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三章 黑色帆船
    一个人如果足够强大,就连妖魔鬼怪也会畏惧,低等神仙也会为之效劳。.: 。零↑九△

    里恩之所以肯定眼前的这座湖内会有湖神或者是湖魔把守,因为他在索命湖中遇到过湖神,而颤栗森林中的每一样生灵都能成‘精’。

    湖神现身,众人为之惊讶。

    里恩一脸威严的呵斥:“你既然已经听到本尊召唤,为何迟迟不肯现身相见?”

    湖神见他们都骑着紫电坐骑,身着魔兵和魔将的战甲,以为也是冥帝派来的魔差,忙求饶:“小魔不知上差驾临,怠慢了上差,还望上差原谅!”

    里恩听对方一口一个“上差”“上差”的称呼自己,就冷声呵斥:“刚刚乘船逃遁的是本尊的叛逆,你身为此湖守卫,居然轻易放他们逃离,该当何罪?”

    湖神忙俯首求饶,里恩继续质问:“想要本尊在冥帝前为你开恩,你只有将功赎罪,你明白吗?”

    众人听到里恩出此妙计,不由敬佩。

    湖神忙点头附和,却为难的道:“上差莫怪,不是小魔不肯相助,只是上差没有船只,小魔也无法相助!”

    里恩举起了摄魂‘棒’恫吓:“你以为本差被你这座湖泊阻挡,就无法回到魔狱圣殿,就无法向冥帝上报你的失职了吗?”

    湖神看到他手里的摄魂‘棒’,吓的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的回复:“小魔愚钝,还望上差明示!”

    “将你自己化一艘快船,载我们追上那俩逆渠,这样才能使你将功补过!”里恩训斥,不过他也不能肯定湖神是否真的能化一艘快船,而且这个湖神也不一定可靠,万一将他们载到湖心,收回魔法,他们可就要被淹死在湖中了,但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冒险一试。零↑九△

    湖神被他吓住,忙奉承:“上差英明,小魔这就施法!”

    巨大的湖神迅速改变了形态,变成了一艘黑‘色’的帆船,就连船帆都是黑的,两只眼睛在船头两侧显出,一张大嘴却在船头的尖端显出,而且还‘露’出了鲨鱼的牙齿,看起来有些怪异恐怖。

    帆船的船舷上探出了一条栈板,伸向湖畔,里恩翻身跃上紫电坐骑,伸手将阿青拉上,率先踏着栈板奔上了帆船甲板,停在了船头。

    季登亭率了剩余的同伴也赶到了帆船上,都坐稳后,里恩对湖神下令:“可以开船了,火速去追刚刚那俩逆渠的船只!”

    湖神领命,迅速升起船帆,吃足了风,就朝湖心驶去。

    里恩取出了宝莲灯照亮船只,这艘船完全模仿了断项的那艘魔船,不过底舱中不需要力工摇动辘轳带动齿轮。

    看来湖神对焱熔来这里所乘的那艘船观察了很久,季登亭来到里恩身旁,想要开口,里恩当即叉开话题:“我们先追上那俩叛逆,否则冥帝那里无法‘交’差,我们都吃罪不起!”

    这个湖神不一定靠得住,所以有些话不能当它的面讲。

    其他人就开始低声议论,里恩当即呵斥:“大家抓紧休息,都不要出声,等下我们还要对付那俩叛逆呢!”

    众人只好闭嘴,然后就往船舱内进入,里恩登时挥手示意众人呆在原地。

    湖神一边往前行使,一边向里恩试探:“上差不是随焱熔大将军前往遗忘荒城执行任务了吗?怎么不见大将军呢?”

    里恩沉着应答:“此事说来话长,都怪那俩叛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来本尊就生气,因为他们的失误,居然害死了大将军,此事与你无关,你就不要多问了,否则就会惹上麻烦!”

    湖神乖乖听令,里恩不断督促它加快速度。

    帆船很快就驶入了湖内,众人回头,再也望不到湖畔。

    身为湖神,自然有办法追上湖内的船只,它念咒将水下的恶魔召集起来,命这些恶魔合力推动帆船。这艘帆船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火速行驶,风在众人耳边呼呼响,里恩手中宝莲灯的火焰也开始跳跃。

    里恩继续念决,宝莲灯的火焰稳定下来。

    前面很快就出现了一艘帆船,但是白‘色’的,宵辟野当即禀报:“盟主,就是那艘船!”

    湖神也疑问:“盟主?”

    里恩却呵斥它:“赶快追上去,抓住了那俩逆渠,就能减轻你的罪责!”

    湖神回应:“这个容易,上差可以将这俩逆渠抓到甲板上当场审讯!”

    里恩却示意同伴翻上坐骑,准备追击。

    两艘船距离越来越近,前面的船似乎已经停止了,宫褐当即对俩同伴大喊:“你们俩就不要再逃了,没用的,你们就是逃到天岐南淮甚至是漠南青原也逃不出陛下的责罚!”

    里恩吹熄了宝莲灯,驾驭紫电纵身跃起,从湖面上飞过,前面帆船上的俩魔将见状,登时沮丧,就要投降求饶,但见湖面突然被拉阔,里恩所骑的紫电没能飞上前面的帆船,就要往湖中坠落,不过里恩迅速挥舞手里的方天画戟,勾住了船舷,双臂一用力,就将坐骑和阿青带上了前面帆船的甲板上。

    这俩魔将见对方突然出现,忙跪下磕头求饶。

    里恩从坐骑上跃下,朗声下令:“把宫褐带来,本尊不会赶尽杀绝的,除掉你们俩,对本尊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他的话说的云里雾里,俩魔将都听不懂。

    这俩魔将仍然跪在甲板上,里恩走到他俩身后,示意阿青降落船帆,然后向湖神所化的帆船望去,却发现两船距离越来越远了,就大声呵斥:“湖神,你居然敢戏耍本尊,就不怕本尊将你的小命结果了吗?”

    湖神忙狡辩:“上差,小魔被困住了,还望上差搭救!”

    里恩将方天画戟往地上一戳,对俩魔将呵斥:“想要活命,赶快驾船去追前面的帆船!”

    这俩魔将忙领命起身,前去掌舵。

    里恩纵身闪跃,抢到帆船的桅杆处,大吼一声,双臂抱住了主桅杆用力放倒,桅杆带着船帆伸出了船舷,横在了湖面上。

    季登亭率领了同伴当即驾驭坐骑飞离黑‘色’非常的船舷,朝里恩所在的帆船靠近。

    湖神还想要从中梗,里恩已经使出一招:“神罚天谴”,右手化一只鎏金巨掌,迅速伸出,一把抓住了黑‘色’帆船,将其从湖中揪起,又重重的砸入了湖中。

    水‘花’溅起了一张多高,下面的恶魔吓的四下逃散,俩魔将也吓的瑟瑟发抖。

    湖神忙变回原形,众人驾驭坐骑跃到了桅杆上,顺着桅杆奔到了白‘色’帆船的甲板上。没有坐骑的只有遗忘荒城原始居民,他们从魔兵的屠戮下侥幸逃生,本打算继续留在城内,却被衣三昔‘逼’着一同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