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冥河岸
    再倔强和顽固之人,到了奈何桥头,饮下孟婆的一碗**汤后,就一切记忆都不复存在。

    我们死去的朋友中,有的人选择了默默忍受,有的人选择了宁死不屈,还有的人对人世恋恋不舍,可又能如何?当人时,微小软弱,做鬼后,也不堪一击。

    里恩假冒天界下来的神仙办公,从阎罗殿内判官那里得知了李东野的下落,但是师姐的下落仍然未知。

    判官又去过一本生死薄仔细翻看,念道:“慕容玉潇,姑苏人氏,生死薄上显示其阳寿已尽,但魂魄一直未来阴司报道,这名女鬼死前还怀有鬼胎,只怕会化冤魂厉鬼,黑白无常难以捉拿,就派钟馗前去捉拿归案。不知两位上仙探查这两鬼的消息何用?”

    里恩想要敷衍,修真道长却表示:“上司所命,我们也不敢多问!”

    一名鬼差请来了身着大红袍的钟馗,介绍:“近有姑苏慕容玉潇,身怀鬼胎,阳寿已尽,却未能如期来阴司报道,本官命你前往阳间捉拿归案,不得有误!”

    钟馗忙领了命,就告辞离去。

    判官就对里恩和修真道长介绍:“本官已经命钟馗前去捉拿这个女鬼了,两位上仙请放心,钟馗办事最靠谱了!”

    修真道长点头回应:“既然如此,那就请大鬼带我们去见李东野的魂魄吧!”

    判官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解释:“按照阴司的律例,凡是入地狱探查受罚鬼魂者,必须要持阎罗王的手谕或者天界加盖了玉玺的文书。”

    里恩忙掩饰:“我们这次走的匆忙,不仅忘了带正式的神牌,就连上司交予的文书也忘带了,不过我们只看这个李东野一眼,然后就返回天界拿取正是文书,带上正式神牌,预计那个慕容玉潇的魂魄也被钟馗捉回来了!”

    判官仍有些不肯,里恩就急的去抓帽子,判官看到了他头上带着的皮帽子,暗吃一惊,便对牛头马面吩咐:“你们俩引这两位上仙前往三层地狱,去见罪鬼李东野,记着要速去速回,不得逗留!”

    里恩和修真道长忙谢了判官,又请牛头马面在前引路。

    出了阎罗殿,来到鬼城大街上,这里死气沉沉,牛头就介绍:“两位上仙是刚刚荣登仙界的吧?对来阴司办事的规矩还不太懂。”

    修真道长忙称是:“这阴司,我们也是头一次到来,这也是上司对我们的考验!”

    牛头继续介绍:“这鬼城是容纳新死之人鬼魂的场所,被审判后的鬼魂要穿过冥河,关如地狱的入地狱受罚,要如六道轮回的就要穿过奈何桥,饮下孟婆汤,忘记前生的记忆,继续尘世的轮回。”

    要下地狱接受责罚之鬼众人不需要饮下孟婆汤,忘记前生之事。

    出了鬼城,沿着冥河往前走,河两岸生满了彼岸花,左岸的为鲜红如血的曼珠沙华,右岸洁白如雪的为曼陀罗。

    里恩看到冥河两岸盛开这鲜艳的花朵,一种莫名的悲伤自心底油然而生。

    冥河的水呈浑浊状,牛头解释:“这条冥河是以人的眼泪汇聚而成。”

    这时从前面的花丛中传来了一位女子浅浅的吟唱声,歌声幽怨如泣,里恩忙询问:“两位鬼差可听到了吗?有女鬼在哭泣。”

    牛头立刻朝马面望去,疑问:“哎呀,老牛我健忘,马兄,你带地狱大门的钥匙了吗?”

    马脸拉的老长,责怪:“牛老弟,你怎么如此健忘了,我也忘带了,咱们这就回去取,两位上仙请在此等候,不要乱走,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修真道长有些生气,牛头再次叮嘱:“两位上仙呆在这里,我们很快就取回钥匙的!”

    马面撒开了四条马腿,就往鬼城方向奔去,牛头也不甘落后,正准备撒腿狂奔,里恩伸手拦住了它询问:“你们忘带钥匙,一个鬼回去取即可,何必要俩鬼都要回去取呢?”

    牛头忙回答:“两位上仙有所不知,这地狱大门的钥匙不是一把,而是四把,把守地狱大门的两名鬼差各执一把,进入地狱的鬼差各执一把,两把钥匙不能在同一个鬼身上,否则就会失效,地狱的大门要四把钥匙同时使用,才能打开。”

    里恩想要继续阻拦,修真道长却示意他放开牛头,里恩照办,牛头撒腿就逃。

    一阵阴风吹来,两岸的鲜花散发出了奇特的味道,这味道感伤而又浓郁。

    刑向天显出了身,询问:“你们俩这是要下地狱吗?”

    修真道长回答:“判官已经查明了李东野的下落,就在地狱三层内受罚,我们准备去见他!”

    刑向天当即质问:“你们见到了李东野又能如何,难道还想要救他离开地狱吗?”

    修真道长登时愣住了,里恩反问:“救朋友立刻地狱又有何不可!”

    刑向天幽幽的回复:“除非你有非凡的本事,否则就会如孙悟空一样的下场。”

    修真道长忙示意他们不要出声,伴随着一阵女子的浅唱,河岸的鲜花迅速凋零,一个身着鲜红长裙的少女蹦蹦跳跳的朝他们走来。

    里恩非常疑惑,疑问:“怎么这里也有女子啊?不是是人还是鬼?”

    刑向天立刻示意:“小心,这个女子身上的杀气很浓!”

    修真道长就要为同伴使出高级隐魂诀,刑向天却道:“不必了,来不及了,对方已经看到我们了!”

    这个女子见到了三人的魂魄,略一愣,然后就停止了吟唱,用清脆甚至有些尖锐的声音质问:“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你们之中可有忘恩负义之辈?”

    里恩愣住了,刑向天便询问:“不知姑娘指的是哪位?”

    这个女子朝修真道长望去,道长立刻阐述:“贫道刚入江湖,就遇大难,大难不死,即入道门,从此斩断情丝,不入红尘。”

    刑向天也禀报:“我峨眉虽然女弟子甚多,但我一心修仙问道,从不过问儿女私情。”

    这个女子就朝里恩望来,询问:“你年少风流,多惹桃花,可惜命犯太岁,克父克母,克所有亲人朋友,与你结为连理者必怀胎而死,更有人为你惨死!”

    里恩听后登时惊讶,然后就热血沸腾,手腕一转,调运了内力,对这个女子呵斥:“你怎么对我的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想必你一定见过我的爱人,快说她们现在何处?”

    刑向天和修真道长忙来阻拦里恩,红衣少女冷笑一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但你不能回头,真正应该进入地狱受罚的是你,却让愚昧的痴情女人代你受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