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生的希望
    在冷酷无情的选择之后,要如何面对被自己所重伤的人呢?

    黄龙府的冰湖埋葬者无数大燕国的后人,这些皇室的后裔造反失败,被放逐到了最寒冷偏远的地方,他们却怎么都没有料到,这里会成为女真部的发源地,一个强大的少数民族部落建立的帝国从这里开始。

    这里虽然寒冷,但还是有人居住的,冰湖上的冰屋就是证明。

    这座冰雕成的房屋是渔人在湖面上捕鱼时,为的临时居所。

    里面的空间不大,却很暖和,放下了草帘后,外面的寒风吹不进来,里面的气温高于外面。

    不过这里面不能生火,里恩只好用自己的内力通过双掌来融化两位女子身上的冰甲。

    天黑了,外面寒风呼啸,里面的冰渐渐融化,里恩的身体伴随这双掌输出的内力正在渐渐虚弱,玉潇跟邝安然很快就露出了面部,可以正常呼吸了,不过她们的口唇因为寒冷和缺氧而变得紫绀。

    冰屋外面也传来了冰块碎落的声音,这声音很微弱,里恩并未在意。

    当这俩女子身上的冰甲融化,露出了衣服后,里恩脸色变得苍白,双手也变得发白,而且萎缩,他只好靠在了冰墙上歇息。

    俩女子忙活动麻木僵硬的手脚,这时草帘晃动,一人往屋内爬来。

    里恩想要抓去打狗棒护卫,但双手已经不听使唤,打狗棒落在了脚边。

    邝安然没有了武器,只好面对着爬进来的这个人警戒,玉潇背靠着墙壁,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爬进来的这人抬起了头,在黑暗中,邝安然看清楚了这人的双眼,正是慕容天狼,更加惊讶了,他不是已经落入湖内冻死了吗?

    邝安然看到了里恩腰里别着的短刀,忙取了过来,这正是慕容天狼的兵刃,现在向原主的脖颈割去。

    慕容天狼的口唇苍白,舌头僵硬,眼中露出了绝望。

    里恩看到了这绝望的眼神,立刻道:“且慢,安然,不要杀他,留住他的性命!”

    邝安然立刻喷出一口热气,反问道:“为何?就是他将我们带入这冰湖之中的!不杀他,我们迟早会被他害死!”

    镶嵌着宝石的短刀在黑暗中闪耀着宝石的光芒跟雪亮的刀刃。

    里恩忙道:“留住他的性命,我们还要通过他找到屠院长等人!”

    邝安然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短刀,也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一阵寒风穿过草帘子刮了进来,玉潇冷的打了个哆嗦,里恩不冷,但感到生命正在迅速的流逝。他奋力的朝师姐那里移动,但却没有效果。

    邝安然将冻成冰条的慕容天狼拖进了屋内,用他的身体压住了草帘子,这样风就吹不进来了。

    慕容天狼向她投来了感激的目光,邝安然转身来到了里恩身边,将他扶起,移动到了玉潇身边。

    里恩跟这俩女子紧紧挨着,用最后的体温来对抗这寒冷而又漫长的黑夜。

    慕容天狼也在暗中调运内力,以自己深厚的内力来对抗着杀人的寒冷。

    玉潇在里恩的温暖下,渐渐苏醒过来,释放出了自己的玉兔宠物,这只站立的兔子不断使出高级强身技能为屋子里的人增加体力。

    只要能挨过黑夜,到了白天就好多了,可能会有渔人到来,发现他们后,就会救他们。

    不过里恩感到万分虚弱,当他呼出体内最后一口气时,他的右手发出了一道微弱的亮光,这光芒顺着他的手臂渐渐往全身游走。

    门口的慕容天狼也被这道微弱的亮光吸引,不由惊讶了。

    当天亮时,里恩早已经没有了呼吸,不过他的全身已经变成了金黄色,如同涂了金漆一般,就连眉毛和头发都变成了金黄色。

    玉潇跟邝安然二人登时惊讶了,但慕容天狼却恢复了过来,已经能够站起,但四肢还是很僵硬。

    看到强敌再次站起,邝安然忙握紧了手里的短刀,而玉潇已经忍不住抱着里恩啼哭起来。

    慕容天狼费力的撩开了草帘,一股寒风吹了进来。

    外面已经亮了,天空仍然没有太阳,风也很大,不过已经不再落雪了。

    慕容天狼看了一眼外面冰面上的雪狼,又迅速放下了草帘,做出了警戒,并且伸手向邝安然讨要自己的短刀。

    邝安然忙有缩回了身体,就看到对方焦急的目光。

    一只野狼用前爪掀开了草帘,往屋内探望。

    慕容天狼没有动,邝安然张大了嘴,握紧了短刀。

    这头野狼看到屋里的人对自己的探视并没有反应后,就大胆钻了进来,张嘴就朝邝安然扑去。

    慕容天狼手臂迅速挥落,重重的落在了这头野狼的脊背上,就听到了骨头折断的声音。

    邝安然也划出了手里的短刀,割破了野狼的脖子,一股热血喷溅而出,沾了她一脸,不过狼血是热的,流到了嘴里,咸咸的。

    玉潇登时也惊讶了,慕容天狼却一把抢过了这条野狼,将嘴对准了野狼的伤口就开始饮起狼血来。

    邝安然明白了,狼血可以迅速补充体力,驱走寒意。她忙又在野狼的背上划破一道伤口,也大口饮起狼血。

    面对这俩生饮狼血的人,玉潇更加惊恐,紧紧抱住了已经没有体温的里恩。

    慕容天狼饮饱了狼血,松开了手,活动了一下舌头,道:“狼血可以救命!”说着便用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

    邝安然也饮饱了狼血,把野狼的尸送到了玉潇身前道:“你也饮些,狼血真的可以救命!”

    玉潇却拒绝了,淡淡的道:“里恩他死了!”

    邝安然有些不敢相信,一下子哭了起来,慕容天狼却早有所料,静静的道:“里恩是个英雄!可惜我们相识太晚了!”

    慕容天狼夺过了邝安然手里的短刀,迅速剥掉了狼皮,盖在了里恩身上,道:“既然他已经死了,你们还得活下去,我现在就带你们离开这里,回到颜夕那里!”

    玉潇立刻道:“屠院长他们呢?里恩说你知道屠院长他们的下落!”

    慕容天狼回应道:“不错,我的确知道屠院长他们的下落,但你们却救不了他们,他们被霍酋长设计困在了雪狼湖内的冰城里,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他们现在已经成了冰雕!”

    邝安然出了冰屋,召唤出了自己的牦牛坐骑,玉潇抱着里恩跟了出来,俩女人将他放在了牦牛背上,跟在了慕容天狼身后就往岸边返回。

    “看在你我同宗,而邝姑娘又救了老夫的情面上,老夫放了你们,你们恢复后,就马上离开这里!”慕容天狼一边在前带路一边对二人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