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 血饮狂刀
    在人类所能到达之处,都会留下人类的足迹,不过在某些人类从未到达过的地方,也有人活动的痕迹。

    几百年的时间不算长,人类的发展却很快,地下千尺,也被人类涉足。

    通常入地千尺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挖矿的,另外一种是找墓‘穴’的。

    里恩率领了江湖同伴进入了燕王古墓第八层,这里已经能够看到熔动的岩浆,这对当时的人类来讲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早在秦始皇时期,人类已经可以凿开地下的三道泉水,进入地表深处。

    燕王古墓有九层,这是众口相传的,也曾经有奇人异士进入过古墓九层。

    里恩在这里就看到了一尊石像,不过想要在这里长年生活,可能‘性’不大。他从这尊武士石像上感觉到了一股很重的杀气。

    在石像前面还有一处平坦之地,没有猛兽,只有一股很浓的焦灼味,这味道如同岩石被焚烧时所发出的,空气中热‘浪’滚滚。

    慕容天狼就解下了身上的皮衣,只留下了棉布长衫,众人原地坐下开始歇息。

    罔小杰也捉了一只炎火鬃鼠,然后带着剩下的人骑上飞禽坐骑,来跟里恩他们会合,飞过岩柱上的这尊石像时,还特意停下围观。

    众人正在欢喜的谈起今日的收获时,里恩取出了皮囊,拔掉塞子饮酒解乏。

    他闭上了眼睛,靠着温暖的岩壁小憩,脑海中涌出了滚滚岩浆。

    慕容天狼向众人介绍道:“下面的这些岩浆在某些地方如黄龙府的天池那里也有,火山喷发时,喷出的就是这种灼热的岩浆。”

    游雪亮也道:“不错,我们在玄武岛上也见到过火山口,可惜那里已经充满了积水。”

    众人都是初次来到这里,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和新鲜,对古墓的第九层更是充满了期待,不知下面会是什么样的?

    里恩突然听到了岩石剥落了声音,便睁开眼睛,循声望去,只见岩柱上的武士雕像站了起来,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忙‘揉’了眼睛,仔细察看,这尊石像果然是站了起来,忙向同伴道:“你们快看,这尊石像怎么变成了站姿,刚刚明明是坐着的?”

    他这一说,众人立刻朝这尊石像往来,忙握紧了武器,石像果然在动,它表面的石屑和尘埃也在往下落。

    血纹红就质问道:“难道在这里石像也会成‘精’吗?”

    一个浑厚而又清晰的声音从石像嘴里传出:老夫久坐不动,却被你们当成石像了,真是可笑!

    慕容天狼忙握紧了长枪,质问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

    石像抖落了脸上的尘埃,‘露’出了一张削瘦而又刚毅的面容,它的两只眼睛如同黑宝石一般闪耀,也是握紧了手里的厚背大刀,回应道:“你们又是何人,居然来打扰老夫清修!”

    里恩忙解释道:“前辈,我们是中原武林人士,是来古墓历练的,不想打扰了前辈清修,实在抱歉,还望前辈海涵!”

    这人冷声道:“很好,你们来的很好,跟老夫过过招吧,如果你们能胜的了老夫,就可以离开,否则都要丢入岩浆中。”

    众人一看下面的岩浆,立刻打了个冷颤。

    里恩就道:“陪前辈过招可以,在下里恩,是他们的头领,不过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这尊“石像”回答道:“你就是武林盟主里恩,燕王古墓就是你打开的?那就留下吧!老夫的名号你可能没有听说过,不过老夫也是江湖中人,他们都叫我血饮狂刀。”他手里的大刀‘露’出了一抹寒意。

    “血饮狂刀?”里恩立刻向血纹红和慕容天狼望去,这二人在江湖中年龄最长。

    血纹红盯着石柱上这人,咬着牙道:“你就是血饮狂刀,你不是早就被武林正道诛杀了吗?”

    血饮狂刀冷声道:“区区一座雁‘门’关的悬崖,还摔不死老夫,不过老夫躲在古墓八层四十九年,终于等到了报仇雪恨的机会了?”

    “四十九年?”里恩询问道:“前辈躲在这古墓八层四十九年,那前辈今年高寿?”

    血饮狂刀回应道:“老夫来的时候也是四十九岁!你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老夫的名号,可以安心去死了!”

    血纹红就向里恩和同伴介绍道:“这个血饮狂刀在五十年前是为祸江湖的大魔头,算起来跟我还是同‘门’,他曾经出任明教教主,但因为修炼邪‘门’武功而走火入魔,心‘性’大变,不断找人比武,输的人就被他杀死,我们明教只好设置陷阱围攻他,却被他遁逃,我们就请少林寺的玄慈方丈率家伙同道一起追杀他,在雁‘门’关,他被我们‘逼’下悬崖,从此就再无音讯,我们都当他已经死了。”

    上官昂道:“没错,林世长就是凭借围剿血饮狂刀有功,才登上明教教主之位的。”

    血纹红听后立刻辩驳的道:“你们都被他骗了,林世长出卖了血饮狂刀的踪迹,后来更是设计诳我,他才登上了教主之位。”

    血饮狂刀听后,就道:“血纹红,老夫还记得你,林世长呢,那狗贼还活着吗?”

    血纹红昂首道:“当然还活着,不过已经如同一条老狗一般,既然你还活着,那我们俩必须要有一战,你如果够厉害,那就杀了我去明教圣火坛找他报仇!”

    里恩忙低声向血纹红询问道:“你可能敌的过他?”

    血纹红没有回答,但血饮狂刀已经纵身跃起,身体如同一只老鹰般从深渊上方飞过,稳稳落在了众人身前。

    上官昂跟平继宗二人立刻亮出棍‘棒’道:“掌‘门’,让我们来对付即可!”

    血纹红却示意二人让开,然后握紧了手里的錾金枪,慕容天狼忙把手里的晧灵·风炀丢给他用,但血纹红没有接,对身边的人道:“你们都退开,这是我跟他的恩怨!”

    血饮狂刀一点头,手腕一转,手里的厚背开山刀忽的朝血纹红脑袋劈下,速度又快又准,力道还很强劲,地上的浮土都被刀风卷起。

    血纹红忙横枪格挡,就听一声震响,錾金枪被一刀两断,他忙往后退闪,开山刀在他身前一翻,再次朝他追着劈来。

    众人立刻惊呼,只见一道身影闪过,挡在了血纹红身前,替他挡住了这一刀。

    大刀落定,众人忙朝这个身影望去,只见里恩已经站在了血饮狂刀的大刀下,脑袋盯着寒光闪闪的刀刃。

    血饮狂刀又惊又怒,见到自己的达到砍在了这小子的顶‘门’上,却连对方的皮帽子都没有砍破,便道:“小子,急着来送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