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冰湖陷阱
    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来是很单纯的,就是因为某些人的自私自利和无耻,才导致人与人之间互相提防,恩将仇报,阴险歹毒的小人才是始俑者。

    江湖中太单纯的人容易挂,轻易相信人的也容易炮灰。

    里恩进入黄龙府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慕容天狼,经过交手后,被其带往石屋内休息,里恩以为这个妇人是慕容天狼的妻子,也未在意。

    因为连续几日的赶路,里恩感到浑身酸痛,慕容天狼便道:“多饮些酒吧,当你酒醒之后,就会忘记所有的痛苦了!”

    邝安然就将这酒放在鼻子前闻了,只觉一股辛辣冲鼻,浅尝一口,可以断定酒里浸泡了人参,鹿茸等大量药材,这位妇人端了热饭菜上来,道:“这些药酒是我自个酿的,叫忘忧水,不管你有多么痛苦,饮过此酒,睡上一觉,就会如获新生。”

    里恩便道:“如获新生倒不需要,我就想美美的睡上一觉!”

    阿碧便提醒他明日还要赶路,不要多饮。

    里恩也不敢多饮,只饮了两碗,就感到腹内如似火烧,忙夹了饭菜压酒。

    饭食很一般,黑面汤外加腊肉酸菜,不过很解馋开胃,酒足饭饱后,里恩有些微醺,玉潇忙向主人道谢。

    慕容天狼就对这位妇人道:“颜夕,你为这些客人安排房间住下吧,我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

    里恩忙拉住他道:“你不是还要引我去见霍酋长吗?怎么就走了?”

    慕容天狼道:“你们且在这里休息,明日五更,老夫便来叫醒你们!”

    邝安然跟阿碧扶了里恩到房间内休息,玉潇就向颜夕打听黄龙府的情况来。

    这位妇人围着火塘坐了下来,倒了两碗参茶,对玉潇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来这黄龙府找霍酋长?这里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

    玉潇饮下一口参茶,道:“我们的使命在身,无法逃脱,武林联盟的三个叛逆都已经除掉了两个,就剩霍酋长了,里恩是武林盟主,不得不对付霍酋长!”

    里恩很快就在房间内昏昏睡去,一夜无梦,五更时分,阿碧就来叫门。

    颜夕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一锅肉汤早饭,里恩再次向慕容天狼询问道:“前辈真的知道霍酋长跟我朋友的下落?”

    慕容天狼道:“不错,他们就在雪狼湖,不过那里天寒地冻,你们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你还打算去吗?”

    “去,当然要去,就算是为了我的朋友也要去!”里恩喝下一大口肉汤,坚决的道。

    离开颜夕的房子时,天还没有亮,他们没了马车,邝安然便召唤出了自己的牦牛坐骑,要请里恩共骑,被他拒绝了。

    慕容天狼却准备了一架雪橇,由三只驯鹿牵引,还有几只猎犬在前面带路。

    众人挤在了雪橇上,慕容天狼一扬鞭子,驯鹿拉着雪橇急速往前奔去。寒风凛冽,野狼的嚎叫声凄厉不绝。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大亮,但没有太阳,还飘着雪花,里恩这才发现雪橇在一座结冰的湖泊上疾驶,他们身后已经跟了一群野狼,阿碧有些惊慌,慕容天狼道:“不必担心,它们不敢追上来的。”

    在湖泊中心,慕容天狼喝住了驯鹿,停下了雪橇,然后走了下来。

    阿碧忙扭头向后面望去,只见这些野狼也停了下来,望着他们。里恩询问道:“已经到了吗?怎么停下来了?”

    慕容天狼丢下了鞭子,活动了手脚道:“已经到了,你们可以下来了!”

    里恩便握紧了打狗棒,暗中调运了内力,小心戒备。

    慕容天狼走到了一些雪堆前,浮去了上面的积雪,露出了一块块石碑。

    里恩这些看了,这些墓碑上的文字却是鲜卑语,看不懂,玉潇和阿碧看到后,脸色登时变了。慕容天狼转身询问道:“慕容小姐可知石碑上刻的什么字吗?”

    玉潇便道:“我虽然也是鲜卑后人,但根本就没学过鲜卑文字,我爹爹也很少教我,不过我认得这是我们慕容家的姓氏!”

    里恩也明白了什么,就道:“慕容公子在生前也希望我能够将慕容世家发扬光大,但时代轮换,朝代更替是不可逆转的,大燕国虽然辉煌无比,但就如大唐一样,一旦没落后便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了,希望前辈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先人身上,我们还有自己的路要走!”

    慕容天狼冷声道:“那是你们这些俗人,我们慕容家族曾经是大燕国皇帝,虽然没落了,也是皇族后裔,你是无法体会到先辈对我们的期望的!”

    玉潇就反问道:“那前辈想要怎样,你就算杀了我们,为你的列祖列宗报了仇,大燕国也不会再建!”

    “妇人之见,你们这些妇人后生怎知鸿鹄的高大志向?”慕容天狼讥讽道。

    里恩也意识到了危险,便准备用自己犀利的口才来说服对方。

    “想要一飞冲天,升到九霄之上,没有家族的遗传跟从小的教育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这些只是基础,更需要你有足够宽广的翅膀和足够的耐力,否则一切都是空谈!”里恩自信的道:“我曾经身居武林联盟盟主还兼任丐帮帮主,不过我现在已经从盟主的位子上下来了,接替我的人比我的武功和才能差的远了,那又怎样?我已经不适合继续出任武林盟主了!”

    慕容天狼道:“那是你,不是老夫,家族的耻辱不能不雪,正好你们自己送上门了,老夫可以一网打尽,但老夫可以将你们葬在一起!”说着便亮出了一把镶嵌着宝石的利刃。

    这把利刃珠光宝气,虽然奢华,但不一定锋利,里恩亮出了打狗棒道:“既然前辈执意而为,那晚生也只好奉陪了!但我不用打狗棒对付前辈!”说着将打狗棒丢给了师姐。

    慕容天狼冷声道:“小子,你是瞧不起老夫了?”

    里恩一拱手道:“不敢,晚辈自信在这个世上已经无人在能伤我!”然后示意师姐带俩姑娘先让开。

    慕容天狼冷笑一声,脚下发力,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裂纹,邝安然惊呼了一声。

    玉潇马上将这俩女子拉到了雪橇上,准备逃离,阿碧就疑问道:“里公子他?”

    “不用管他,他死不了的!”玉潇一抽鞭子,立刻驱使驯鹿往岸边奔去。

    慕容天狼脚下继续发力,朗声道:“今日我便要你们葬身冰湖,为我的先辈报仇雪恨!”

    里恩也冷笑一声道:“只怕要前辈失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