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七章 出关诈降
    一个生‘性’多疑之辈,必定对任何人都心存戒备。

    用敌人来考验自己的下属对自己是否忠心,这是一个及其愚蠢的法。

    能够登上冥界帝君之辈,绝非等闲之人,耿弇生前有三百多万‘性’命在手,史上无人能比,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他却能够善终。

    也许是因为杀人太多,所以他变得多疑,冥界不乏悍将,甚至说是悍将辈出,不过能够掌控百万魔兵的只有寥寥几个。

    区硌掌控四十万魔兵,训诤言麾下五十万魔兵,现在都归降反抗者联盟。

    既然断项关从外部无法攻破,那如何引‘诱’关内守将出击呢?

    众降将商议后,只有一个计策:‘激’将。

    里恩同意了,但‘激’将就需要讨伐檄文,如同徐敬业扬州反抗武则天时,骆宾王所写的《反武曌檄文》,季登亭向他提议:“盟主,你本就是儒生出身,这讨冥帝檄文由你来,由你出面最合适不过了!最好能写的如同骆宾王讨伐武则天的檄文一般惊天动地!”

    训诤言也附和:“是啊,骆宾王所写的讨武檄文,连我们冥界都为之震撼,突然盟主也能出如此文章,那还怕冥界对手都不肯归降吗?”

    里恩自知自己的能力远不如神童,便谦虚:“在下生前也只不过是一介落榜书生,怎敢跟神童骆宾王相提并论,况且大名鼎鼎的主考官在此,晚生怎敢班‘门’‘弄’斧!”他就朝毁一生望去。

    夕别码头守将毁一生,生前为大唐太宗时主考官,名副其实的文武双全,不过骆宾王就是毁在他手下,使其只能成为长安主薄这类小吏,令其怀恨在心,参加讨伐武则天‘乱’党。

    毁一生冷声回答:“实不相瞒,末将亦写不出这般檄文,只有神童加长期被冷落之辈才能写出如此华丽却又满行怨恨之。讨伐冥帝,只需要举出他一个罪状即可!”

    “什么罪状?”

    “暴虐不守魔道之罪!”

    何为魔道?

    众降将都无法解释,不过里恩已经不在乎,眼前战况紧急,这百万魔兵被挡在断项关前可耗不起。

    第二日一早,战鼓擂响,百万大军在关外列好阵形,威风凛凛的等待主帅检阅。

    里恩骑着紫电,在季登亭和众魔将的簇拥下,高举宝莲灯,朗声喊道:“冥帝耿弇,我知道你就躲在断项关内,我就是天将下界的里恩,特来讨伐与你,有胆就出关与我一战!”

    冥帝的本名他早在颤栗森林中便已经得知,不过断项关内的情况,里恩一无所知,只是猜测,不过被他‘蒙’对了。

    耿弇就站在断项关的城楼中,俯视着关外的百万魔兵,自己现在想要取里恩‘性’命,易如反掌,不过他‘露’出了一声冷笑,现在还不到时候,他背后的屏风很长,上面是大唐著名画师吴道子所白描的《地狱图》,世人一见此图,便纷纷弃恶从善,唯恐死后坠入地狱受刑。

    此图也是冥帝的挚爱,所有不能参加六道轮回之辈,若不能忠心臣服与他,就会被打入十五层以下的地狱受刑。

    锔怀远从屏风后再次走出,对冥帝俯首行礼:“陛下,魔将已经准备妥当,即刻就能出关诈降。”他一挥手,‘门’外走入两名伤痕累累的魔将‘精’卫,然后解释:“这样看起来我们就更像是从关内逃出的样子!”

    冥帝点头,然后下令:“嫪毐!”

    一个宦官从‘门’外躬身而入,回应:“老奴在!”

    “你跟随锔将军一同出关,主要负责记录投降这群逆党的魔将名字!”

    嫪毐忙应了,锔怀远看了这个宦官一眼,心里有些不悦,但表面上还是俯首同意,耿弇对两名属下挥手:“你们这就出关吧!里恩正在叫骂呢!”

    锔怀远率了俩亲卫带着嫪毐匆忙出了城楼,来到城垛前,往关外俯视,只见黑压压的一片魔兵已经堵在关口,里恩率领了部将正在高声叫骂,但说来说去也只有一句:冥帝暴虐无道,冥界该换帝君了!

    里恩骂累了,就对毁一生道:“考官大人,你来接着叫骂!”

    毁一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季登亭就质问:“难道毁将军还惧怕冥帝记恨吗?”

    里恩解释:“诸位将军都要叫骂,我们轮流朝关内叫骂,就不怕敌人没有回应!”

    毁一生硬着头皮上阵,刚开口骂了一句:无道昏君。就见从城垛上垂下一根绳索,区硌和敖猛立刻‘操’起巨大的魔弓,搭上毒牙倒刺箭,对准了城垛。

    锔怀远的一名近卫高声大喊:“锔将军快逃,属下来掩护!”

    另外一名几位已经抓着绳索顺滑而下,宵辟野立刻率部将驾驭坐骑赶去察看,这名亲卫忙高呼:“将军饶命,我们是来投降的!”

    绳索有些短,距关外的地面还有三五丈的距离,不过这名近卫一咬牙,手一松就坠落地面,然后就地打滚,朝宵辟野的兵马滚来。

    宵辟野瞅准了在地上滚动的这名降兵,一招“兰‘花’拂‘穴’手”击出,登时将其生擒,封住了他的‘穴’道。

    这里所有的生灵都不止是魂魄状态,似乎都有了血‘肉’,会受伤,会疼痛,还能被封住‘穴’道,不过死后会立刻魂飞魄散。

    城垛上,嫪毐向下面俯视,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魔兵,几乎望不到边际,吓得忙往后退去,但被锔怀远一把揪住后衣领,往城垛外一丢,嘴里道:“嫪毐公公快逃,末将来掩护!”

    嫪毐惨叫一声,就往城垛下的地面坠落,宵辟野刚丢下了这名近卫,看到从城垛上坠落的嫪毐,当即使出一招:“同生共死”,远程跟对方置换方位,他疾手抓住了垂下的绳索。

    李志国跟衣三昔合力救下了嫪毐,命部将好生保护,在去看城垛上,两道身影一上一下急速往下滑来。

    宵辟野暗道不好,也迅速顺着绳索往下滑,但是绳索末端距地面还有数丈距离,他只好也一咬牙,双手一松,使出了一个就地打滚,否则就会被绳索上端的俩家伙当成坐垫。

    锔怀远也一咬牙,松开绳索,落地时故意崴了脚,在身后近卫的搀扶下站起。

    城垛上立刻出现了追兵,纷纷弯弓搭箭,朝二人‘射’来,宵辟野立刻拉出兵刃,迅速挥舞,挡开了‘射’来的冷箭,李志国驾驭坐骑率令部将赶来接应,将三人护送回己方大军阵中。

    这四名降兵立刻被季登亭押着进入主帅大营,向里恩禀报。

    锔怀远看到了自己的这名近卫还有嫪毐,不由疑‘惑’。

    里恩身旁的区硌便疑问:“锔将军,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