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百七十章 勾魂魔使
    在庙堂压武,武将比文臣低一等,这也无可厚非。

    也许是文武双全之辈很少,武将大都只喜欢用蛮力,而文臣更是孱弱,倘若再被武将欺压,就更抬不起头来。

    在冥界魔狱中的颤栗森林外,有一座巨大的索命湖,湖畔只有一座码头可以连接外面,冥帝特意派了毁一生和铁面无‘私’的然也率领魔差把守此码头。

    里恩打败了文臣出身的然也,很快毁一生便出现,这家伙生前官威十足,死后派头也很大。冥帝对颤栗森林如此戒备森严,足见其中囚禁的都是危险级别很高的要犯。

    毁一生比里恩高了一个头,一双豹眼敏锐的盯着来者,似乎要用眼神剜出来者的心脏。里恩第一次进京赶考落榜,所以便对主考官心存芥蒂,当即眼朝一旁斜视,质问:“阁下就是勾魂魔使毁一生吧?”

    里恩斜眼看到了议论夕阳正在往湖内坠落,这是进入秦皇地宫以来第一次看到落日,正是“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如此美景,他只想驻足欣赏,冥界居然也有落日?

    毁一生并没有回答里恩的问题,只是反问:“可以看得出,你生前曾经是一个考生,可惜没有上榜。”

    这一下刺到了里恩内心的痛处,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歌颂:“都云冥界无苍穹,一生‘阴’冷一声痛,逐出黑暗至桥头,方得落日染湖中。”

    毁一生冷笑:“只会诗的考生是不能被录取的,最无用的就是诗人,本使不想跟你这个废物废话,想要无证通行,除非打败本使!”

    里恩表示:“那就得罪了!”

    释劫大师幻化的耳环立刻对里恩低声叮嘱:“要小心应对,不可轻敌。”

    毁一生:索命湖畔的镇守使者,99级,生前为主考官,掌控天下儒生前途命运,死后为冥帝特使,从他手下的魔差队长然也来看,然也生前是铁面无‘私’的包拯,而毁一生却在包拯之上。

    里恩现在还是85级,来到地狱后,刚累积的一点经验就被‘抽’走,在冥界升级很困难。

    两者相差14级,里恩根本就不是其对手,不过里恩并不畏惧,因为他知道释劫大师就在自己身上,对方不会让自己轻易挂掉的。

    毁一生的兵刃是一枚罗盘和一支铁笔,罗盘当中的镜子反‘射’了夕阳的光芒,照的里恩睁不开眼睛,而生前曾经决定了无数考生命运的铁笔就朝里恩的双眼戳来。

    里恩迅闭上双眼,身体往后退缩,手腕翻转,一招“亢龙有悔”就往身前打出。

    一条苍龙自里恩掌心扑出,呼啸一声,震得码头后面的湖水位置‘荡’漾,但在这些魔差眼中却不值得一提,毁一生紧跟着手里的罗盘就朝里恩照去。

    毁一生从罗盘的镜子内看到了一个白衣儒生的镜像,不由惊讶:“原来是天将下界,怪不得如此狂妄,居然能从地狱岩浆中保住‘性’命吗,必定有高人在暗中保护他。”

    里恩睁开了眼睛,毁一生迅收起罗盘,将手里的铁笔继续朝里恩双眼戳来。

    然也已经率了魔差拦在魔船前,里恩再没有退路,便改变身形,使出了“移形换位”加“凌‘波’微步”,迅抢到对方身边,避开对方的兵刃,伸手就去抢夺罗盘。

    毁一生冷笑了一下,道:“这小子没有兵刃,居然还想要空手夺白刃?”

    罗盘一转,就朝里恩脑袋砸来,不过里恩却忽然一招“商阳剑”使出,剑气正中对方右手,毁一生略一吃疼,便丢了手里的铁笔,左手握着罗盘,嘴里念决,从罗盘镜子内出一道亮光,就将里恩往镜子内吸去。

    里恩怀里的宝莲灯也灯光大盛,跟罗盘出的光芒相抗衡,里恩趁机抢出身体,伸出右手,接住了铁笔,手腕翻转,一招“‘棒’打狗头”就朝毁一生脑袋打去。

    毁一生冷笑:“小子,你穷的连自己的兵刃都没有,居然还想要用本使的武器来攻击本使。”他伸手接住来笔,手腕一转,便夺回了铁笔,右‘腿’探出,一脚踢中里恩小腹,登时令对方屈膝跪地。

    然也手下的魔差立刻叫好,魔船上的王猛等人忙握紧了手里的快刀,刘梦濡和廖凯二人就想要率同伴前去营救,邝安然却阻止:“不可,我们都冲上去反而会害死夫君。”

    扬琴和寸嵩两人就打算使出高级隐遁,去营救里恩。他们生前的技能刚刚恢复了一些。

    毁一生站在里恩身前,居高临下的呵斥:“一个狂妄小儿,居然敢闯魔狱,你的部将被你害死,你会在痛苦中会很终生!”

    里恩抬起了头表示:“这是我个人的决定,跟他们无关,你放了我的同伴,我任由你处置!”

    毁一生反问:“你有资格跟本使谈条件吗?”

    里恩咬牙:“那只有拼个你死我活,灰飞烟灭了!”他缓缓的站了起来,释劫大师在耳边低语:“你不要思考,让本尊来对付他!”

    毁一生再次踢出一脚,高声警告:“小子,记住这招,唤临‘门’一脚。”里恩双手化掌,按住了踢来的一脚,大嘴一张,怒吼一声,一团黑影自他口腔内飞腾而出,直扑强敌面‘门’。

    毁一生立刻往后退去,手里罗盘在身前一挡,这团黑影立刻化成了金‘色’的光芒,光芒大,照的所有人都睁不开眼。毁一生也被抢光照的短暂失明,就感到身体被一股暖风包裹,然后往天空带去。

    里恩也闭着眼睛,却感到身前一空,就高声呼喊:“别走,把他留下!”

    过了许久,强光才褪去,里恩缓缓睁开了已经,现天已经黑了,码头上只有灯塔的光芒,然也和这些魔差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里恩忙上前去查探他们的鼻息,却现他们全身冰凉,鼻息全无,再去回到魔船上去看自己的同伴,也都倒在地上,跟魔差一样。

    他正在绝望了和惊讶时,迎面大步走来一人,夜风掀起了他玫瑰‘色’的长袍和红‘色’的长,里恩忙‘揉’了眼睛,疑问:“你不是勾魂魔使毁一生吗?”

    来者挨魔船前站定,回答:“不错,年轻人,继续你的使命吧,我会将你跟你的同伴押往颤栗森林,你们在那里终身不死,也不能离开!”

    里恩疑‘惑’不解,对方却轻身一跃,就跳到了三丈多高的魔船甲板上,嘴里念咒,手里的罗盘照过所有人,这些倒地的人再次苏醒,看到毁一生不由紧张起来。

    码头栈桥上的魔差也苏醒过来,毁一生对然也下令:“打开闸‘门’,放他们通过!”

    然也领命,在吱吱扭扭声中,栈桥尽头的闸‘门’升起,里恩命荏命好继续驾驶魔船前行。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