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春风一度
    如果不是梦,那就不要来,如果只是一场梦,那就不要醒,有一种幸福会使你愿意在美梦中死去。。

    里恩留在了丐帮杭州分舵内休息,师姐慕容‘玉’潇留在房间里照顾他,便询问道:“你的等级又提升了不少,而且攻击和防御都比先前更强了,但心法跟着提升了吗?”

    这就好比先生查学生业,里恩又困窘了起来,道:“自从我的心法到了65级,每提升一级都很困难,我现在已经80级了,可心法还在70级无法突破,还望师姐指点。”

    ‘玉’潇道:“那是因为你后天修炼不足的原因,你太忙碌,所以也没有时间练功,师姐这里有‘药’可以协助你提升!”

    里恩忙道:“真的吗?”

    ‘玉’潇取出了一只长颈白瓷瓶,打开了塞子,一股‘药’跟酒‘混’在一起的香气飘了出来,里恩去过放在鼻子前仔细闻了道:“是‘药’酒,可我不想喝酒,酒只能麻醉自己!”

    “这不是普通的‘药’酒,你饮下之后就能感觉出它的与众不同了!”

    里恩就捏着瓷瓶,一饮而尽,这股酒顺着咽喉流入腹内,就感觉肚子内有团火焰在燃烧,而迅速向他的四肢百骸蔓延。

    ‘玉’潇看到他的双颊变得绯红,就道:“‘药’效已经出来了,你感觉怎么样?”

    里恩道:“我才喝了这么一点,就感觉有点醉,这酒怎么如此烈啊?”

    “酒可以令人暂时忘记痛苦,但酒醒之后会更加痛苦,有些人就选择在酒醉时跟敌人‘交’手,不过你不是,你不是一个贪杯的人,看你降服这些凶兽也不怎么困难和危险,我想你很快就能将剩余的凶兽抓回来。”

    里恩点头应了,感到两眼有些‘迷’茫,‘玉’潇站了起来,原地转了个圈,道:“妾本不是俗尘‘女’,一遇书生如飞絮。家破人亡自飘零,痴心不改身如‘玉’。”

    醉眼朦胧中的里恩看到师姐一袭白衣,宛若天仙,他本是书生,自然也听得懂师姐诗中之意,当即诗一首,当回礼。

    我本书生赴京城,一入江湖一身空。幸遇师姐若仙子,只叹人卑不敢从。

    他做这首诗的意思也显而易见,‘玉’潇听后便反问道:“你在黄龙府时是怎么对我说的,难道你都是在骗我吗?”

    里恩一时无语,‘玉’潇就继续道:“你在黄龙府时说你已经跟邝姑娘商量好了,她同意你娶我,你却又出尔反尔。如此无情无义之人,怎会出现在我慕容世家,从今以后,你就不再是我慕容世家的‘门’人了!”说罢便要离去。里恩忙拉住了她的手,道:

    “多情不似无情苦,一寸还成千丝缕。师姐对我有情,我却无胆敢接,我身负重任,‘性’命不由自主,更是朝不保夕,怎敢拖累师姐?”

    ‘玉’潇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的亲人着想啊!”

    里恩疑问道:“我的亲人?”

    “是啊,你的爹娘虽然不在了,可你的祖父,你的叔父,还有叔祖父,他们都在期待着你!”

    里恩当即明白,就点头应了,‘玉’潇起身关闭了房‘门’,他自己将镇妖塔从怀里取出,丢在了地上道:“什么破塔,什么破神仙,完全不如做人实在!”

    ‘玉’潇走回来,便脱去了外面的罩衣,里恩也摘下了自己的皮帽子,忽然疑问道:“他们会不会来打扰我们?”

    桌案上烛火跳跃,‘玉’潇将外衣丢在了桌案上,道:“不会的,我已经叮嘱过他们了!”

    杭州分舵的房间虽然简陋,但也受当地风俗影响,木雕‘床’,锦缎被褥,白纱帐。虽然是初‘春’,但天气仍然寒冷,‘床’上的枕头被褥显然是新换的,都绣着龙凤鸳鸯图案,倒有些喜庆。

    里恩看到了师姐脱下了贴身的罗衣,只留下一抹雪白的围‘胸’,但围‘胸’上却用金‘色’的丝线绣着一只浴火磐涅的凤凰。

    ‘玉’潇就解释道:“这龙凤图案不是普通人能够使用的,我也本是皇族,如果不是皇族没落,现在也算是一个公主!”

    里恩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的道:“这些都是虚名,段皇爷曾经温我抓回了剩余的凶兽之后有何打算?”

    “你有何打算?”‘玉’潇帮他脱去了靴子跟外衣,躺倒了‘床’上,拉下了帐幔。

    里恩道:“去寒‘玉’谷隐居,你们在那里隐居太缺乏阳刚之气了,对俩孩子的成长不利。”

    一提到孩子,‘玉’潇就询问道:“那你就不想有自己的孩子吗?”这句话她一直没有敢讲出来,怕揭开了里恩的伤疤。

    里恩叹息一声道:“高丽被水长老父‘女’残害至死,安然因为练功无法生育。”

    ‘玉’潇道:“还有师姐在,你不用担心,英雄的后代也应该成为英雄的!”

    芙蓉帐暖度‘春’宵,郎情妾意两缠绵。明日策马江湖道,不灭妖兽誓不还。

    能够跟师姐一起共度‘春’宵,里恩以前想都不敢想,师姐是流落人间的仙子,自己却是一个书生,就算做了武林盟主跟丐帮帮主,也是俗人,就算有通灵子的保护跟佛指舍利的庇佑,也还是凡人。

    不过段皇爷说过,爱情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只有勇者跟懦夫的区别。

    两人亲人过后,‘玉’潇怀抱着他,将自己的内力缓缓的输入了里恩的体内,只见一团白雾将二人笼罩。

    里恩醒来时,师姐早已经醒来,就在枕边望着他,他吓了一跳。

    ‘玉’潇道:“我知道你又要踏上征程了,把你自己的内功心法提升一下看!”

    里恩忙起身穿衣服,然后下了‘床’,调运元气,集中‘精’神,就赶到一股清流从小腹涌往顶‘门’,心法连着升了4级,到了74。

    ‘玉’潇道:“等你的心法提升到了75级,就可以去楼兰了,那里是一个梦幻中的世界!”

    里恩应了,就将李溪章送自己的宝甲苍蟒衣亲自给师姐穿上,道:“这是李溪章前辈送我的宝甲,我送给你,要保护好自己,等我回来!”

    穿戴完毕的里恩大步走出了房间,王若愚跟慕容天狼迎了上来,道:“盟主,出海的船只已经准备妥当了,不过我们人手不够!”

    吴长风和曲长老也迎了上来,道:“人手不够我们可以请修真修悟两派的高手相助啊!”

    慕容天狼纠正道:“里公子需要的是水火不侵之人,至少要先保护得了自己,才能帮的上里公子的忙!”

    里恩道:“我需要天山派高手相助,至少我自己要抓紧学会高级隐遁,将剩余的凶兽分开,逐个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