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 口沫横飞
    人类跟妖魔鬼怪交锋,尚有可能获胜,但跟神仙交手,只有惨败。

    自古人跟神就不是一个层面,主要是能力差距太大,所以人总是想尽各种办法成神,成功者寥寥无几。

    周小燕和刑向天是人类修道者中最优秀的两位,此外还有一位武当派的修真道长,道行也比较高深,但被困在了镇妖塔内。

    他们从镇妖塔的第八层下到了第七层,却发现这里空空如也,而返回上层的路也被封死,就只好向下走,但幽冥老怪迅速丢掉身后的人类,下了楼梯,就将楼梯口再次封闭。

    周小燕想要跟去,却被这道无形的结界挡回,当即质问道:“你个老骗子,居然戏弄本尊!”

    幽冥老怪隔着结界向她讥讽道:“你们只不过是两个小小的修道者,居然敢以本尊自称?只有老夫才能称为本尊,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

    周小燕和她手下的偃师不断朝结界发起攻击,却都被挡了回来。

    刑向天便劝道:“周掌门,不用白费力气了,它布下的结界,我们是无法攻破的!”

    周小燕气的丢掉了手里的宝剑,愤愤的道:“这可怎么办?我们现在被困于此,只能坐以待毙了!”

    刑向天也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我们只能在此耐心等待,但愿时苍梧和仁剑华他们能够顺利找到里恩盟主!”

    幽冥老怪迅速下到了六层,这里是他被囚禁的地方,楼梯口还刻着逍遥派的傀儡标志,说明时苍梧已经下到了五层。

    它将变异穷奇从火焰中释放了出来,穷奇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幽冥老怪很好奇五层内的现状,就飘到了通往下面的楼梯口,朝下面望去。

    只见时苍梧和仁剑华等人全都被困在下面,全身生满白毛的轩辕辙正对着这些江湖侠士唾沫横飞,滔滔不绝的发表自己的长篇大论。

    上官昂索性躺在地上,双手捂住了耳朵。

    仁剑华也听得不耐烦,这个老白毛说的仍是人类向来渺小,跟神仙对抗只有死路一条,里恩这样做就是自寻死路。

    这些丐帮长老泛着白眼,取出酒囊开始饮用。

    逢晨东实在忍不住,就打断了轩辕辙的演讲,道:“前辈很像我们的一个朋友,他也是全身生满白毛!”

    轩辕辙一脸不悦的等着逢晨东,道:“老夫知道了,你说的是不是苍山的那个长毛雪怪扎西达娃?”

    逢晨东惊讶道:“前辈已经知道了?扎西达娃跟前辈很像,就是不如前辈如此智慧,而且口才如此流畅,可这有什么用呢?前辈被困在镇妖塔内,如果不是我们到来,只怕连个肯听你演讲的人都没有!”

    轩辕辙就道:“怎么没有,不是还有里恩和他带进来的三缕幽魂吗?”

    时苍梧冷笑了一声,道:“你这叫糊弄鬼呢!”

    仁剑华听后立刻大喜,道:“那前辈的三位听众呢?”

    轩辕辙就道:“他们被困在下面几层了!”话音刚落,就自知失言,忙补充道:“不对,是被通灵子囚禁起来了,被关押在何处,老朽也不清楚!”

    逢晨东点头道:“原来如此,前辈真是可怜,被困在这里,既不能上去,也下不去,而且一呆就是上千年,连囚犯都不如,囚犯还有放风时间呢?”

    轩辕辙听后脸色大变,愤怒的道:“你小子不要胡说八道,老夫想上去,就上去,想下去,就下去,只不过上面的幽冥老怪老夫不愿见它!”

    逢晨东就追问道:“那下面是什么怪物?不会也不想听前辈演讲吧?”

    轩辕辙当即道:“下面是里恩带来的凤凰古城的主人,他愿意听老夫演讲,老夫还不愿意对他多说,以免他得到老夫的真传。”

    众人暗自窃喜,仁剑华就道:“前辈怕凤凰城主得到前辈的真传,那就说明城主跟前辈不相伯仲,而且很可能会超越前辈。”

    轩辕辙昂头不屑一顾的道:“老夫才不担心他会超过自己,这个凤凰城主野心勃勃,还有大将军的魂魄为他效劳,这俩家伙见到老夫只会巴结老夫,妄图从老夫嘴里知道转运珠的下落。”

    逢晨东就道:“凤凰城主的才能绝不在前辈之下,他的确是想从前辈嘴里套出转运珠的下落,不过他知道又能如何,他被困在这里,也出不去。”

    轩辕辙听后就质问道:“你小子敢说老夫的才能在凤凰城主之下?你是不是活腻了!”

    逢晨东一脸坦然的道:“怎么,前辈不相信吗?前辈就是杀了我,我也认为凤凰城主的才能在前辈之上,除非你们俩当着我们辩论一场,谁胜谁负即刻见分晓!”

    轩辕辙一听就道:“辩论就辩论,难道老夫害怕他这缕残魂不成!”

    众人暗自窃喜,徐小鱼跟望珺屏不由向逢晨东举起了大拇指。

    轩辕辙来到楼梯口,一挥手臂,一缕黑烟就飘了上来,这缕黑烟化了一位大将军模样,逢晨东惊讶道:“你就是凤凰古城的守城大将?”

    大将军点头道:“不错,里恩呢?”

    轩辕辙向下面喊道:“凤凰城的可怜虫,上来吧,有种就跟老夫辩论一场!”

    逢晨东忙朝下面望去,就看到四层里散发着幽暗的光亮,凤凰古城的残魂化一缕黑烟躲在了角落里,就道:“城主,我是里恩盟主的部下逢晨东啊!”

    轩辕辙一把将逢晨东推到身后,继续对下面道:“可怜虫,上来啊!他们都说你比老夫厉害,咱们俩比试一下,看谁更厉害?”

    城主却道:“他们都说错了,是前辈厉害,我只不过是一缕残魂,怎么比前辈厉害呢?”

    逢晨东却坚持道:“你们俩不比较,怎么能分胜负呢?”

    轩辕辙无奈的道:“这家伙被我吓怕了,连上来都不敢!”

    时苍梧道:“错,城主并不是被你吓怕了,而是不屑与跟你辩论,既然他不愿上来,那前辈就下去跟他辩论,我们评委。”

    轩辕辙一挥手臂,驱散了大将军的化身,顺着楼梯大步朝下面走去,逢晨东跟时苍梧忙也跟了下去,然后对城主道:“我们盟主也被困在了下面,不知道是古墓九层还是镇妖塔一层,轩辕前辈说我们盟主跟通灵子对抗是自不量力,但通灵子却拿我们盟主无可奈何。”

    城主冷冷的道:“那就让通灵子跟你们盟主比试一下即知!”

    轩辕辙也冷冷的道:“不用了,两人已经比试了不知多少局,都不分伯仲,通灵子已经找到了转运珠,里恩没有转运珠,就无法跟通灵子对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