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九层之巅
    有时候人类的智慧丝毫不亚于某些所谓的“神仙”,这些所谓的“神仙”只不过比人多活了几百几千年而已。

    平继宗利用绳子跟逢晨东的圆环制出了一只联动轴,两根较细的丝绳牢固的系在了穿山甲的脖颈跟尾部,为了防止丝绳滑脱,扬琴还特意用暗镖掀起穿山甲身上的鳞片,将丝绳压在了鳞片下。

    丝绳的四个头系在了逢晨东圆环的小孔中,而平继宗用一根铁棒穿过了这个圆环当中的圆孔,然后再用四根麻绳在铁棒上打了个活的环扣,麻绳的四根绳头系在了两根铁棒上,这样一个人负责握住当中的这个铁棒,两旁的铁棒由四个年轻人同时来回拉动,带动了中间的铁棒。

    慕容天狼负责稳定当中的这根铁棒,上官昂和郑松林各带了三名帮手负责牵动两旁的铁棒,他们挤在了狭窄的楼梯上,将穿山甲又尖又硬的鼻子对准了楼梯口的结界便开始钻孔。

    四人的双手翻飞,带动了穿山甲也迅速钻洞,凤凰城主跟大将军的神识都被转的头晕目眩。

    周小燕跟杨杰二人负责施法困住穿山甲,令其无法挣脱。

    虽然结界是无形的,他们却能够清晰的听到打磨的声音,在刺耳的打磨声中,产生了细小而清脆的琉璃破碎之声。

    上官昂和郑松林同时感到手下一空,附着在穿山甲体内的三股神识迅速朝钻出的这个小孔挤去,灵魂是虚无飘渺的,再小的孔也能够穿过。

    大将军的魂魄率先冲出了钻孔,飘入了镇妖塔的九层上,这里有星光照入,却没有风和新鲜的空气。

    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九层的情况,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吸了过去,在慌乱中,他看到了一只青瓷玉净瓶,正在疑惑时,他已经被吸入了瓶子内,想要逃脱,却被死死的黏住。

    城主跟修真道长二人也跟着从结界内飘出,然后就往两端飞去,不过他们也被玉净瓶产生的吸引力吸入了瓶子内。

    九层中回荡着通灵子变成年人后粗犷的笑声,慕容天狼听到了笑声,也隔着结界看到了青瓷玉净瓶,但没有见到通灵子的身影,便道:“不好,通灵子果然在九层设下了埋伏!”

    上官昂跟郑松林二人同时抽回了麻绳套中的铁棒,一起朝这个小孔捅去,郑利锋也握着神器狠狠砸来,他们再次听到了琉璃破碎的声音。

    “你们都让开,老夫试试!”轩辕辙握着里恩的权杖站在了楼梯下。

    上官昂他们便从楼梯上跃下,慕容天狼也让开了路,轩辕辙纵身跃起,握紧了权杖,重重的击在了穿山甲钻出的小孔上,只见一道亮光闪过,轩辕辙扑了一个空,就撞入了九层上。

    慕容天狼大喜,立刻拿着武器也追进了九层中,挥舞了手里的赤练长生就朝半空中的这只青瓷玉净瓶噼去。

    不过他的双刀还没有落到瓶身上,又是一道寒光划过,将他的双刀挡开。血纹红跟游雪亮也迅速抢到了九层中,黑暗中突然发出一道寒光就朝这些人噼来。

    轩辕辙手里权杖一挥,便挡开了一道寒光,冷声道:“不用再躲了,这不是你这个神仙的本性,今天我们就要一决生死,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角落中,一团亮光渐起,一个赤膊的长须壮汉缓缓站了起来,伸手接过了玉净瓶,用力的摇晃了一下,朗声道:“你们居然可以打破本尊设下的结界,够厉害,不过能不能打败本尊,离开这镇妖塔,就看你们的能耐了!”

    众人立刻警戒起来,准备随时开战。

    董继红为周小燕和刑向天两位掌门隐了身,也悄悄登上了镇妖塔九层。

    慕容天狼,轩辕辙,幽冥老怪,血纹红,游雪亮在明,剩下两位掌门在暗,准备伺机偷袭通灵子。这个小童已经进化成了一个壮汉,他的手臂上纹着仙藤和葫芦叶,胸前纹着一只大葫芦,腹上还纹着七八粒葫芦籽。

    轩辕辙就对幽冥老怪道:“老怪,你负责缠住他,我跟剩下的人负责进攻!”

    幽冥老怪点头应了,三团鬼火迅速朝通灵子扑去。

    “我真不应该让你去对付里恩,也看错了你的能力,居然连人类都不是对手!”通灵子举起了青瓷玉净瓶,将瓶口对准了幽冥老怪。

    轩辕辙立刻欺身上前,手腕挥舞,手里的权杖重重的朝通灵子的顶门砸落,不过对方右手轻举,牢牢的抓住了权杖,幽冥老怪惊唿道:“老白毛,你坑我!”说着这三团鬼火就被吸入了青瓷玉净瓶内。

    慕容天狼和两位掌门也同时发起了进攻,不过他们的兵刃砍在了通灵子的身上,却未能伤其分毫,不过他们顺势趴在地上,丢下手里的武器,死死抱住了对方的两条腿。

    隐身中的刑向天一招“九阴白骨爪”就朝通灵子抓去,而周小燕一招“碎玉断金”也朝通灵子的右臂噼下。

    轩辕辙用力往回抽权杖,却拔出了一柄耀眼的宝剑来,通灵子的双眼被闪了一下,忙用左手遮挡双眼,他趁机翻转手腕,宝剑就朝对方的咽喉刺去。

    通灵子惨叫了一声,身体迅速缩小,化一道虚影就丢下了青瓷玉净瓶,从破洞飞去了镇妖塔。董继红伸手接住了从空中坠落的青瓷玉净瓶,交给了杨杰察看。

    轩辕辙提着宝剑就要去追,再次被洞口的结界拦住。

    周小燕显了身,仗剑四下察看,在角落中看到了一尊弥勒佛的塑像,不过这尊塑像被一层朦胧的光芒包裹。

    刑向天也显出了身,跟来过来,看到了这尊佛像,便疑问道:“镇妖塔内怎么还有弥勒佛的塑像呢?”

    周小燕就询问道:“刑前辈,这尊佛像似乎被一团光芒封闭,前辈能不能打破这到封锁呢?”

    刑向天仔细察看后,道:“老夫试下吧!不知这道封锁是何人所布?”他拔出了宝剑,嘴里念决,一剑斩下,发出了一声脆鸣,宝剑被弹了回来。

    周小燕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手腕翻转,左手双指在青锋剑的剑身上滑过,一按剑锋,右手忽起,迅速的击在了这道光芒之上,就听瓷片破碎之声,这道朦胧的光芒也被斩破,化十几片光芒坠落与地。

    刑向天有些惊讶,却惊唿道:“不好,我们中计了,我感到喘不上气来!”

    其他人也纷纷感到胸闷气喘,周小燕也惊唿道:“不好,塔内的空气被抽走了,我们就要被憋死在这里了。”

    慕容天狼和轩辕辙已经费力的执了武器朝破洞砸去,但毫无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