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章 对战悍将
    没有人会知道已经逝去的亲人朋友感觉如何?活着的人只能体验到死者身体的感觉。 更新最快

    在冰冷的泥土下,**逐渐腐烂,但灵魂又会前往何处?

    只剩下了灵魂的一群武林侠士游荡在颤栗森林中,他们感觉到了饥寒交迫,想要补充食物和水,不过被他们俘获的这只獒犬狂吠起来,王勐忙收紧了獒犬的龙口,使其闭嘴。

    獒犬不能吠叫,就剧烈挣扎,里恩赶过来察看,他从獒犬的眼睛中看到了危险将至,立刻命同伴放下手里的活小心警戒。

    果然他们听到了号角声,这是魔兵奏响的。

    里恩当即挑出了扬琴,寸嵩,王勐,枉秉辉,连正,许武林跟随自己前去查探,剩余的人留在原地,不许生火,要小心戒备!

    端木元也放下了柴禾,里恩一走,没了火种,想要生火也不能了。

    他们之中除了里恩之外,都有坐骑,寸嵩更是抢到了一匹麒麟坐骑,王勐还特意牵着这只獒犬,獒犬听到了号角声,便不再狂躁。

    在一片光秃秃的山坡上,袒露着灰色的岩石。一群魔兵正在围攻猎物。

    扬琴立刻隐身,前去查探,里恩忙让王勐与她同去。

    二人清晰的看到典刑率了部下正在合力围攻一个白胡子老头,这人正是人老盟主余九莲,廖凯负伤在身,躺在了地上,而项留勇已经不见了踪影。

    余九莲神色凝重,面对强敌的轮番进攻,已经力不从心。

    典刑在坐骑上冷声呵斥:“老匹夫,你居然逃避冥帝对你的惩罚,不过你遇到了本尊,就让你魂飞魄散,再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活!”

    余九莲也怒吼一声:“典刑狂徒,你有但就来本老夫单挑啊!别躲在后面不敢现身,就跟一只缩头乌龟似得。”他说完这句话,就开始喘气,毕竟年龄大了,体力有些不支,他现在才体会到里恩说的敌人如何强悍。

    这些魔兵一路追击,却不直接取他们的性命,而是猫撵耗子死的一直追赶,撵的他们筋疲力尽,逃到了这片凸岩上,殊死抵抗。

    魔兵被他斩杀了不少,两名魔兵队长都被他斩杀,三名副将也身受重伤,不过典刑一直躲在后面指挥。

    等到他再次坚持不住,典刑示意部下退后,他从坐骑上下来,丢掉了手里的兵刃,来到余九莲身前,朗声质问:“你不是要跟我单挑吗?本尊这就完成你临死前最后一个愿望,而且不用兵刃。”

    余九莲回骂:“奸诈之徒!”

    典刑伸手就朝对方头顶噼下,余九莲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执了长刀格挡。

    不过长刀在他手里晃晃悠悠,几乎失手掉落,典刑一把抢下了长刀,丢在脚下,讥讽:“这把长刀不过是兵卒们所用的武器,老盟主拿着不符合身份啊!”

    余九莲双拳挥出,击向对方的面门,但被典刑轻轻避开,他自己却被对方的一只手掐住了脖颈,举了起来。

    “老东西,你可以消失了!”典刑就要虎口发力。

    “住手!”里恩一声呵斥,典刑回头察看,躺在地上的廖凯也睁开了眼睛。

    这些魔兵立刻策马朝里恩他们围来,但见一道黑影闪过,典刑立刻回头去看手里的余九莲,但旁边躺在地上的廖凯已经换成了一个年轻人,举着长戟就朝他肋下袭来。

    典刑立刻丢下了余九莲,伸手按住了刺来的长戟,就要用力夺下。

    又是一道虚影闪过,被丢在地上的余九莲换成了一个女娃娃,不过这个女娃娃手腕一转,手里的一对短刺就朝他胸口刺来。

    典刑还以为对方在变戏法,却不知是俩天山门人使出了“同生共死”从他手下换出了廖凯和余九莲。而身后的魔兵已经跟里恩发起了交锋。典刑左手一按,就压住了扬琴刺来的双枪。

    这对双枪是扬琴用魔兵爆出的长枪截断后制成,更符合她生前的习惯。

    典刑双手迅速翻转,用力往回一收,就夺过了二人的兵刃,丢在脚下,双手再次击出,同时擒住了扬琴和寸嵩的脖颈,转过身来,对里恩质问:“小子,你才是这群逆渠的头目吧?”

    王勐和枉秉辉立刻将老盟主跟廖凯扶到了俩新人的矮马背上,里恩命连正和许武林将其护送到同伴那里,让王晓霞为其救治。

    里恩往后退去,王勐和枉秉辉立刻策马往前,继续跟这些魔兵交手。

    典刑继续对里恩发出警示:“你小子再不乖乖束手就擒,那本尊就陷掐死你这俩部下,再找你算账!”

    里恩从这些魔兵身前走过,来到了山岩前,对典刑回应:“放开我这俩朋友,我要跟你单打独斗!”

    “怎么你也要跟本尊单打独斗,难道你们武林中人都喜欢单挑吗?”典刑询问。

    里恩伸出残存的两根树枝,将一名副将从麒麟上揪起,用力的甩往身前的岩石,令其当场魂飞魄散。

    典刑也有些惊讶,里恩却捡起了这名副将留下的武器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原本是名将吕布的兵刃,笨重而三面开刃,非膂力过人之辈才能使用。

    里恩用两根树枝死死卷住了方天画戟,在身前的岩石上敲打着,追问:“你不会是害怕了吧?难道你就喜欢用车轮战,逸以待劳,欺负老前辈?”

    典刑冷笑一声:“本尊不发威,你当本尊是病猫?”

    “放开我这俩同伴,我们一决雌雄!”

    扬琴和寸嵩二人被丢在地上,却发现四肢和脖子都不能动。

    典刑翻身骑上了穿山甲坐骑,亮出了神器大夏朱雀斩。这是一把1062级的高级神器,整座冥界也没几把。

    里恩所持的不过是从一个强敌副将所用的方天画戟,他现在86级。跟对方相差20级,完全不在一个层面,这样做不止是以卵击石,更是自寻短见。

    刀头冒着橙色火焰的大夏龙雀就朝里恩的树冠指来。

    里恩没有畏惧,也没有求饶,为了营救同伴,他已经做好了魂飞魄散的准备,不过他还有一张王牌没有使出。

    第一轮交锋,沉重的方天画戟被斩断,里恩的双臂脱臼。

    典刑冷笑一声,并没有急于将对方斩杀,他更喜欢猫玩耗子,一点点玩死对方。

    不过大夏龙雀还是噼进了里恩的树冠中,卡在了里面。

    里恩感到自己剩下的一魂三魄也快要消散了,他忙念动口诀,树冠中的宝莲灯迅速引燃,一股烈焰顺着大夏龙雀往典刑烧去。

    典刑赶到手里的兵刃成了一把烧红的铁,忙松开了手。但一道烈焰还是朝他舔来。

    宝莲灯是佛门圣器,没有等级,却法力无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