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需求后援
    读书人往往都会优柔寡断,出身佛‘门’之人都会心慈手软,对待敌人会迟疑,会起恻隐之心。。: 。

    里恩就是这样的人,他也没少吃这样的亏。

    对于这些偃师,里恩一直在犹豫,究竟是将他们赶尽杀绝,还是网开一面,放他们回青城山继续修道,但现在考虑这些还有些过早。

    入夜后,双方仍不敢放松警惕,‘蒙’梅芳就建议里恩派人去偷袭偃师神社,里恩拒绝了,道:“先处置这俩大偃师吧!”

    按照老习惯,先将俩俘虏放一块审问,就是追问巫师古力赤跟李若水的踪迹。

    元秣向成买峡望了一眼,当即道:“我不知道,我三弟带着盐坑的同‘门’回来时,我就没见到什么巫师跟老太婆!”

    仁剑华便道:“你既然不知道就闭嘴,知道的说!”

    成买峡道:“他二人一到‘玉’溪后,就失踪了,我带着自己的同‘门’也索‘性’不去找他们,直接回到了这里!”

    仁剑华当然不信,道:“看来不对你们用刑,你们是不会说实话了!”

    成买峡一昂道:“我说的就是实话,如果你们不相信,那就尽管用刑吧!”

    闫养蛇便取出一条金环蛇在元秣眼前晃悠,仇永三道:“你应该认得这种蛇吧,被咬伤一口结果会怎样?”

    元秣脸‘色’大变,道:“你可知我们青城派的弟子有多少?多到你们无法想象,你如果胆敢杀了我们,就等着被人寻仇吧!”

    仇永三道:“我当然知道你们青城派的弟子有多少,光看你们偃师的数量就知道了,可如果我将你们的罪行公之于众,就不信你的同‘门’还会为你们报仇?”

    成买峡道:“你不用恐吓我们,我只对你们盟主奉劝一句,如果你们胆敢伤我们分毫,那就等着全军覆没吧!”

    仇永三就去向里恩请示,里恩道:“先把这二人分开关押,要严加看守,我去会会这个偃师老大!”

    ‘蒙’梅芳为他隐了身,然后便使出了元神出窍的绝技,神识离开躯体,往偃师神社游去。

    里恩修习的这种道法虽然是经修真道长传授,但已经过了修真道长,一是不用人护法,二是不用附着在其他生物身上。

    偃师神社的寨‘门’紧闭,四周都是陡崖峭壁,普通人乘着普通坐骑是根本无法穿过,就算这些偃师喽啰也无法通过,在这些悬崖峭壁上还盘踞这无数的石人傀儡,如果不是一个傀儡动了一下,根本就察觉不出。

    所有的一切都挡不住里恩的神识,不过他的神识进入了偃师神社内,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强烈而又神秘的力道,如同一个结界,把他的神识挡在了外面,里面是一片漆黑。

    看来利用元神出窍进入偃师神社内部打探消息的计划失败了,里恩的神识只好返回了本体。

    再说董静带着望珺屏二人暗中顺着山道南去,很快就跟两位督察使会合。

    逢晨东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见到二人到来,就质问道:“盟主怎么还没有起攻击?”

    董静就道:“盟主已经起攻击了啊,只是这些偃师不好对付,他们有三个头目,我们已经擒获了其中两个,还有一个大头目正跟我们对恃呢!”

    衣三昔询问道:“那盟主有何指示?”

    望珺屏道:“盟主让你们马上去跟他会合!这些偃师扛不了多久了,你们一路走来,有古力赤跟李若水的踪迹吗?”

    衣三昔摇了头,罔小杰看到了她,便道:“珺屏,你该归队了吧?”

    望珺屏也反问道:“小杰你找到你的堂兄了吗?”

    罔小杰摇了头,道:“南诏的那些家伙没说实话!”

    两位督察使便下令侠‘女’战队收拾行囊,准备跟大部队会合。

    董静看到这些侠‘女’准备的干粮跟衣服都很充足,便疑问道:“怎么你们的衣服和干粮会这么多呢?”

    罔小杰就道:“我们用草‘药’和盐巴跟当地人换的啊!我在这里虽然没有找到我的堂兄,却认识了一群黎族跟布依族的同伴。”

    望珺屏道:“等我们收拾了这里的偃师,我就带你们去找我的朋友!”

    当他们赶到对歌山时,已经是第二日正午,里恩率了破狼战队和仁剑华等人正在进攻偃师神社,但战果不佳,偃师大头目紧闭寨‘门’,里恩跟仁剑华纵然有绝世坐骑,也无法攻入。

    两群人相会后,衣三昔就道:“要么我们继续围困,就不信他们能够不吃不喝不出来!”

    逢晨东却道:“最好的办法还是用火‘药’,把他们都炸死在里面!”

    不过眼下也只能暂时围困偃师神社,路过的商队有不少,所以里恩他们的补给不成问题,但衣三昔想要脱这些商队给他们‘弄’大量的火‘药’,就困难了。

    他们遇到的这只商队老板名叫范增,主要是贩卖茶叶跟木材,仁剑华就道:“我乃大理国主的皇亲,这里有封信请你们送往大理皇宫,‘交’给陛下,陛下一定会有重谢的!”

    范增留着干脆利落的山羊胡,非常‘精’明,道:“这封不会是求救信吧?”

    仁剑华道:“就算是又如何?”

    范增便道:“如果真的是求救信,万一陛下让我为你们运送炸‘药’,这可是拿命赚钱,这钱可不好赚!”

    仁剑华柳眉一树,质问道:“富贵险中求,这差事你应是不应?”

    逢晨东也威胁道:“如果范老板不应这个差事,那你以后就不要再做大理的买卖了!”

    范增只好应了,收下书信。他带着商队出了‘玉’溪,穿过石林,就遇到了另外一群江湖侠士,为的是一个‘女’子,将他们拦下询问道:“带我们去南诏,这些银子就给你,否则我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范增大惊,忙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能不能派一个人为你们引路,分文不取!”

    这个‘女’子就道:“无‘奸’不商,无商不‘奸’,万一你诈我们呢?”

    旁边一个年纪大点的‘妇’人便道:“邝姑娘,他说的也是,我们现在是有求于人,对方肯派人为我们引路,已经足够友善了!”

    这个‘女’子便是邝安然,便点头应了,范增忙叫来一个伙计,道:“麻六子,你为这些好汉引路,一到南诏后,就立刻返回石林,在这里等我回来!”

    这个马六子瘦下‘精’悍,就应了,两群人道别后,便各奔东西。

    正在山林的山道上行走着,迎面出现了一群官差,还有一个洋人,邝安然忍不住盯着这个洋人打量。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