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 请求谈判
    面对敌人的百万雄兵,绝对不能以硬碰硬,除非你有大量的时间和充足的后援。,: 。零↑九△

    在所有归降的魔将中,毁一生是与众不同的,他带来的只是自己手下的近卫,没有魔将,更无魔兵,但此人却不容小看,就如同朝闻码头的灵台魔使。

    一股势力的强弱,决不在于数量的多寡。

    否则汪洋也不能以数百部众说服拥有四十万魔兵的区硌。

    朝闻码头跟夕别码头相对应,一个是通往魔狱圣殿拜见冥帝的关口,一个是前往颤栗森林的最后码头。

    里恩带着同伴火速赶往朝闻码头,见到了晁婆婆和汪洋,立刻响起询问码头的战况。

    汪洋如实汇报:“他定率百万魔兵,自冥湖而来,不过他不知码头内的情况,也没有敢冒然进攻!”

    晁婆婆愤愤的骂道:“那个该死的湖魔,还是把我们出卖了,居然纵容他定的百万魔兵从湖中而来!”

    里恩感叹:“这也不能全怪湖魔,他毕竟只是一方小官,面对百万魔兵,只能屈服!”

    汪洋就询问:“不知盟主这次带了多少魔兵来支援我们?”

    衣三昔就回答:“三十余万,把守这个码头应该足够了,再多也无处安置!”

    现在这三十余万魔兵被齐万‘春’率领,正往朝闻码头赶来。

    汪洋就请他们到码头灯塔上观望,这里是码头的最高点,从灯塔上,可以看到铁闸‘门’外,冥湖中现在已经成了船的世界,无数身着银‘色’战甲的魔兵罗列在甲板上,而这些全都是战船,其中还有大量战舰,舰首架着炮台,舰身有铁甲保护,更令人惊讶的是,桅杆上的船帆已经放下,但吊着弩机弩‘床’,甲板上设置有云梯和抛石机。

    如果跟敌人对战,必定双方都会伤亡惨重,自然也会耗费大量的时间。

    “说说这个塔顶的情况吧!越详细越好。”里恩向汪洋和毁一生询问。

    汪洋率先回答:“他定是最受冥帝器重的一员魔将,本是匈奴人,生前被冥帝击败,死后归降冥帝。”

    毁一生继续介绍:“他定本是匈奴人,根本不擅长水战,但冥帝还是命其训练水军,原本要跟天帝和如来对战时用,否则冥界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魔兵。”

    里恩取出了宝莲灯,小心翼翼的放入了灯塔内,众人疑‘惑’不解。

    “用兵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汪洋和晁婆婆自然不知,毁一生道:“不战而屈人之兵!”

    里恩:“不错,所以我不希望跟他定开战,否则我们就会陷入泥潭,无法自拔,但对方身受冥帝器重,必定很难招降,不过我们总要试一试,汪元老,安排时间跟他定见个面吧?”

    汪洋当即领命,她跟毁一生登上码头牌楼,朝冥湖内望去,号角奏响。零↑九△

    铁闸‘门’升起,一名‘女’魔将手持使者的大木牌来到栈桥上,对前面战船上的魔兵高声呼喊:“奉命谈判,请求相见。”

    战船上的魔兵立刻层层相报,逐级上传。

    在一艘战舰的船舱内,一位身着金‘色’战甲,头戴雄鹰战盔的魔将收到属下禀报,下令:“把这个使者带来相见,不过要带到破甲战船上去!”

    前来禀报的魔兵立刻领命离去。

    这名魔将站了起来,只见他身材高达,双眼深陷,颧骨很高,留着鹰钩鼻,不似汉人模样。

    破甲战船是一种小型战船,船头包着钢刺,能够刺穿敌方船身。船中配制的水卒不多,但都很强悍。

    他定登上了这艘破甲战船,却命这些水卒离开,只留下一个近卫。

    这个近卫也是匈奴人,便担心:“将军,万一对方派来的这个使者想要行刺将军。”

    他定当即肯定:“我想对方不会,这个使者顶多是来试探本将。”

    破甲战船的船舱内设置简单,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

    很快两名魔差将这个前来谈判的‘女’魔将带入船舱内,立刻被强制按跪与地,叩见他定。

    ‘女’魔将仍在挣扎,争辩:“我是奉汪洋统领之命前来跟将军谈判的,如果将军不愿跟我们统领谈判,大可直接杀了末将,何须羞辱我!”

    他定示意手下这俩魔兵松开来使,伸手道:“请坐吧!汪洋派你来何事?”

    这个‘女’魔将取出一封书信,呈上,他定的近卫接过书信,打开,然后请主将查阅。

    他定读后,疑问:“这个冥界反抗者联盟越来越张狂了,本将倒想会会幕后主使!你回去向汪洋统领复命。明日正午,我们在码头栈桥上相见!”

    ‘女’魔将应了,他定命这俩手下送其离去。

    他定的这个近卫名唤冒娄,便向其询问:“将军,你真的要跟汪洋谈判?”

    “当然,否则本将怎知对方的实力,如果汪洋实力一般,我们当即就停止谈判,开始强攻!”

    ‘女’魔将返回朝闻码头内,向汪洋了回禀。

    汪洋回到灵台魔使的大殿内,向里恩了请示。里恩表示:“如果是深夜相见,我有把握说服这个他定,但在白天就不行了!”

    毁一生疑问:“盟主说服对手还有昼夜限制吗?”

    衣三昔也提醒:“暗夜对于魔兵来讲,是最好的偷袭时间,不过对方选择在中午时分会面,可见他定还是想要跟我们谈判的!”

    晁婆婆也询问:“盟主是否要跟我们一起去会见这个他定?”

    里恩点头应了,汪洋提议:“盟主还是在这里等候我们的消息,倘若盟主真的想去,是否要妆扮一下,否则一旦被对方识破身份,盟主可就危险了!”

    晁婆婆忙自告奋勇:“盟主的安全就由我跟毁一生将军来负责!”

    天黑后,码头的灯塔发出柔弱的光芒,里恩站在码头的牌楼上,念起了《华严经》,晁婆婆和汪洋忙来劝阻。

    汪洋劝告:“这里非常危险,敌人战舰上的炮弹就能击中!”

    这种情况,里恩已经是第二次遇到,第一次是在玄武岛外的大海中。

    “对方定下的相会时间可以被我们改变的,在黑夜中,我更有说服力!”里恩停止了念经。

    汪洋立刻命属下拿来盾牌,护在里恩身前,里恩示意她们退下,然后解释:“想要令一名强硬的对手折服,只有比对方强,强大,就要显‘露’出来,让对方知道。”

    晁婆婆疑问:“可盟主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万一敌人对盟主发起偷袭,伤到盟主怎么办?”

    里恩自信的回答:“你们隐遁,在暗中保护我,但不要发起反击,只需挡下对方的暗箭和炮弹即可!”

    汪洋就道:“我又不是董静,可以枪挑炮弹,盟主还是不要如此冒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