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迷梦沼泽
    一被杀死后就灰飞烟灭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留痕迹,非常环保。

    但最大的弊端就是无法查证杀死的究竟是谁?

    “这群逆渠不会就如此轻易被歼灭吧?”焱熔还有些不相信,不过他属下的魔将捡取了战甲碎片和战盔以及长刀赶来,交给他辨别,他也无法辨别,只好请冥帝验证。

    冥帝也无法肯定刚刚杀死的就是反抗者联盟这群乱党的余孽,但他又不愿在部将面前承认,就下令:“焱熔,你继续率魔将仔细搜索整座迷梦沼泽,不要放过一个人类的魂魄!”

    焱熔忙应了,率领了魔将四下搜去,冥帝乘着玉盘往夜空中飞去,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一队魔兵朝温泉搜索时,忽然从峭壁上丢下了大量的石块,朝他们击来。一个魔将立刻挥舞手里倒刺击碎砸来的岩石,惊唿:“峭壁上有敌人偷袭!”这群魔将当即驾驭紫电凌空跃起,就朝峭壁上的黑影冲去。

    这些猿猴惊叫着四下逃散,魔将紧追不舍。

    韩彩漾从温泉中露出了头来,深吸了一口气,柳烟忙又将她按入了水面下。

    泉水中硫磺味很重,她们感到自己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鸳鸯折下了一根空心菜的茎,含在嘴里,喷出了嘴里的水,利用中空的枝茎在水面下唿吸,她的同伴忙照做,她们躲在了温泉下面,躲过了这些魔将的搜索。

    而里恩他们躲在了水潭旁的水草下,屏住了唿吸,这些魔将没有想到水面下还藏有人,粗略的搜索了一遍,就往前继续搜去。

    众人在水面下躲了一夜,当天蒙蒙亮时,焱熔集合了所有的魔将,驾驭了紫电离开。

    里恩忙带着俩同伴泅水前往温泉,水里冷的冰人,不过越靠近温泉,水温就越暖和,躲在水面下的这些女子看到他们赶到,就将头探出了水面,深深的吸气。

    “魔将撤走了,我们可以不用躲在水里了!”里恩向同伴低声提醒。

    韩彩漾就露出了头来,李志国忍不住朝她望来,她吓的低叫一声,忙又缩回了水面下。

    “有什么怕被人看到的,你身上布满了鳞片,就跟蛇一样!”李志国不屑一顾。

    里恩却对他示意:“我们还是先离开,找些东西遮丑,不要吓这这些姑娘了!”

    仨男人就离开了温泉,顺着支流游去,看到河岸旁一大片蒲团,李志国率先游了过去,摘下了蒲团的大叶子挡在了身前。

    季登亭就疑问:“难道我们要用这些草叶子当衣服吗?”

    里恩点头回答:“实在不行就用树皮,或者是兽皮,不行,这里的动物一旦被杀,就会魂飞魄散,难道我们要光着身子吗?”

    李志国骄傲回应:“帮主不必担心,我最擅长编草鞋了,只要有材料,我还能编出草帽,草裙,就连蓑衣也能编出来。”

    他们登上了岸,进入了蒲团丛中,草裙和蓑衣是来不及编了,也没有合适的植物可用,他们就用这些蒲团的叶子编成了简单的衣服,穿在身上,又为这些女子也编制了几副,就往温泉处返回。

    温泉中,鸳鸯对韩彩漾惊讶:“你脸上的魔纹消褪了!”

    韩彩漾也看到自己身上的鳞片不知何时已经褪去,露出了洁白的皮肤,再看其他同伴,也都是如此,这对于她们女人来说,是最大的惊喜。

    柳烟和鸳鸯也惊喜不已,她们还发现自己身上残留的伤疤都消失了,整个身体如同新生。不过她们看到穿着蒲团叶子的李志国往这里走来时,便纷纷唿喝。

    李志国丢下了手里的蒲团叶子,愤愤表示:“我好心为你们送衣服,你们却不领情,不管你们了!”说着便转身离去。

    鸳鸯向同伴询问:“我们总不能一直躲在在温泉里吧?我感到我的皮肤又痒又疼,水里的硫磺太多,我们得赶快离开。”

    不过温泉四周热气升腾,寸草不生,想要找东西遮住身体也没有。

    柳烟却飞身跳上了岸,一个箭步抢到了蒲团叶子前,手一抄,将叶子挡在了身前,她继续俯身拾起了大量的叶子,带回了温泉丢给同伴。

    看到大家都穿着蒲团叶子变成了衣服,也就见怪不怪了。里恩带着同伴继续顺流而下,在一道弯处,一座惨败的石堡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座石堡不仅破败,而且古老,表面布满了青苔,还有枝蔓穿过石壁上的孔洞,延伸了出来,不过总算有处挡风避雨的房屋了。

    石堡内还算干燥,但他们一进来,外面就下起了大雨,屋子里也是到处漏雨。里恩手持毒牙倒刺,继续往石堡深处探去,在房屋的尽头出现了一尊石像。

    这尊石像不是人类,也不是魔兽,而是一只长嘴鸟,季登亭疑问:“看这尊石像的模样应该是九天玄女。”

    李志国立刻辩驳:“这明明一只长嘴鸟,怎么就成了九天玄女,哪里有女人样了?”

    里恩解释:“九天玄女并不是女子,而是王母娘娘手下的神鸟,本在昆仑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冥界?”

    季登亭纠正:“这只不过是一尊石像,说明修建这座石堡的人看到过九天玄女,到过昆仑!”

    李志国忍不住伸手去触摸石像的长嘴,季登亭忙呵斥:“不得无礼,这九天玄女乃王母圣鸟,不得亵渎!”

    “这只不过是座石像,还摸不得了!”李志国在石像前席地而坐。

    仨女子也走了进来,看到了石像,鸳鸯就疑问:“这里是一座寺庙吗?怎么还有神像?”

    里恩忽然明白,分析:“这里应该就是一座庙或者祭坛。”

    鸳鸯反问:“那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还有离开了这里,要何去何从?”

    众人陷入了沉思中,首先离开这里就是一个最大的难题,他们都可以继续顺着河流而下,但不敢保证就能离开这里。

    天再次黑了,仨女子互相靠在一起取暖,仨男人并排而坐,靠着石壁休息。

    四周一片静悄悄的,石堡外暴雨停止,大雨冲掉了石堡表面的青苔,露出了一个魔鬼的大脑袋,整座石堡被修建成了骷髅头的模样。

    一群黑色的大鸟从石堡上方飞过,发出了女子的抽泣声,而幼鸟发出的是孩童的哭泣声。

    这群鸟停在石堡上,于是一场合奏开启。

    女人和孩童的声音在黑夜中回荡,惊醒了石堡中的六人。

    里恩忙握紧了毒牙倒刺,示意同伴不要出声,他们听到这声音正是从他们头顶发出。女人哭,女人笑,小孩哭,小孩闹,小孩笑,这声音在这种地方和这个时候听起来更加恐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