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翻脸很快
    恋人之间的爱恨纠缠最难理清,在经历了生死离别之后,要么分手,要么更加牢固!

    在黄龙府的冰雪覆盖中,到处都是天寒地冻的,但只有一处例外,那就是刘傲天的铁匠铺,这里炉火熊熊燃烧,火红的铁块在炉子内熔炼。,: 。火炉用的燃料是煤,所以房子外有一大堆黑‘色’的煤块。

    里恩刚刚获得重生,心里牵挂着自己的同伴屠院长等人,便恳求这个铁匠帮忙营救自己的同伴。

    拓拔文带着俩‘女’子乘坐了爬犁往雪狼湖赶去,将里恩留在了铁匠铺内休养。

    刘傲天没有理会这个从中原来的男人,只是默默的率领工匠铸造铁链。

    里恩想要帮忙,却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下手,铁匠便道:“你去把煤再往炉子内添加一些!煤堆旁有铁铲!”

    宇文苏端了一壶热水进来,取出手绢为刘傲天擦拭了额头的汗水。

    里恩出了房间,一股寒风迎面袭来,他忙裹紧了身上的熊皮大衣,看到火炉的送风口处有一大堆白雪覆盖的煤块,‘露’出了半截黑‘色’。

    熊熊跃动的火焰将附近的寒冷取走,积雪消融。

    在火炉旁,里恩登时感觉暖和了许多,他看到了一柄铁铲,就开始往炉子内送煤,正忙碌时,就感到身后出现了一人,而且杀意很浓,他忙握紧了停留在火炉内的铁铲,铁铲头渐渐被烧的通红。

    身后这人终于开口了,“或许我根本就不应该留住你们的‘性’命,否则就会后患无穷!”

    这声音是慕容天狼发出的,里恩没有回头,暗中调运内力,回应道:“如果不是我救了你,把你带回冰屋内,你就没机会说这话了!”

    慕容天狼冷静的道:“霍酋长被你杀了,我必须要杀了你,别怪我心狠!”说着手腕转动,一并锋利的短刀就朝里恩的后脖颈划来。

    里恩忙转身还击,手里的铁铲头被烧的通红,撞上了短刀,铁铲上的煤渣就朝慕容天狼砸去。

    慕容天狼忙挥舞了手里的短刀格挡,同时身体不断往后退缩。

    里恩知道对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霍酋长死了,自己跟这俩‘女’子一定得死,屠院长他们也必死无疑,然后整个‘女’真部就是慕容天狼跟完颜阿骨打的。

    通红的铁铲不断朝慕容天狼身上劈去,迸散出的火炭已经引燃了他身上的狐狸皮大衣,慕容天狼有些着急,手腕翻转,短刀重重的撞上了铁铲。

    只听“当”的一声,里恩手里的铁铲一轻,铁铲头已经被对方的短刀砍断,铲头飞了出去,‘插’在了墙壁上。

    对方的势力不弱,武器也很厉害,不过自己还是可以与其抗衡的,于是就丢掉了铁柄,迅速调运内力,一招“亢龙有悔”就朝慕容天狼打出。

    这一掌重重的落在了对方身上,将其撞到了火炉口,炉火立刻引燃了对方大衣的后摆。

    慕容天狼立刻跳了起来,一把撤掉了身上的大衣,不过里恩的一招“万佛朝宗”再次击出,就听宇文苏喝道:“住手,你们别再打了!”

    慕容天狼冷声道:“傲天,带阿苏离开这里,去找颜夕,我不会让这些汉人来侵吞我们的财产的!”

    刘傲天疑‘惑’的望着里恩,但还是执行了慕容天狼的命令,对宇文苏道:“苏苏,我们还是按照义父的指示,赶快去找符姑娘吧!”

    宇文苏却质问道:“慕容叔叔,你既然要杀这些人,却为何还要救他们回来?”

    慕容天狼回应道:“你们不会明白的,快离开这里!”

    里恩也质问道:“我师姐跟邝姑娘呢?”

    慕容天狼冷声道:“我这就送你们团聚!”说着手里的短刀不断劈出,化无数幻影朝里恩劈来,里恩也不再躲避,迅速调运内力,看到对方身影压来,一招“如来神掌”重重的击出,把慕容天狼拍到了石墙上,登时引发了一阵落雪。

    里恩一个箭步冲到了他身前,一把揪起了慕容天狼的衣服,质问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我师姐跟邝姑娘呢?”

    慕容天狼手臂一挥,手里的短刀就刺向里恩,但被他夹手夺过,反而朝自己脖颈抹来。

    宇文苏立刻高呼道:“住手!你不能杀害慕容叔叔!”

    刘傲天也拿起了一把铁匠锤出来,准备营救就他的义父。

    里恩松开了慕容天狼,站了起来,冷声道:“我救了你一命,你也救了我一命,我们扯平了,但这次你要杀我,你欠我一条命!”说罢便丢下了短刀,拔出了腰里别着的打狗‘棒’,就大步离开铁匠铺。

    离开了杀机四伏的铁匠铺,也离开了温暖的房间。

    里恩漫无目的的行走在黑夜降临的山野中,他不知道拓拔文带着自己的俩同伴去了哪里,雪狼湖在哪里,他不知道。

    远处传来了野兽的怒吼声,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条山脊上,前面传来了一阵冷笑声。他忙握紧了打狗‘棒’呵斥道:“是谁,别躲了,快出来!”

    对方立刻现身,但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这群家伙身材魁伟高大,身着厚重的盔甲,手执利刃,为首的一个头目生着四方大脸,留着杂‘乱’粗糙的胡子,粗声道:“你是汉人?尽然来了,就不要想活着回去了!”

    里恩握紧了打狗‘棒’质问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如此痛恨我们汉人?”

    “重甲莽盖!”这些莽盖立刻将他团团包围,在这个头目的指挥下,同时朝里恩发起了攻击。

    里恩的怒火正无处发泄,看到这些莽盖袭来,立刻挥舞了手里的打狗‘棒’,疯狂的反击。

    莽盖头目命手下喽啰燃起了篝火,吸引了更多的同伴赶来。

    里恩担心自己的同伴安危,无心恋战,于是纵身跃起,一个箭步抢到了这个头目身前,伸手就将其擒获,然后大声嚷道:“快让你的这些手下让开,否则我就先把你宰了!”

    这个头目冷声道:“你劫持了我也没有用的!”

    里恩大怒,手掌发力,重重的砸在了这个头目的肩头,就听到了骨头折断的声音,这个头目惨叫了一声,剩余的这些莽盖立刻停止了进攻。

    这时从远处飞来了几只大鸟,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男子站在大鸟的背上,降落在了这些莽盖身前,向里恩望来,便恫吓道:“果然是你,没想到你还活着,准备受死吧!”

    里恩也回应道:“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这个面具人立刻念起了咒语,这些莽盖四下逃散。

    里恩抓起了莽盖头目就朝这人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