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 盗墓高手
    一头狮子领着一群绵羊的战斗会如何?无论如何,都比一只绵羊领着一群狮子的战斗力要强。

    战争的成败兵固然重要,将领更加重要,将领决定着士兵的走向,也决定了战斗的趋势。不过强将弱兵的组合最大的弱点就是将领一旦出事,手下的兵士就会不堪一击。

    里恩的神识被困古墓九层内的结界中,无法脱出,这里没有修真道长帮他,在同伴中只有杨杰是道门中人,不过她的道行尚浅,帮不上忙。

    仁剑华带着平继宗二人赶来支援,想要救出里恩,只有找到古墓九层的入口,进入其中,不可是难度很大。

    王若愚和平继宗二人的组合,给了众人希望,一个对皇陵的设计建造了解,一个对机关暗道的设计熟悉。

    古墓九层的入口还是从八层中进入,但这里已经没有人工留下的痕迹,而慕容天狼推测出就算在这里生活了近五十年的血饮狂刀也未必知道九层入口。

    血纹红就疑问道:“可古墓九层有人进去过,时苍梧如果没有进去过,怎会知道下面有赤宵火魂呢?”

    王若愚也反问道:“那要是时苍梧也是听人所说的呢?更多的可能是陵墓修建者为了保护陵墓内的安全,故意散播谣言,恐吓企图盗墓之辈。”

    游雪亮询问道:“如果古墓九层真的存在,却为何一点痕迹都见不到呢?”

    王若愚解释道:“当初建造陵墓的工匠为了保住性命,必定留下逃生的暗道,而大燕皇族也必定会坑杀这些工匠,然后将墓道掩埋,大燕王朝距今有六百多年历史了,而且这里岩浆涌动,一旦岩浆喷发,必定会将人工留下的墓道堵塞掩埋。”

    平继宗道:“可惜我只精通机关暗道的设计,却不会看风水,更不是盗墓者,无法确定墓道的位置。”

    血纹红就道:“说起盗墓者,时苍梧就是其中的高手,要不我们派人去把他请过来相助?或许就能找到墓道呢?”

    仁剑华立刻道:“时苍梧已经背叛了盟主,现在听命与徐节,他会帮我们营救盟主吗?”

    血纹红就道:“现在也只有时苍梧这个老东西才可能知道古墓九层的入口,另外我们需要多找一些盗墓高手相助,毕竟这是他们的长项。”

    仁剑华仍有顾虑的道:“如果时苍梧不在盟主府,那就不知要去哪里找他了,况且找到了他,如何说服他来营救盟主?”

    游雪亮道:“找到他,如果他不肯相助,那就把他绑来,不过最好的办法是在江湖中广发邀请贴,就说秦皇地宫的大致位置已经找到,但需要盗墓高手来找到具体的入口,先以此招募,或许这些盗墓高手中有比时苍梧更杰出之辈,那就没他什么事了!”

    血纹红补充道:“任元老,此事就交由你去办,你可以去找屠院长,让他在江湖中广发英雄贴,而找时苍梧的事情,你可以跟蒙梅芳堂主一起,然后和章阿红元老配合,她们会有办法的!”

    仁剑华领命告辞离去,平继宗跟王若愚二人便留下搭建从深渊上方通过的石桥,现在他们五人中就只有平继宗和江世元还有坐骑,而且还不会飞行。

    古墓五层中的人尚不知里恩的神识已经被困古墓九层之中,仁剑华路过时,并没有对他们多说,她出了古墓时,见到耶律余睹亲自率了辽军前来查探古墓中的情况,便皱起了眉头,对上官昂道:“你这招不行啊,吓吓胆小的家伙还可以,想要镇住耶律余睹就难了。”

    耶律余睹想要派手下进入古墓中查探,被上官昂和曲端阻拦,双方仍在对恃。

    仁剑华就道:“我刚刚从古墓八层上来,那里不仅有妖兽出没,而且还发生了岩浆喷发,我们的同伴被困在了那里,我这次出来就是回洛阳求救。”

    耶律余睹就追问道:“那你们盟主呢?”

    “我们盟主跟慕容天狼前辈被困在了那里,古墓五层以上还算安全,但六层以下就非常危险了,如果大帅有办法营救我们盟主的话,我们非常欢迎大帅进入古墓。”

    曲端也询问道:“不知里盟主他们还能支撑多久?”

    仁剑华道:“支撑不了多久的,所以我要速去速回!”她向两位大帅告辞,然后骑着天马火速返回洛阳。

    她是清晨来到盟主府的,却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了,就向一群打扫房间的杂役询问道:“盟主府中的人呢?”

    这个杂役摇了头,他们的管事走了出来,打量了仁剑华,道:“这位女侠是从外地回来的吧?盟主府已经搬到了城内旧皇宫中。”

    仁剑华就询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上次离开洛阳时,盟主府还在这里。”

    这个管事不耐烦的道:“昨天才搬走的。”

    仁剑华便告辞离开,径直进入了城内,来到了旧皇宫正门外,就看到一群乞丐在台阶下晒太阳,见到她到来,立刻起身相迎。

    这些乞丐乃洛阳分舵的弟子,忙询问道:“任元老,你是不是刚从雁北回来,我们帮主呢?”

    仁剑华就道:“不错,你们帮主还在古墓中,徐节和时苍梧是否在皇宫内?”

    这个乞丐道:“徐节是武林盟主,自然在皇宫内,不过时苍梧就没有见到。不过自从徐节把盟主府搬到城内老皇宫里,他就增加了六名武功高强的护卫,比先前的岁寒四友更厉害。”

    仁剑华疑问道:“徐节这样做难道是怕有人刺杀他吗?我要进去看看。”

    这时一个老乞丐却远远的打招呼道:“任元老,可否随老朽到附近酒馆一叙!”仁剑华朝这人望来,就看到他身上挂着七个麻袋,皇宫门口台阶下的乞丐见到了这个老乞丐忙也称呼七袋长老。

    仁剑华露出了疑问到的眼神,这个七袋长老就道:“老朽乃丐帮七袋长老裴英东,见到任元老归来,就想向元老打探我们帮主的消息,还望任前辈赏脸相告。”

    这个老乞丐衣服肮脏破烂,全身散发着酸臭之气,仁剑华就想要拒绝,便道:“我还有要事进盟主府找屠院长禀报,多谢裴长老好意,改天吧。你们帮主在古墓内很好。”

    裴英东道:“徐节将盟主府换到了洛阳城内旧皇宫里,这里不好进,也不好出,徐节现在正是多疑的时候,对我们帮主的老部下已经在打击排斥。老朽劝任元老还是不要急着进盟主府。”

    仁剑华听后,立刻警惕了起来,便道:“那好,我就随裴长老一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