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长牙猛鳄
    英雄不是神仙,不能未卜先知,就算能够未卜先知,却也无法改变历史的发展。。: 。

    里恩带着慕容天狼从华山跟师姐和屠院长分别后,便径直来到了苗疆,准备取走寒‘玉’塔,武当派的两位道人也要将修真道长的真身带走,他们这样一做,当地的黑苗族人不干了。

    能够支撑人类在恶劣环境中延续的只有信仰,在某些方面来说,信仰即宗教,里恩他亲手毁掉了黑苗部落的神,不过却带来了寒‘玉’塔,更有修真道长的真身留下,黑苗已经把这两样当自己部族的祭祀对象,里恩只好请宁初散人跟亦清他们留下为当地重建一座寒‘玉’塔补偿。

    而他自己还要赶去降服剩余的五只凶兽,就带着慕容天狼匆匆离开。

    当二人乘着飞龙离开后,苗疆原始森林中冒出了一股黑气。

    宁初散人正指挥这些黑苗族人采掘山石,砍伐树木建造寒‘玉’塔,但掐指一算,惊道:“不好,此处妖气甚重,似有妖魔鬼怪出没!”

    亦清道人忙也命同‘门’弟子停下手里的活,宁初散人更是迅速召唤出了仙鹤坐骑,轻身跃上,往天空中飞去,她刚‘露’出森林时,一股‘阴’风便从森林深处的沼泽中刮来,带落了大片的树叶。

    一股寒意袭来,亦清道人忙拔出了长剑警戒,这里的冬天不冷,甚至有些炎热,但此时却有点寒意。

    天空中的宁初散人也看到了一股黑气在森林上方弥漫,她忙念了决。

    下面的森林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伴随着树枝折断和鸟兽四散的声响,宁初散人立刻驾驭仙鹤往森林中冲来,就见一条长‘吻’鳄如同狂风般袭来,将正在伐木采石的黑苗族人撞翻,张嘴就朝亦清道人咬来。

    亦清道人忙执剑格挡,而俯冲下来的宁初散人也双指一点,一道剑气破指而出,‘射’向了长‘吻’鳄的脑袋。

    不过她的剑气伤不到这条鳄鱼,亦清道人被鳄鱼咬住了双‘腿’,忙挥剑刺向鳄鱼的脑袋,武当派的这些弟子忙也围上来帮忙。

    宁初散人忙拔出长剑,调运内力,但鳄鱼一甩尾巴,就将身边围来的武当派弟子扫翻在地,然后脑袋一甩,顶弯了刺来的长剑,大嘴一张一合,就吞下了亦清道人的半截身体。

    四周的黑苗族人几乎吓傻了,反应过来后,立刻四下逃散。

    宁初散人的长剑也劈在了鳄鱼的脑袋上,却发出铮铮然的声响,仍无法伤及对方。

    亦清道人鲜血直流,忍不住惨叫一声,他的两名弟子忙抓住他的双臂用力抢夺,但只从鳄鱼嘴里抢出上半截身体。

    宁初散人立刻道:“你们快闪开,这不是普通的鳄鱼!”

    鳄鱼吞下了亦清道人的半截身体,继续往前扑来,一嘴便吞下了另外一个武当派弟子,宁初散人不断挥出长剑攻击它,它却毫不理会,忽然四只爪子一起用力,冲天而起,就向骑着仙鹤的宁初散人扑去。

    宁初散人忙驾驭坐骑往天空逃去,鳄鱼撞断了一棵磨盘粗的龙血树,追到了天空中,就看到从东北方又飞来了一条黑龙,它立刻降落身体,在坠落途中压断无数枝杈,看到了石庙中的修真道长,立刻往前扑去。

    石庙旁边的武当派弟子见状,立刻仗剑赶去阻拦,但被这条鳄鱼一爪拍死一个,剩下的弟子也不敢再上前阻拦。

    宁初散人俯身一看,这条鳄鱼就要朝修真道长真身所在的石庙扑去,忙使出了“天马飞瀑”阻止,东北方飞来了一条黑龙上面正是里恩和慕容天狼二人,他们已经到了南诏,却看到苗疆上方冒出的黑气,立刻返回察看。

    宁出道人被鳄鱼从天空中拖向地面,坠落途中被树枝划伤,落到了地面后,这条鳄鱼放弃了攻击修真道长的真身,转而攻击她。

    就在宁初散人即将被鳄鱼一口咬下时,从森林上面拍来一只鎏金的巨手,重重的拍在了鳄鱼身上,将其拍入了泥土中。

    巨手所过之处,树木尽断。

    一条黑龙俯冲下来,对着鳄鱼就开始喷火。

    鳄鱼四肢扭动,尾巴突然甩起,重重的拍向喷火的黑龙,黑龙背上的二人迅速跃下,收回了黑龙,慕容天狼就去察看宁初散人伤势。

    里恩一脚踏在了鳄鱼背上,然后右拳不断的砸向了鳄鱼的脑袋。

    宁初散人喷出了一股黑血,对里恩道:“盟主,快杀了这个妖孽,亦清道人被它咬死了!”

    里恩扭头看到了亦清道人的半截身体,当即勃然大怒,左手一伸,背上的宝剑便脱鞘而出,落到了他手里,脚下的长牙猛鳄仍在剧烈扭动,但里恩手里的伏魔斩妖剑就朝它脑袋劈来。

    “住手!”一个稚嫩却有力的声音从里恩体内飘出,同时一个身着碧绿短衣短‘裤’梳着朝天辫的通灵子从里恩身体内跳了出来,对他呵斥道:“你既然已经知道它就是长牙猛鳄,为何还要斩杀它?”

    里恩愤愤的道:“可它杀死了我的朋友亦清道人!”

    通灵子朗声道:“杀戮不是根除恶源的方法,把这个孽畜‘交’给我,关入镇妖塔内囚禁起来!”

    里恩有些疑‘惑’,便质问道:“如果前辈不杀了这个妖畜,它以后还会逃出来祸害百姓的!”

    但通灵子已经伸出白乎乎的小手,长牙猛鳄的身体迅速缩小,一直小到了三寸长,就如同一条壁虎般,蜷缩在通灵子手中。

    “这些凶兽本来就是上苍为世人安排的劫难,人类不能在安逸中生存,否则就会丧失生存的斗志!”通灵子拿着长牙猛鳄,迅速又化一股清风钻入了里恩怀中揣着的寒‘玉’塔内,只留下了一句:记住,你不能斩杀这些凶兽,只能将它们降服,然后送到镇妖塔内!

    里恩非常想不通,如果不能斩草除根,那这些妖孽岂不是还会再危害人间?

    慕容天狼就来安慰他道:“里公子,这个小娃子也是神仙?他的话靠谱吗?”

    武当派的这些弟子开始收拾同伴和亦清道人的尸体,里恩心里格外抑郁,便挥舞了手里的长剑,骑着飞龙,在天空中盘旋,在他的宝剑下,很快就将一座山头雕刻成了寒‘玉’塔的模样。

    不过这座仿制的寒‘玉’塔却多了一道‘门’,宁初散人命‘门’下弟子将修真道长的真身移到了塔内,然后道:“都怪我们的自‘私’,才导致凶兽的肆虐,修真道长的真身就留在这里,等盟主将剩余的凶兽都降服了,道长也就能够从寒‘玉’塔内出来。”

    里恩道:“也好,修真道长虽然元神被困在了镇妖塔内,但真身仍能镇得住这里的妖魔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