藏菩萨的高徒葬身魔狱中,地藏菩萨又下落不明,看来佛与魔之间的战争已经开启了。”

    里恩摇头:“我不全是代佛祖出征,也为自己的目的,在我跟冥帝之间,只能活一个!”

    他定也沉着的回应:“战争中,从来都不是最先加入者获胜,只有笑道最后的才是胜者!你好狂妄,本将出来没有见过如此沉着冷静的狂徒,难道你就不怕本将挥手之间,就能把你灰飞烟灭?”

    “不怕!”里恩干脆利落的回答,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他要么是有备而来,要么就是太过狂妄!”单副将忍不住低语。

    他定却冷声呵斥:“如果你真的无所畏惧,那就接受考验吧!”他话语未落,手里的双钩已经打出,只见两道光环发出了金属的轰鸣,如同流星般朝牌楼上的里恩旋来。

    里恩并没有动,不过暗中保护他的晁婆婆和汪洋已经同时出手,一人攻击一只回旋钩,静听两声金属撞击,俩‘女’人在里恩身边现出,踏着牌楼,极力压制住已经被截下的回旋钩。

    他定早有所料,单副将率了‘精’卫就弯弓搭箭,准备出击。

    里恩对俩属下下令:“你们都退下,我要跟他定将军切磋一番,否则怎能令其心服呢?”

    汪洋和晁婆婆忙应了,往后退去。

    他定见状,只好也命自己的‘精’卫退下,虽然第一个会合就失去了一对回旋钩,但他并没有气馁,又亮出一柄亮银枪。

    “看招!”他定从翼龙背上跃起,一招“蛟龙探海”,一道白光就朝里恩额头点刺。

    里恩没有躲避,双掌分开,右手快速伸出,一把抓住了亮银枪的枪身,手腕用力,就见这把长枪已经被扭曲变形。

    他定暗自惊讶,立刻丢下长枪,身体一个凌空翻跃,翼龙飞来,稳稳的接住了他,然后又往后退去。

    牌楼后的汪洋和晁婆婆二人也惊讶不已,没想到生死别离后,再相见时,盟主已经跟生前判若两人。

    里恩随手丢下被扭曲的亮银枪,他定不服气的嚷道:“刚刚不过是热身而已,看招!”他迅速扯出一柄厚背阔刃大砍刀,刀首雕着猛虎,十分厚重,心道:“看你这此还能将我这柄魔刀折弯不成?”

    他再次凌空跃起,身如闪电,魔刀劈开了黑夜,就朝里恩的大光头落下。

    不过里恩也早有准备,右手从身后一拽,就扯出了一把方天画戟来,直接朝他定的心口刺去,对方暗吃一惊,忙以手里大刀抵住枪头。

    “我曾经被典刑的大夏龙雀劈中脑袋,但侥幸未死,因为我当时还是一棵树!”里恩不急不躁的开口阐述。

    翼龙再次飞来,接住了他定,迅速往后撤去。

    里恩却忽然从牌楼上跃起,手里的方天画戟快若闪电,不断朝他定的坐骑劈去,一只紫电也忽然闪现,接住了里恩,头顶的双角祭出一道闪电,自里恩的双手传至方天画戟,跟他定的大刀相连。

    他定登时全身冒起了白烟,脸部被雷炸的黢黑,里恩却毫发未损。

    单副将立刻率‘精’卫赶上,挡住了里恩。

    里恩驾驭紫电往牌楼处退去,重新坐在了牌楼上。

    他定一挥手:“开炮!”

    一时间,火炮齐鸣,无数火球便朝朝闻码头的牌楼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