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众口策反
    主角的光环一直在闪耀,只要主角不死,他的光环就不灭。

    众人见到了凤凰城主和大将军的魂魄,但还不够,他们想要见到修真道长,所以就合力演了一出“双簧”,把轩辕辙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老白毛在这些叫花子的怂恿下,试着解除通灵子在楼梯口的封锁。

    不过他失败了,镇妖塔突然颤抖起来,头顶的灰尘抖落,一只耀眼的凶兽从头顶迅速跃下,就朝仁剑华扑去。

    不过一只亮闪闪的大扇子半路杀出,斜着朝这只凶兽天灵盖削去。

    时苍梧的破阵子斜劈在了炽焰狻猊额头上,却没有劈进去,也未伤到对方分毫,丐帮的这俩舵主立刻暴跳而起,同时抽出了随身携带的铁棒狠狠的砸在了凶兽的脊背上,他们听说祁三溪所率的帮众兄弟,以及齐万春等人皆是死于这些凶兽,就想要为同伴报仇。

    两根混铁棍重重砸在了怒焰狻猊脊背上,两人四只手已经被震的虎口发麻,这只凶兽却只是回过了头来,两眼一瞪,大嘴一张,就喷出一道烈焰,朝众人烧来。

    这股烈焰比变异穷奇喷出的火焰更猛烈,众人身上的衣服当即被引燃,立刻就地打滚来灭火,轩辕辙身上的白毛也被引燃,当即勃然大怒,双手迅速拂灭了火焰,一掌探出,揪住了怒焰狻猊的鬃毛,将其举了起来,愤怒的道:“你这只畜生来老夫也攻击,想要找死不是?”

    怒焰狻猊拼命挣扎,轩辕辙一把甩出,将其重重的甩到了墙壁上。

    众人立刻从地上跳起,趁着这只凶兽被撞晕落地,还没有恢复过来,就立刻伸脚踹来,不过他们的脚不仅没有踹伤这只凶兽,反而激怒了这只凶兽。

    轩辕辙再次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怒焰狻猊,将其放在了地上,一屁股坐了上去,然后道:“说了这么久,老夫已经口干舌燥,你们带有酒吗?”

    裴英东忙取出了盛酒的皮囊递了过去。轩辕辙接过皮囊,痛饮一口,当即喷出,把皮囊丢在了地上道:“这是什么玩意,能算得上酒吗?”

    关全兴忙捡起了地上的皮囊,裴英东解释道:“这皮囊里盛的是酒啊?前辈没喝过?”

    轩辕辙道:“完全不如白骨酒葫芦里盛的酒够味,可惜这家伙躲到八层里去了!”

    这时从地下在此传来了震动,众人头顶的灰尘纷纷落下,逢晨东就惊讶道:“不会是地震了,还是镇妖塔要倒塌了?”

    轩辕辙立刻站了起来,一脚踏在了怒焰狻猊身上,两位一只脚踏在了地板上,双手调运法力,稳住了身体,也稳住了整座塔,对众人道:“一定是通灵子跟你们盟主在交手。这动静闹得就跟里恩激斗十只凶兽似得!”

    仁剑华道:“通灵子跟我们盟主之战一定精彩无比,我们岂能错过?难道轩辕前辈就不想去观战吗?”

    轩辕辙不屑一顾的道:“他们俩打架有什么好看的,弄不好还会误伤到自己,不看也罢!”

    逢晨东就道:“这就是轩辕前辈为何不及修真道长智慧高的原因了!”

    轩辕辙向他一翻白眼,反问道:“你小子又在胡说八道了,老夫怎么就不如修真道长智慧高了?”

    逢晨东昂首挺胸的道:“我们习武之人光靠师父教,辛苦练只能是一个武痴,没有实战经历,想要提升自己的武学造诣,不仅要多参加实战,还要经常观摩高手之间的过招,而高手之间的过招很难遇到,机会难得,我们盟主就是在不断的实战中才练就了一身能够跟神仙对抗的本领!”

    众人立刻再次响应附和,仁剑华也道:“逢晨东说的很对,我虽然是大理皇亲,可以接触到高深的武学秘笈,在武学上的修为却不及逢督察高,因为我很少与人交手,更见不到高手之间的过招。”

    时苍梧得意的道:“老朽在他们之中是等级最高的,而且没有参加任何一派,但老朽却能在险恶的江湖中屹立与不败之地,就是跟老朽一路的摸爬滚打有很大的关系,轩辕前辈的悟性和根基并不低,但却被通灵子一个小毛孩囚禁在塔内无法脱身,就是因为前辈不思进取,也没有机会观看通灵子与人交手。”

    上官昂总结道:“想要从打败自己的强敌手下挣脱,就必须知道强敌的破绽和弱点,而你的敌人是不会在你面前露出破绽和弱点的,你只有在他跟对手之间的交锋中找到他的弱点和破绽,然后想出克制之法,就能打败强敌,获取自由!”

    “自由?自由!”轩辕辙喃喃自语,若有所悟。

    时苍梧饮了一口酒,润了喉咙,继续道:“只有你足够强大,才能打败你的对手,才能站在所有人的头顶,才能拥有自由。否则就只能被强敌奴役!”

    轩辕辙被说的热血沸腾,久违的逆反心理再次冲上顶门,他愤愤的道:“自由,唯我独尊,这正是我所想要的!”

    “对,自由,为你独尊!”众人随声附和,轩辕辙举起了手臂。

    逢晨东道:“想要自由,想要唯我独尊,就从打破封锁和枷锁开始!”

    轩辕辙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楼梯口的封锁上。

    不过他还是被反弹了回来,时苍梧道:“既然门被锁上了,那我们就把墙凿开,制造出一个一个出口来!”

    轩辕辙明白了,迅速调运了法力,全都凝聚在了右拳之上,狠狠的朝脚下的地板砸去。

    地板被砸裂了一道缝隙,众人纷纷欢呼,各自亮出兵刃,使出全身力道顺着裂隙砸下。所有的力道都往一处使,裂隙不断的变粗,变宽,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地板破碎,露出了一个大洞了。

    逢晨东率先从破洞跳了下去,却传来了一声惨叫,紧跟着就是一声惊呼:“我的娘嘞!”

    仁剑华也紧随其后,剩下的人鱼贯而入,他们下的了镇妖塔第三层,才发现自己都落在了一条白蟒身上。

    众人吓的脸色大变,立刻亮出了兵刃小心戒备,仁剑华却道:“且慢,这就是被通天教主囚禁的白蛇,我们跟它无冤无仇,不能伤害它!”

    裴英东就低声询问道:“可我们踩到了它身上,它会不会攻击我们啊?”

    仁剑华摆手示意同伴退下,她对白蛇道:“前辈,我们从上面跃下,不小心踏到了前辈身上,多有得罪,还望前辈原谅,我们这就离开!”

    逢晨东从地上站起,就看到老白毛也从破洞中跃下,忙伸手接住了他。

    轩辕辙手里拿着怒焰狻猊,对白蛇道:“这是老夫给你带来的食物,等老夫找到了通灵子的破绽,打败了它,就放大家出去,这个破地方,我算是呆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