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 干渴荒城
    在统治者认为,凡是潜在的隐患都要立刻消除,只需一道命令,无数生灵都要被抹去。

    只有强者才能在灾难中存活,想要赢取生存的权力,就必须抗争,只有使自己更强大,才能更好的生存。

    里恩他们在阿狸的指引下,来到遗忘荒城,这里居住着他以前的手下。不过这里环境炎热,没有黑夜,缺水是最大的问题。

    不过这里是被统治者遗忘之处,所以也相对安全。

    里恩说服了所有的同伴,让他们加入冥界反抗者联盟,跟自己一起反抗冥帝的统治,齐万春就疑问:“可我们现在连武器装备都没有,难道要用绳索反抗吗?”

    居住在这里的人都衣衫褴褛,裸露在外的脸和皮肤都被晒的黝黑,但更困难的是没有敌人,也找不到离开这里的路。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里恩亮出了宝莲灯,对大伙承诺:“大家请相信我,也相信释劫大师,宝莲灯会指引我们逃出冥界的。”

    宵辟野不废话,直接表示:“盟主,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做?我们都听从你的号令,就如同我们还活着时那样!”

    首先要做的便是熟悉眼下的这个环境,还有这里所有的人。

    “启禀盟主,荒城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但只有一个人没有来!”衣三昔表示。

    里恩环视了自己的这些同伴,已经猜出是谁没有来?

    李志国却追问:“谁啊?明知道我们盟主在此召开盛会,他却故意缺席?”

    吕振清低声回答:“这个人就是荒城外救了这只狐狸的老太婆童彩霞!”

    李志国登时愣住了,他对童彩霞可谓非常熟悉,对这个老太婆又恨又怕,只好闭嘴。里恩对宵辟野和衣三昔道:“那我们就亲自去拜访她,吕堂主,你跟她熟悉,也随我们一起前去吧!”

    吕振清有些不愿,季登亭就提醒:“有些恩怨在临死时就会一笔勾销,我们怎么能将生前的恩怨带到冥界呢?”

    李志国就疑问:“你难道就不恨童彩霞吗?她可是杀害你跟小杨洁姑娘的凶手!”

    里恩解释:“童彩霞只是被水长老利用了,而武林联盟的三位叛徒在幽深地道中已经被除掉,就连西夏一品堂的统领戴疏奇也被诛灭,我们已经不再有生前的敌人,我们现在的敌人就是冥帝,所以大家要团结起来,才能跟冥帝的统治对抗!”

    他们出了荒城了,循着来时的路,找到了童彩霞单独居住的小土屋,里恩站在了门外,轻声询问:“童火使,里恩率冥界反抗者联盟的盟众前来拜会,希望火使能够出来相见!”

    土屋内的童彩霞冷冷的回应:“里盟主还厉害啊!生前是武林盟主,死后还是盟主,我只不过是一个没用的老太婆,何劳盟主亲自拜见呢?”

    里恩继续解释:“如果没有童火使出手相救,只怕我和同伴早就渴死了,我们生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吧,武林联盟的三个叛逆在幽深地道已经被诛灭了,童火使也不必有所顾忌!”

    童彩霞听到三位长老已经被诛灭,她颤抖了一下,缓缓的走出了土屋,李志国就证明:“盟主本来已经荣登仙界,但是为了就我们这些朋友脱离苦海,不惜违抗天帝的命令下界,将我们从幽深地道中救出,只要我们听从盟主的,就一定能逃离冥界的!”

    吕振清也劝童彩霞:“这里是遗忘荒城,难道我们真的就要在这里一直忍受炎热干渴吗?”

    童彩霞疑问:“可我毕竟是武林联盟的叛逆,你们还会容纳我吗?”

    里恩肯定的回答:“当然会!”

    鸳鸯也举例证明:“空小小也曾经被霍酋长利用,背叛了盟主,但盟主一点都不恨她,在诛杀了霍酋长后,仍旧让她回归修悟派,我们都已经是死过的人,难道连这点恩怨都放不下吗?”

    童彩霞听后,就撩起了头发,调运内力,以掌心之火烧断了长发。

    众人不由惊讶,童彩霞坦言:“既然盟主跟大家如此宽宏大量,那老身就断发以明志,不知盟主有什么计划呢?”

    里恩将自己带来的同伴和荒城中所有的人都编入了反抗者联盟,他出任盟主,季登亭出任指挥使,分为两个堂。

    主攻堂由宵辟野出任堂主,主要负责正面对抗强敌,童彩霞出任副堂主,堂下成员有齐万春,李志国,阳鸳鸯,晁婆婆,温如珠。

    另外设置辅助攻击的辅攻堂,衣三昔出任堂主,吕振清出任副堂主,堂下成员有阿碧,阿青,韩彩漾,柳烟。

    荒城内居民本来不少,但因为干旱,体格弱的渴死了不少,主要是齐万春的属下,还有衣三昔所率杀手战队的队员,就连马尕南和仇永三二人也不知所踪。

    “其实离开这里也不可能,我们只需在沟壑上搭建起一座桥,就能离开,但问题是我们离开这里后,要去哪里?”里恩疑问。

    他们兵分两路,里恩带着主攻堂去沟壑处搭建绳桥,另外一队由季登亭素率领,探索荒城地下的废井,寻找水源。

    没有水,他们迟早会像客虎儿和谢毛子一样被渴死的。

    有足够的绳索,搭建桥就不难,里恩的神态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过他们采用了宵辟野的办法,众人握着绳索一端,将另一端绑上石矛,朝沟壑对岸甩去。

    里恩为他们喊着号子,一声令下,绑着石矛的绳索如同脱弦之箭飞向沟壑对岸,钉入了沟壁内,拉直了绳子,齐万春用令一根石矛钉在沟壑这侧,固定了绳索,就要派一人攀着绳索越过沟壑。

    众人站在沟壑旁,俯身向下面望去,只见沟壑底部深不见底,令人不寒而栗。

    里恩回忆道:“曾经凌空走绳索只有曹静静和香露,可惜两人已经天人永隔,香露更是已经战死,魂飞魄散。”

    温如珠便接话:“我们生前有云雕坐骑,可惜死后却带不来,不过我们已经在沟壑上搭起了绳索,就能够抵达对岸!”

    里恩向宵辟野下令:“你立刻率你堂下香主越过沟壑,前去探路,鸳鸯随我返回城内传讯,等我们一找到水源,就立刻赶来跟你们会合!”

    宵辟野当即领命,温如珠率先抓着绳索,小心翼翼的朝沟壑对岸爬去。

    晁婆婆的心弦绷得紧紧,宵辟野更是盯着温如珠,随时准备使出“同生共死”,将自己跟师妹对换位置。

    里恩带着鸳鸯迅速往荒城内返回。离开这里不难,但在荒城内至少还有少量水源,可以活命,一旦离开了这里,如果途中找不到水源,就会渴死在路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