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前任现任
    以前认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现在才发现错了,江湖是什么,江湖是冲突,只要有冲突的地方,就会有侠士。

    三界之中,处处都有冲突,包括天界,但天界因为等级制度森严,冲突不明显,侠气就感觉也不明显。

    忘川古城是黄泉路上最后一座繁华之地,城内跟人间一样繁华,只是少了喧嚣热闹,显得冷清悲伤。

    酒楼内提供的酒菜还算精致,但吃到嘴里却如同嚼蜡,没有味道,酒看着清纯,喝入腹内,只有烧心。

    里恩他们刚刚吃饱喝足,忘川城主范增便搬来救兵,直解找上酒楼,准备再次开打。

    首先倒霉的是酒楼的店小二和掌柜,贲杠命手下爪牙当着店掌柜的面掌掴他的伙计,楼梯口的里恩听到了声响,就要起身,被修真道长劝住,凤凰城主却嚷道:“不要拦我,本尊不怕他们!”

    大将军英且忙跟在他后面,往楼梯下走去,正好跟贲杠的目光相遇。

    贲杠一挥手,这些爪牙立刻丢开了店小二,迅速朝他靠拢。凤凰城主昂首挺胸,气宇轩昂的走下了楼梯,朗声呵斥:“小子,刚刚没挨够打吗?自己又送上了门?”

    酒楼外的马车内,范增撩开了车厢帘子,朝店内望来,却感到几双眼睛正盯着自己,忙一抬头,就看到酒楼二层窗口内,里恩和他的两位同伴正瞪着自己,忙放下了车帘。

    贲杠对手下的爪牙呵斥:“一群蠢货,来我这里做什么,上去揍他们啊!”

    这些爪牙当即摩拳擦掌,拿起棍棒,大喝一声,就朝凤凰城主和大将军扑去。

    英且看准了率先闯来的这个爪牙,一腿忽然踹出,正中这厮膝盖,令其收住双腿,身体因为惯性继续往前探,脑袋刚到大将军身前,就被一拳打中眼窝,登时眼冒金星,身体往后一仰,躺倒在地。

    剩下的爪牙见到同伴被打倒,略愣了一下,贲杠再次呵斥:“愣什么啊!继续揍他们啊!”

    这些爪牙继续往前闯去,凤凰城主身形忽闪,从这些爪牙之间穿过,抢到了贲杠身前,右手一把擒住这货衣领,抡起手臂,将其丢到了酒楼外,然后对着马车嚷道:“范增,你这厮只不过是一个不到主将用的谋士,还敢妄称城主,本尊乃凤凰城主,有本事,咱们俩单挑!”

    范增撩开了马车帘子,接茬:“怪不得如此蛮横,原来是凤凰城主,不过是穷乡僻壤的一土财主耳。”

    宓目空勃然大怒,站稳了身躯,活动了关节,后脚发力,身体往前奔出,右拳如风般就朝马车车厢内砸去。

    拉车的马匹居然是大宛宝驹,见到强敌来袭,嘶鸣一声,闪身避开。

    马车车厢后跃出一条身影,迅速抢到宓目空身前,一掌按住了来拳,用额头狠狠的撞向了对方,宓目空前脚踏在马车前踏板上,挨了一撞后,两眼发黑,身体迅速往后仰。

    大将军英且打到了贲杠和他带来的这些喽,赶出了酒楼,见到城主被打倒,忙上前去救,不过将宓目空击倒的这条身影又抢到了英且身前,一拳击出,正中对方胸口。英且身体急速往后飞出,跌倒在酒楼内。

    这条身影在酒楼门口站住了身体,里恩看到了一个黑布遮面的矮胖子,身着黑衣,双手手背布满伤疤。

    范增撩开了马车帘子,朝酒楼上嚷道:“小子,下来再战啊!”

    修真道长的身影从酒内二层窗户内跃出,稳稳的落在了马车顶。刑向天也从窗户内跃出,一个“海底捞月”将宓目空从马车前救起。

    里恩从楼梯上走下,扶起了跌倒在地的大将军英且。

    英且突出一口黑血,对里恩低声提醒:“盟主,对方搬来的救兵武功不弱,一拳便将我的肋骨打折了数根。”

    里恩点头应了,扶他到一张完好的凳子上歇息。

    黑衣救兵冷声道:“我只跟他单打独斗!”一指指向了里恩。他的右手食指肿起,貌似被毒虫咬过。

    里恩从酒楼内走出来,回应:“可以,你们就是一群鬼都上,本仙也接着!”

    范增自马车内下令:“小庄,揍扁他!”

    黑衣小庄立刻摆出了一个怪异的姿势,忽然对准了里恩的脖颈就是一掌,速度甚快,不过里恩的反应也不慢,左手抓住对方手腕,右手向对方胸口拍去,正中对方打出了一掌。

    双掌交锋,有力者胜。

    小庄接了一掌,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里恩也感到对方的内力深厚,当即松手,迅速使出“凌波微步”避开了小庄,往马车前抢去。范增吓的忙放下了帘子,小庄立刻转身来追,里恩忽然守住身体,上身扭回,右手一指指出一招“中冲剑”击出,正向来追之敌眉心击去,小庄忙一仰身体,剑气擦着他的额头而过。

    遮脸的黑布被剑气击落,露出了一张丑脸,小庄忙以手遮面。

    里恩责骂:“好一个丑八怪!”

    小庄听后勃然大怒,移开了手,身体呈一个怪异的姿势站立,双腿忽然发力,身体如同一发出膛的炮弹般朝里恩撞来。

    修真道长忙提醒:“盟主小心!”

    里恩纵身跃起,已经飞上了酒楼楼顶,对方的双手在窗口一抓,紧跟着也跃上了酒楼楼顶。

    刑向天带着宓目空进入了酒楼内,开始为英且疗伤。

    酒楼四周立刻聚来了一群看热闹的鬼魂,有的已经飘到了半空中。

    没想到在黄泉路上的鬼城里还能看到高手过招,这些鬼魂也大饱眼福。

    马车顶的修真道长当即自言自语:“这个黑衣小庄的武功好怪异,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马车内的范增忽然一抽马鞭,这批大宛宝马立刻往前冲去,车顶的修真道长身体一个趔趄,但迅速从车顶跃下,一招“三环套月”就将马车内的范增标记。

    酒楼顶上,黑衣小庄出招怪异,但攻击力强劲,下面观看的修真道长忽然道:“我记起来了,是他,丐帮的庄聚贤!”

    里恩跟他对掌,就感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从对方的掌心传到自己全身。

    修真道长也使出了“纵云梯”跃到了酒楼顶上,对里恩提醒:“盟主小心,他是你的前任丐帮帮主庄聚贤,练了一身怪异的武功。”

    里恩的半边身体已经被冻僵,他忙调运内力抵抗冰冻。

    现在道长站在了里恩身后,对黑衣小庄道:“你这个丐帮的叛徒,到了阴间,还做了爪牙,死后也没出息,你还有脸见你的大伯父亲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