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惨败
    这里可是地狱,能够来到这里都不是省油的灯。

    想要了解一个封闭而又戒备森严的地方,只有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里恩被释劫大师秘密救下,遇到了生前的同伴绝尘圣师,就开始了复仇行动,不过计划并不顺利,为他们引路的工魂一次又一次的坑害他们,在地狱四层,直接跟天将相逢,废话不多说,以能力论生死。

    不过里恩貌似不是俩天将的敌手,被夹攻,老党拼命相助。几招过后,里恩就被打趴在了地上,裂隙中的溶岩引燃了他的黑色长袍。

    里恩想要反抗,但被一名天将踏在脚下,另外一名天将就抽身来对付老党。

    老党见势不妙,立刻拉起李东野夺路狂奔,这名天将一边嘴干一边吆喝:“这里是地狱,看你们还能逃到哪里去?”话虽这样说,但这名天将脚下发力狂追,老党手腕一转,将手里的李东野朝着追来的天将砸了过去。

    天将立刻出枪格挡,将李东野挡落,再去看老党,已经没了踪影。李东野被挡在了地上,赶到全身的骨头都摔碎了,不住的哀嚎,一柄闪亮的枪头刺来,抵在了他的咽喉处,天将喝问:“你一定认得逃走那家伙!”

    李东野苦笑一声,没有回答。

    里面的那名天将以捆仙绳束缚了里恩,撒维在手下鬼卒的搀扶下,押解着里恩,也跟着出来。

    撒维看到这两名天将脸色不好,忙赔笑:“刚刚那个老家伙只不过是个陪衬,我们抓住了主犯跟这个罪鬼,也不算失职。”

    擒获里恩的这名天将称修吉,另外一名天将唤端木恭,这两者正是奉玉帝之命下凡到人间追拿里恩和他的俩同伴,不过他们在人间扑了个空,正准备返回天庭时,就收到了玉帝传旨,命他们前往冥界追拿里恩等人。

    忘川城城主范增还是向冥帝告了里恩他们的状,冥帝直接通报给了玉帝。

    这俩天将进入地狱时,已经收到地狱接引使者的禀报,称里恩已经落入岩浆中魂飞魄散,剩余的修真道长跟刑向天已经被缉拿,被里恩救出的凤凰城主和大将军的魂魄逃往了魔狱。

    里恩和老党前来地狱四层挑战时,撒维正跟这两名天将商议如何处置修真道长和凤凰城主之事,他见到这个上门挑战的魔尊,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怀疑魔尊就是里恩,但也不敢肯定。

    撒维请这两名天将再次赶到了自己管辖的不眠地狱,命手下鬼卒将李东野和这个魔尊分开关押,自己请俩天将先在厢房内休息,然后命鬼差准备酒菜。

    修吉叮嘱:“撒维典狱官,你一定要对这俩家伙严加看守,千万不能再让他们生出事端!”

    撒维忙应了,请手下鬼差陪两位天将前去休息,他自己返回了秘室内,叫来鬼医为自己疗伤。

    李东野被两名鬼卒押入了铁囚内,严加看管。这座铁囚是一间用生铁铸造的小棺材,只能容一个成年人站立其中,棺材盖一旦合上,里面的人连屈膝都不能。

    里恩被鬼卒用铁链穿过锁骨,享受的是跟修真道长和刑向天二人一样的待遇,四名鬼差轮流招唿他。

    这种痛苦只有经过的人才能体会,里恩不怕疼痛,失败的惨痛远比身体上的痛苦更痛,自己现在是彻底的失败了。

    这四名鬼差剥掉了他身上破烂不堪的黑袍,见到了里面的战甲,不由惊讶,然后一起动手拆掉闪着亮光的战甲,摘掉了他头上的皮帽子,开始用竹签戳里恩的身体。

    一个满脸麻子的鬼卒就道:“这家伙还自称魔尊呢?不过就是一个狂妄之辈,不知天高地厚,对于这种狂徒,得先给他一个下马威!”

    另外一个生着草莓鼻子的鬼卒附合:“先给他剥层皮,再打断他的四肢,看他还能怎么猖狂!”

    秘室中,地狱四层的鬼医为撒维处理的伤口,开了些内服的丹药跟外用的药膏,叮嘱他多歇息,撒维挥手示意它可以离去了。

    鬼医领命离去,撒维又补充:“尚郎中,本座受伤之事,还望保密,且不可向外泄露!”

    撒维开始穿衬衣,遮住了伤口,鬼医忙应了,告辞离去。

    鬼医前脚刚走,一个狱卒就在秘室门外禀报:“典狱官,您命鬼厨准备的酒宴已经好了,随时都可以开席。”

    撒维有些不悦,但还是披上了外衣,挺直了腰身,开门道:“这就随我去请两位天将一同赴宴!”鬼卒想要去扶它,被他一把推开。

    酒宴很丰盛,鸡鸭鱼肉,山珍海味一样不缺,还有两大坛陈年花雕酒,端木恭看着丰盛的宴席,质疑:“这里还是地狱吗?”

    撒维忙陪着笑脸解释:“两位天将请上座,我们地狱对待罪鬼虽然残酷,但这里的酒席丝毫不必人间的差,但比起天庭的酒宴差远了,还望两位天将恕罪。”

    这俩天将虽然是神仙,但神仙也爱美酒佳肴,面对一案子的珍馐佳肴,当即也笑逐颜开。

    鬼差斟酒,三杯过后,撒维试探性的询问:“不知两位天将要如何处置这个魔尊?”

    俩天将正在狼吞虎咽,含煳不清的回答:“先用酒菜,等会再谈!”

    撒维只好耐下心来,看着两位天将风卷残云的胡吃海塞,他忍不住饮下一杯酒,但被呛的差点喷出来,忙极力遮掩。

    终于等待这俩天将吃饱喝足,俩鬼差撤了筷子菜碟,捧上了香茗。

    撒维再次询问这俩天将要如何处置这个魔尊?

    修吉品着香茗,慢慢悠悠的道:“我们奉玉帝之命特来地狱捉拿里恩和他的俩同伙,可惜来迟了一步,让这小子魂飞魄散了。”

    端木恭补充:“这个魔尊和李东野是你们冥界的,我们不方便插手,但修真道长和刑向天我们的带回天庭向上司交差!”

    撒维忙应了:“这个自然,里恩坠落岩浆,魂飞魄散,是我跟接引使者亲眼目睹,绝对不会错,如果两位天将需要我们证,我们决不会推辞!”

    修吉放下了白瓷茶杯道:“撒老弟说的好,有了你跟接引使者的证词,我们就好向上司交差了,这个魔尊你可以自行处置,但不能轻饶!”

    撒维应了,表示:“二位天将说的即是,等下我就去找接引使者,请他出具证词!”

    俩天将满意的站起了身体,撒维忙也跟着离席,然后命鬼差送两位天将回厢房休息,他放心不下,就在手下鬼卒的银铃下来到了关押李东野的铁囚外。

    铁棺材盖打开后,李东野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