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御史护卫
    只要放得下身份,就能完成很难完成的事情。。: 。计谋比勇猛更重要。

    徐节将盟主府搬到了洛阳城北的旧皇宫内,还特意招募了六名武林高手护卫,再加上青城派周小燕带来的这些弟子,盟主府内增加了很多新面孔。

    酒宴上的寒暄与客套,众人都听的太多,但又不能不讲,屠院长跟金国师二人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只好强颜欢笑的陪着来客。没几杯酒下肚,屠院长便以身体不适,起身向众人赔礼,请求先行退下。

    徐节有些不满,金国师忙道:“屠院长这几日身体一直不适,饭食也很少用,昨天又忙碌过度,还望盟主见谅!”

    周小燕也向屠院长望来,道:“这位屠院长先前是朝廷要员吧?”

    屠院长忙点头,道:“不敢,在下不过在朝中做了几年官而已。”

    徐节挥手示意他先退下,御史卫锵看时机已到,就向仁剑华使了眼‘色’,然后起身道:“徐盟主,我们朝廷的官员被你们武林联盟挖来的不少啊,屠院长,宗宝楷,可是朝廷的文武重臣啊!”

    仁剑华也向金国师望去,对方认出了她,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转过了眼,道:“我们江湖中人大都是只知道动手的粗人,一旦组成了联盟,最需要的就是如御史这般具有大智大慧的高人相助。”

    卫锵道:“金国师归为大理国国师,为何也加入了武林联盟呢?”

    金国师便道:“我们江湖中人是不分国界的,而且老夫先前曾任督察使,主要负责西南一块的江湖事务,用人不能太偏,要以能力而论。”

    徐节有些不悦,就举起了酒杯,请卫锵共饮。

    众人也举起酒杯同饮,放下酒杯,仁剑华就对卫锵低声道:“属下身体不适,想要去茅厕方便一下。”

    卫锵当即应许了,然后向徐节道:“我的这个护卫想要出恭,还望盟主派人引路。”

    徐节便朝仁剑华望来,随口道:“金国师,你就引卫御史的护卫去茅房一趟吧!”

    金国师领了命,对仁剑华道:“请随老夫来!”

    二人出了宫殿,卫锵继续向徐节敬酒。

    宫殿外站立了大量的卫士,天空中还有御剑飞行的青城派弟子巡视。

    仁剑华立刻对金国师道:“国师,快带我去见屠院长,盟主出事了!”

    金国师回应道:“跟我来!”二人脚步匆匆,很快就来到了后园,在一座凉亭里见到了屠院长,仁剑华忙道:“院长,国师,里恩盟主的神识被困在了古墓九层,王若愚跟平继宗都无法找到九层的入口,两位掌‘门’和慕容前辈希望院长能够在江湖中寻找一些盗墓高手前去相助,如果能把时苍梧带去最好,他可能进入过古墓九层。”

    屠院长便道:“呸,我跟金国师都未能进入过九层,时苍梧更没进去过了,这都是他自吹自擂的,这个老狐狸前段时间回凌‘波’‘洞’去了,一时半刻找不到他啊?”

    仁剑华立刻皱起了眉头道:“这可怎么办啊,盟主支撑不了多久的?”

    屠院长就道:“你可以去找丐帮帮忙啊,盟主毕竟还是丐帮帮主,另外丐帮的消息灵通,找人也容易。”

    仁剑华道:“可我怕丐帮会群龙无首,就没有向丐帮弟子透‘露’盟主被困的事情。”

    金国师便道:“任元老,你糊涂啊,丐帮的七袋弟子老崔也跟着盟主进入了古墓,盟主被困,怎能瞒得住他呢?”

    仁剑华就追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时间不等人啊?”

    屠院长便道:“我得离开盟主府一趟,不过现在府内守卫森严,现在又有青城派弟子把守,就算我们会高级隐遁也避不开他们。”

    仁剑华道:“我认识这位御史卫锵,要不请他相助?”

    “这个卫锵靠得住吗?”屠院长询问道。

    仁剑华坦然的道:“我也是经丐帮的裴英东和‘玉’世南介绍才认识的卫锵,不过他应该靠得住。”

    金国师道:“不管这个御史是否靠得住,我们只有这个办法了,不然强行离去是不可能的!”

    屠院长和仁剑华同意了,金国师就道:“我们得赶快回去,不然徐节就怀疑了,屠院长你要做好离开的准备!”

    二人匆匆返回了凤舞殿,酒宴散罢,徐节想要挽留卫锵留在宫殿内留宿,卫锵却道:“朝廷有律例,官员不得跟绿林中人‘交’往过密,更不能同宿。本官这就返回驿站就宿。”他的两名护卫忙上前搀扶,徐节率了周小燕跟准备等人相送。

    一出皇宫后,仁剑华就对卫锵道:“御史大人,妾身还想求大人相助,当然能否将我的两位朋友带出盟主府,就是屠院长和金国师。”

    卫锵在轿子内听后就疑问道:“为何,你不是已经见到了这二人了吗?”

    仁剑华道:“实不相瞒,我需要屠院长跟金国师相助,你们都是朝廷官员,你曾经的同僚王若愚他也被困在燕王古墓内,只有屠院长和金国师二人先前去过那里,我们还需要一位盗墓高手相助,才能找到古墓九层的入口。”

    卫锵道:“且慢,你说的太快了,本官都有些糊涂了,等回到驿站内房间内,你再详细的说说,大街上不安全。”

    回到驿站房间内,卫锵落座,仁剑华忙为他奉上了茶水,然后道:“我们里恩盟主率领江湖同道进入雁北的古墓内历练升级,在古墓八层时,他使用元神出窍的绝技进入了九层,但被困在了其中,而我们都找不到进入古墓九层的入口,自然也无法营救我们盟主。”

    卫锵的护卫便疑问道:“这么说你们的里恩盟主知道古墓九层的入口,他被困在了里面?”

    仁剑华解释道:“不,我们盟主也不知道古墓九层的入口,他是用元神出窍将神识从身体中游出,神识进入了古墓九层,被困在了里面,但身体还留在古墓八层,王若愚跟平继宗二人都无能为力。”

    卫锵便道:“本官明白了,王若愚对陵墓的建造最有研究,如果他也无能为力,那还有谁能找到古墓九层的入口呢?”

    仁剑华道:“我们盟主以前的护卫时苍梧,他曾经是盗墓高手,到过古墓八层,不过他已经背叛了我们盟主,投靠了徐节。屠院长跟金国师二人在江湖中威望很高,他们出面一定能召来盗墓高手,另外我也需要将时苍梧带入古墓,让他去救里恩盟主。”

    卫锵道:“这个好办,我设法让屠院长和金国师二人离开盟主府,我们都是大宋官员,我想这个面子,徐节还是要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