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 忘川古城
    生性懦弱之人是成不了大事的,永远只能为别人活着。

    在乔峰离开丐帮后,丐帮出现过一位武功高强但戴着铁面具的怪异帮主,这个怪人在少室山一战中,被萧峰揭开铁面具,露出了一张丑脸,此人名唤游坦之,乃聚贤庄少庄主,后改名庄聚贤,生前不能为亲人报仇,死后被押解忘川古城途中,在范增手下了打手。

    酒楼顶,阴风吹得酒旗猎猎响。

    丐帮曾经两位帮主的魂魄展开了较量。会使《降龙十八掌》的便是里恩,使《易筋经》的是庄聚贤,一条苍龙自里恩掌心发出,怒啸一声,向对手扑去。

    庄聚贤以一种怪异的姿势避开来掌。

    里恩便对这个丑八怪小庄道:“既然你也曾经是丐帮帮主,还是我的前任,那为何不用丐帮帮主的绝技迎战呢?”

    小庄冷声回应:“不会,既然你是新任的丐帮帮主,那你可知萧峰的婆姨阿紫郡主现在是生还是死?”

    里恩也冷声回答他:“死了,慕容世家的朱紫青碧四大丫鬟全都死了!”

    小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呛,低声呵斥:“为什么!为什么你死了却没有路过这忘川古城?害的我在此苦苦等候你而不得?”

    修真道长当即训斥:“阿紫姑娘先你而死,你自然在此等不到她路过!”

    远处天空中飞来了一只白鹤,鹤背上的骑者怒斥:“小庄,你们居然聊起天了?快把这小子给我打趴下!”

    修真道长就朝白鹤背上的范增望去,疑问:“怎么在冥界也有宝马仙鹤?”

    庄聚贤冷冷的道:“鬼魂的财物全都是还活在世上的亲人送来的,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送来,我生前不能为亲人报仇,只能杀了你解恨!”

    他再次使出了一招怪异的武功朝里恩袭来,丐帮的《降龙十八掌》虽然威力强大,但里恩的功夫不够,遇到了对方的《易筋经》变得无效,想要使出《打狗棒法》却没有打狗棒,连跟木棍都没有一根,只好使出“凌波微步”外加《六脉神剑》,庄聚贤不由惊讶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连段誉的绝技都会?”

    里恩冷声回应:“你以后自然就会知道的,如果你现在知难而退,我不会为难你的!”

    白鹤背上的范增已经失去了耐心,手腕一转,一道闪电晴空霹雳,直击里恩顶门,但被他的皮帽子挡开。

    庄聚贤继续使出怪招来对付里恩,修真道长和刑向天俩就向白鹤背上的范增使出了远攻。

    里恩手腕翻转,右手一招“千手如来神掌”忽的打向了小庄,这招是“如来神掌”的升级加强版,也是跟随他后得出的右臂生出的,庄聚贤想要躲避,但见四周全是掌影,身体重重的挨了一掌,身体从酒楼顶上飞出,撞到对面墙壁上,又摔落地上,吐出了一口黑血。

    白鹤背上的范增避开了修真道长跟刑向天的夹击,张大了嘴,低吼一声,天空登时风起云涌,一片黑云就朝里恩罩来。

    里恩不想恋战,迅速调运内力,对准了骑着白鹤翻飞的范增,一道剑气击出,正中对方脸颊。

    范增惨叫一声,从白鹤背上坠落,满脸血污。

    失去了主子的白鹤嘶鸣一声,就要逃走,修真道长一招“如封似闭”将其拽了回来,收入囊中,道:“贫道正差一只坐骑。”

    刑向天就疑问:“我们合力打败了忘川城主,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修真道长:“这就要问盟主了!”

    凤凰城主从酒楼中奔出,抢到了范增身前,一脚踏在他胸口,挥拳就要击下,身后传来了一声呵斥:“英雄手下留情!”

    大将军跟凤凰城主将范增和庄聚贤拖到了酒楼门口,牛头对里恩道:“上仙,别让你的朋友杀了忘川城主,否则上司责怪下来,对大家都不利!”

    里恩同意:“想要我们放过他也可以,就让他停止收取进出城的费用!”

    马面就朝范增望去,对方默许了。

    马面继续提醒:“上仙,我们不能在城内停留超过半天,该继续赶路了!”

    宓目空就质问:“为何我们在城内停留不能超过半天?”

    马面敷衍:“等大家出了城后,我再告诉你们!”

    牛头继续在前带路,里恩跟随其后,凤凰城主跟大将军也一道随行,马面便疑问:“上仙,你这两位朋友也要一道随行吗?”

    宓目空立刻抢言:“当然了,难道我还要留下接替忘川城主吗?”

    里恩也解释:“这两位是我生前的前辈跟好友,就让他们一道随行,他们本也早应该前往黄泉报道的!”

    宓目空有些疑惑,但刑向天和大将军向他使了眼色。

    城内鬼魂众多,有钱的在此最后的享受,没钱的就在此最后的留恋。

    出了忘川古城北城门,他们登上一座高台,刑向天就质问:“这里只是一座高台,并没有路,两位鬼差带我们来此何?”

    牛头解释:“我们没打算带三位上仙登此高台,只是带你们的这两位朋友来此,此台唤望乡台,前往黄泉的鬼魂在此回望故里。”

    宓目空就苦笑:“看来我们真的要前往黄泉,不再回头了。你们还没告诉我,为何不能在忘川城内停留超过半天?”

    牛头仍没有回答,马面淡淡的解释:“在冥界,我们都极力避免说‘人’和‘日’这个两个字,这是冥界大部分鬼魂的伤痛,在这里是看不到太阳的,既然我们无法再得到,那就避免提起,忘川城的白天只有一半,一旦入夜,所有鬼魂都要经人世间最极致的诱惑,当然代价是魂飞魄散。”

    大将军立刻在他的话中发现了破绽,便质问:“那忘川城的守卫以及城内做买卖的那些鬼魂呢?”

    马面坦然的回答:“它们有忘川城主的特赦令,所有不服忘川城主的鬼魂都无法活到第二天。”

    凤凰城主就疑问:“看来这个忘川城主还真不一般,他跟你们的顶头上司之间必定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刑向天道:“这是肯定的,不知道范增每年向十殿阎罗缴纳了多少岁贡?”

    马面不语,牛头:“这就是上头的秘密了,我们为下属,不能知道太多,否则就会有危险,鬼差也是轮流当值的,就连十殿阎罗也不是固定的。”

    修真道长对里恩询问:“盟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还去地狱巡察吗?”

    里恩回头望着古城,道:“我们得罪了忘川城主,只怕返回时要困难了,但我的使命在身,地狱必须要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