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 大闹忘川城
    贪婪是人的本性,也是万物的本性,有的人生前贪婪,死后也贪婪。

    里恩他们在忘川古城门口教训守卫和城主时,将皮囊中被扣押的鬼魂释放了出来,没想到其中还有一个老朋友。

    凤凰城主和大将军也随着这些鬼魂从皮囊中出来,正在骂骂咧咧时,抬头看到了里恩和两位修道前辈,不由惊讶了,里恩也有些惊喜。

    刑向天当即询问:“你们贵为凤凰城城主和大将军,难道也因为交不起入城钱,被扣押在了皮囊内?”

    凤凰城主就骂道:“老夫有钱也不会交给这群贪得无厌之鬼,你们怎么也来这里了?”他说着附身捡起了里恩丢下了网绳,狠狠的抽在了贲杠身上,怒骂:“欺鬼太甚的货,怎么不张狂了?”

    贲杠被抽了一鞭,立刻哀嚎起来,使城主也跟着哀嚎。

    里恩呵斥:“你跟着嚎叫什么,本仙又没抽你!”

    牛头看到里恩跟这俩刺头也熟悉,忙从楼梯上下来劝:“既然三位上仙跟这两位是旧识,那黄泉路上也不寂寞,大家一起喝酒去!”

    凤凰城主跟着嚷道:“对喝酒去!看谁还敢阻拦我们!”他顺手从里恩脚下这个城主身上抽下了玉带,牛头在前引路,马面断后。

    这座城池虽大,但里面死气沉沉,没有吆喝声,也没有喧嚣声,所有的鬼魂都低头不语。

    他们进入了一家酒楼,里面的食客还不少,却只有饮酒声和抽泣声。

    牛头带着他们径直上了二楼,挑了一张没有客的桌子落座,身着白衣白裤,头顶白孝帽的店小二迎了上来,低声询问:“几位上差需要点什么?”

    凤凰城主将玉带拍在桌子上,嚷道:“把你们店里所有的好酒好菜都端上来!”

    店小二看到了玉带,认出是城主之物,吓的也不敢收,就朝牛头马面望去,牛头示意:“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菜都拿上来吧,你们城主请客!”

    马面提醒众鬼魂:“在这座城内不要大声喧哗,否则就会犯了大忌!”

    凤凰城主宓目空反问:“为何?在此大声喧哗犯了什么大忌?”

    牛头解释:“但凡进入此城之鬼,都是悲伤至极,这里是他们最后一次城池之行,出了城,以后的命运如何就未可知了,所以它们也都是窝着一肚子的火。”

    店小二很快就端了酒菜上来,里恩早已经饿的饥肠辘辘,没想到死后成仙,也会有感觉。这些菜看起来精致可口,却没有香气,吃到嘴里也没有味道。

    修真道长就疑问:“这里的酒菜能用吗?”

    马面立刻回答:“上仙请放心,这里的酒菜绝对没毒,可以放心食用。”

    刑向天就向牛头打听忘川古城的事情,马面饮下一杯酒,打开了话匣子,介绍:“原本黄泉路上只有一条三途河,本没有这座古城,但一个巨富的鬼魂前往地狱路径此处,在此歇息,便萌发筑城之意,正巧御史鬼差巡查至此,这个巨富就将心里的想法斗胆对鬼差诉说,于是鬼差便向阎罗王请求,得到同意后,这个巨富出钱修建此城。”

    “这个巨富便是范蠡,起初是用来供路过此地的鬼差和鬼魂歇息,后来就渐渐变了味,现在的这位城主名唤范增,曾经是项羽的谋士,死后路径此处,得与范蠡,一番豪言壮语,令老城主萌生退意,便将城主之位传于范增!”

    “范增?”里恩正在用饭,听到这个名字,就疑问:“这个人好像在哪里遇到过?”

    马面立刻劝他:“上仙,在冥界千万不可提这个字!否则也会犯忌讳!”它用筷子蘸了酒在桌子上写下了“人”。

    他们来到冥界后,在交谈中不知不觉的就把人改为了“鬼”,里恩在玉溪遇到大理商人范增时,修真道长还被囚禁与镇妖塔内,刑向天也在峨眉尚未出山,自然不知道范增此人。

    牛头继续介绍:“范增接任城主后,就变得贪婪起来,对所过鬼魂一律收取过路钱,而且还把阳间的一套带到了地府,定时向十殿阎罗王纳贡,这十殿阎罗收了他的纳贡,自然对此事也不管不问,反正鬼魂的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也带不到地狱和来世的。”

    大将军就疑问:“那会不会有例外呢?”

    牛头回答:“当然有,有的鬼魂把小件的贵重之物藏纳在身体内,或者嘴里,投胎后,就带到了来世。”

    里恩感叹:“怪不得我听说有的婴儿出声时就含着金钥匙,带着宝玉。”

    马面冷声警告:“三位上仙今天殴打忘川城主,必定会通报到阎罗王那里,如果阎罗王也管不了此事,就会向冥帝禀报!”

    修真道长当即责怪:“你怎么现在才说,如果冥帝知道我们大闹忘川古城,还不把我们打入地狱?”

    凤凰城主却回应:“怕什么,大不了魂飞魄散。里恩,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进入了你的身体,却为何不见成效,难道老城主骗了我?”

    刑向天就询问:“什么成效?”

    宓目空就掩饰:“没什么,里恩不是已经成仙了吗?怎么还会被踏云奔雷兽践踏至死呢?”

    里恩也埋怨:“还说呢?当时可是你附着在了这头畜生身上,将我的肉身践踏至死。”

    他们即将吃喝完毕时,就听到酒楼下传来了号角声跟唢呐声,这两种乐器声合在一起鸣奏,格外诡异,大将军英且起身推窗向外望去,惊讶:“这个范增搬救兵了,还不少!”

    宓目空也起身朝窗外望去,就看到贲杠率领了一群虎背熊腰的厉鬼,手持桃符木剑,还有皮囊,来势汹汹的朝酒楼走来,后面跟着一辆马车。

    宓目空嚷道:“看来这个范增刚刚还没有被教训够,现在又来找打了!你们在此等候,看我下去揍的它满地找牙!”

    马面忙拦住他,警告:“你只不过是一缕残魂,想要顺利离开此城,最好不要惹事!”

    里恩站了起来,断言:“想必这个范增已经向阎罗王禀报了此事,事已至此,那我就不用再对他手下留情了,阻碍本仙执行公务,他这个城主也不要再想继续做了!”

    牛头立刻劝阻:“上仙不必动怒,让下差去劝退它们!”

    里恩道:“不必了,让它们找上来,本仙倒要看看它们请来了什么救兵?”

    说话间,贲杠已经率领闯入了殿内,将所以食客都赶了出去,店小二也吓得躲在桌子下瑟瑟发抖,店掌柜更是躲在柜台内唉声叹气。

    贲杠一挥手,一只厉鬼就掀翻了桌案,揪着店小二头上的白幡将其拽了起来,拉到了柜台前,当着店掌柜的面,嚷嚷:“他们在哪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