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 木兮树囚棺
    森林中永远都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森林既是一座天然的宝库,也是一座凶险的墓‘穴’。零↑九△

    里恩以宝莲灯照明,在古木间穿梭,很快就见到了灌木被践踏过的痕迹,便对同伴道:“快看,这里有走过的痕迹,草木都被踏折了。”

    董静立刻疑问:“会不会是猛兽路过的痕迹?”

    里恩俯下了身,照亮了这些折倒的草木,这是一种叫鬼针草的植物,开着白‘色’的小‘花’,他们继续顺着痕迹往前寻去,就看到被砍断的杉木,王猛惊喜:“果然是有人走过的痕迹,这些被砍断的树木绝对不是猛兽所致。”

    里恩纠正他:“不是人为的痕迹,而是有魔差押解魂魄经过的痕迹,这些灌木多为柏树,还有梨树苗。”

    邝安然便疑问:“这些魔差为何要砍伐这些柏木跟梨树苗呢?”

    里恩继续往前探寻,同时解释:“柏木通常用来制棺材,为收敛死者尸体所用,生在这里也不足为奇,砍掉柏树是这些魔差为了防止押解的囚徒睹物思人,看到柏木想起自己的‘肉’身。”

    廖凯补充:“能被押解到这里的魂魄自然不同与普通的罪鬼,有些甚至连魔差都惧怕。”

    邝安然继续追问:“那为何连梨树苗也一并砍掉呢?”

    里恩解释:“梨,离也,囚徒看到梨树,就会想起生离死别,如果这些囚徒的内心起了冲动,就会跟押解的魔差起冲突,双方一旦起了冲突,魂飞魄散的就不知道会是谁?”

    董静分析:“被砍掉的这些树木又生出了新芽,看来最近一段时间,有魂魄被魔差押入了这里囚禁。”

    王猛也肯定:“我们顺着痕迹找下去,就一定能找到被囚禁与此的魂魄!”

    里恩苦笑:“只怕没这么容易,否则就不叫颤栗森林了!”

    黑暗‘阴’森的密林中刮来一股怪风,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却不知是为何?

    里恩飘到了一株磨盘粗的大树前,举着宝莲灯这些观察。这是一株枻木,又称木兮树,通常用来为屈死的恶鬼制灵柩,相传《洛神赋》中的甄宓死后就是用此木的棺材。是一种凶树。

    论凶树,首推槐树,其次是柳树,还有桃树,这都是在人间最常见的,但在冥界的颤栗森林中,只生长着人间看不到的植物和动物。

    里恩用宝莲灯照亮了这株老树,树叶沙沙响,树皮的纹理如同符咒。

    王猛就询问:“盟主,有什么发现吗?这株老树有何异常?”

    里恩却向廖凯询问:“前辈,你有没有感觉这棵树是活的,有生命的?”

    王猛就讥笑:“树自然是活的,不然就会枯死腐朽,不会生出绿叶了!”

    廖凯这些观察着树干,推测:“盟主的意思是指这棵老树是有灵魂的,可能是我们的朋友!而树皮上的纹理很像上古奇书《洛神图》中的符文,貌似用来镇压魂魄的!”

    里恩就对董静示意:“你用刀刃刮破树皮,看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董静立刻照做,取出快刀就朝树皮刮去,这时却从树冠上滴落一团透明的粘液,溅到了董静手上,她忙跳了开。零↑九△

    王猛就开玩笑:“树果然是活的,有灵魂,你刮它的皮,它被疼的落泪了!”

    邝安然却提醒:“不好,这团粘液有毒,柳烟姐,快为董静解毒!”

    董静被溅到毒液的皮肤已经开始溃烂,廖凯纵身跃起,身体迅速往上提升,手中快刀一旋,就斩断了盘绕在树枝上的一条毒蛇。

    这团粘液正是此蛇滴出的,柳烟情急之下,只会为董静加血,道:“我只是峨眉弟子,不会解毒!”

    邝安然表示:“可我虽然是星宿弟子,却学艺不‘精’,解不了此蛇的剧毒。”

    刘梦濡赶了过来,一招“金针渡劫”先封住了董静的‘穴’道,延缓了毒液的侵蚀。

    里恩对王猛和寸嵩下令:“大家快劈开此树!”他率先用手里的兵刃劈进了树干中,大树发出了婴儿的哭泣声,众人登时犹豫了。

    王猛迅速刮掉树皮,里恩对同伴督促:“大家不要再迟疑,赶快劈开此树,救出我们被囚禁在树干内的同伴!”

    众人这才明白,立刻动手,伴随着木柴被劈开的声音,婴儿的啼哭声渐渐变弱,改成了‘女’人的‘抽’泣声,里恩继续:“这都是掩人耳目的伎俩,大家继续动手。”

    一个‘女’子柔声回应:“我是木兮树‘精’,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素不相识,你们为何要砍伐我?”

    里恩:“你就不要再装了吧,我知道你是木兮树‘精’,但为了救出被你囚禁的同伴,只好把你砍倒!”

    众人仍有所疑‘惑’,不知道是否要继续相信里恩的命令,便朝廖凯和刘梦濡望去,他们这群灵魂中,就属二人辈份最高,在江湖中德高望重,但这二人却互相对视了一眼,也不知所措。

    邝安然表示:“我相信夫君的话,你们也要相信他!”

    王猛和赵九龙率先表态道:“我们相信盟主的用意,这棵古树中可能真的囚禁着我们的同伴!”

    扬琴和寸嵩也支持里恩,继续用手里的兵刃砍伐树木。

    木兮树‘精’停止了求情,改为愤怒的警告:“你们以为砍倒了本座,就能救出你们的同伴吗?你们这是在伐木造柩。”

    邝安然疑问:“什么是伐木造柩?”

    里恩一边砍伐树木一边解释:“这应该是木兮树‘精’自己造出来的成语,伐倒木兮树,制造灵柩的意思。也就是茧自缚和自掘坟墓。”

    众人剥下了树皮,木兮树‘精’的声音消失了,不过树干内流出鲜红的血液,王猛惊讶:“我们不会误伤了被囚禁在树内的同伴了吧?”

    里恩:“这都是障眼法,大家不要停下,赶快继续,救出一名同伴,就能知道其他同伴被囚禁的位置,找到了楼思危前辈,就能医好董静所中的剧毒。”

    他们立刻明白了里恩的用意,当即加快了速度,很快这株磨盘粗老树就被砍的只剩下树干,一个模糊的人形被镶嵌在了树干内。

    里恩惊呼:“屠院长,果然是你!”

    他开始‘精’雕细琢,准备挖出被囚禁的屠院长,对方睁开了双眼和嘴巴,开口:“你们这样做是救不出我的,你们必须有道法高强之人破除我身上的魔咒,才能将我救出!”

    众人就向廖凯望去,他忙摆手表示:“我可算不上道法高强之人。”

    里恩却道:“我可以,但我必须要先将你从树干中挖出!”屠院长还想要劝阻,里恩却对同伴吩咐:“王猛你率主攻组负责警戒,天山派的和我一起挖掉屠院长身周的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