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不自量力
    相信每一个进入牢狱中巡视的人都有高人一等的感觉,看到这些囚犯,自己是幸运的。

    里恩和修真道长以及刑向天是以天神下界的身份来到地狱的,但他们还有生前的记忆,在地狱中看到自己的同伴在此受苦,就想要带他们离开这里。

    李东野跟里恩的关系特殊,两人虽然是叔侄关系,但也有杀父之仇。不过里恩还是想要救李东野离开地狱,他果断出手,将两名鬼卒击倒,就去解捆绑李东野的绳索。

    一个声音如同晴空霹雳般在他身后炸响:“上仙不用徒劳了,地狱中的罪鬼都是罪有应得,上仙带不走任何一个!”

    李东野迅速垂头入睡,里恩迅速转身,就看到了一个嘴歪眼斜的家伙正瞪着自己,一群鬼差在其身后聚集,准备随时出手拿下里恩。

    这家伙继续:“从来没有一个罪鬼可以提前离开地狱,也从来没有谁能够将地狱中的罪鬼带走,除非找到替身。”

    里恩有些不服气,便冷声质问:“那目连僧人呢?”

    “他为救母亲离开地狱,他自己留下代母受刑,而且刑罚要加重延长一百倍!”这个嘴歪眼斜的家伙道:“在下地狱四层的典狱官撒维,欢迎里恩上仙来到地狱四层!”

    李东野已经唿唿大睡,里恩陷入了被围困中,但他迅速扫了一眼这些鬼卒,以自己的实力,快速打倒它们,可能要三十秒的时间,甚至更长,撒维虽然其貌不扬,但实力未知。

    里恩正准备出手时,地狱大门打开,接引使者走了进来,撒维忙率手下鬼卒让开路,接引使者看到里恩,便解释:“地狱从来不怕有罪鬼暴动,向来只有魔鬼从地狱中逃出。”

    这两句话看似前后矛盾,里恩就质问:“既然使者这样说,那就只好把罪鬼变成魔鬼!”

    接引使者冷声回应:“由鬼变魔很容易,只要有足够的实力,上仙看看你这些朋友吧!”

    刑向天和修真道长连同凤凰城主跟大将军都被铁链穿过锁骨,拽到了里恩身前。

    里恩疑问:“你们在地狱中难道就如此不堪一击吗?”

    接引使者解释:“不是你的朋友不堪一击,而是他们选错的方向,这里是地狱,不是人间,就连佛祖到了这里,也会逆来顺受,无法反抗。”

    里恩咬牙愤愤的道:“我不服!难道你们地狱连天神都能打败吗?”

    接引使者对他许诺:“你不服,本使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够打败地狱四层的典狱官撒维,本使可以放了你这四位朋友。”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就会悔恨终生。里恩当即回答:“很好,我们在哪里一决高下呢?”

    接引使者:“恶魔之魁的舌头,那里是最好的擂台,随本使来!”

    使者在前带路,撒维率了鬼卒紧随了里恩走出四层大门,他们穿过一条黑暗的隧道,来到了岩浆熔动,空气炙热的地心岩洞中。

    他们脚下的岩石又黑又烫,火红的岩浆在石缝间流淌,接引使者提醒:“失败的代价是很大的,但机会只有一次,你如果能够打败撒维,本使主放了你这四位朋友!”

    里恩应了,大步踏着黑色的岩石,走到了当中,这里的空间并不大,一种压迫感油然而生。撒维冷笑了一声,从鬼卒中走出,来到里恩对面,斜眼盯着他,用跑风漏气的嘴道:“开始吧!”

    这个场景熟悉,里恩就是在岩浆中度过命中劫数,化身成仙的。

    撒维身形迅速移动,宛若一股劲风般朝里恩袭来,决意要将他推入岩浆之中。里恩没有躲避,而是使出了“千斤坠”,左掌击出,试探对方实力,右手暗中调运内力。

    这股劲风却将里恩推入了溶岩中,登时一股焦臭气自里恩双脚冒出,接引使者露出了一丝轻蔑,撒维的鬼卒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里恩的双脚卡在了岩缝间,一股剧痛撕心裂肺,他咬紧了牙,嘴里念出了《华严经》,右手迅速变掌,一招“千手千指如来神掌”就朝撒维抓去。

    撒维正在得意时,就看到身前有千万只手掌朝自己抓来,忙要躲避,但已经无处可躲,身体被一只巨掌揪起,就往岩浆中按去。

    接引使者暗中调运法力,右手对着里恩一指,里恩就感到岩浆中一只有力的大手把自己往里面拖去。

    他再次被岩浆淹没,撒维被卡在了岩缝上,一群鬼卒忙上前掰开了里恩的右手,救下了上司。

    撒维心有余悸的望着里恩消失的岩浆,向接引使者询问:“尊使,他就这么被毁掉了?”

    接引使者转身就要离去,冷冷的回应:“他这是在自找死路,能够在熔岩中还不会魂飞魄散的,只有如来佛祖,或者有地藏王菩萨庇护。”

    撒维并没有跟着接引使者离去,他在岩石上停留了一炷香时间,没有看到奇迹发生,确信里恩已经魂飞魄散,便带着手下鬼卒转身离去。

    里恩被岩浆包裹,就感到自己被丢进滚油锅内烹炸,他一张嘴,岩浆顺着他的口腔涌入腹内,他的双眼已经瞎掉,双耳失聪,鼻子不能唿吸,这才叫正真的生不如死。

    他等着自己魂飞魄散,更是深表遗憾的等死,自己不仅没能找到师姐,也没有救出同伴,反而搭上了自己和朋友的性命。

    黑暗中,一只干枯的大手探入炙热的岩浆中,将里恩抓了出来,抖落了身上的岩浆,立于岩石上,现在里恩已经化一尊熔岩石人。待石人身上的岩浆冷却后,一只英招踏着岩石奔来,叼起里恩,甩到了自己后背上,便往黑暗中奔去。

    在无边的黑暗中,一尊雕像孤零零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这只英招在雕像前停下,甩掉了背上了石人,匍匐在雕像前。

    雕像身上的光芒渐渐亮起,一个深目高颧骨的天竺老僧盘膝打坐,他身上的僧袍和袈裟已经破烂成缕,但仍然干净,他面色焦黑,但双眼充满了智慧和慈爱。不过他的双臂干枯如柴,对着身前的溶岩石人念出了《大慈大悲无量佛经》,干枯如麻爪的双手罩在了石人身上。

    岩石渐渐剥落,露出了里面的里恩。

    现在的里恩全身上下的毛都被烤焦,随着岩石一起剥落,他全身的皮肤没有一块是完好的,有的地方露着被烤成焦炭的骨头。

    英招发出了哀鸣,这尊雕像停止了念经,对里恩道:“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来见本尊,其实你不用急着来见本尊的!”他的手掌在英招的爪子上划过,伤口滴出了黑血,滴在了里恩身上,道:“愿大慈大悲的如来佛祖能够宽恕你的罪孽,愿贫僧的血能挽回你即将魂飞魄散的灵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