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釜底抽薪
    业‘精’于专,如果把所有‘精’力都用来修习一‘门’技艺时,必定会‘精’熟。.: 。

    御剑飞行是修道者的特长,但想要练成却颇费功夫,还要有仙缘,三尺青锋剑,如何才能在天空飞行,而且还要承载一个人的重量不坠落?

    蜀山多仙道,尤其是青城山,峨眉山只是蜀山的一个分支,虽然也是修仙者,但并不擅长此道,峨眉擅长行医疗伤。

    盐坑中有大量的偃师监工跟护卫,这些护卫的模样类似,都身着青白‘色’长衫,戴着青‘色’布帽,脚踏飞剑,跟古墓一层的boss鬼剑一个模样。

    里恩惊讶这些偃师为何能够踏剑飞行?仁剑华解释不了,余燕便道:“修道者如果专‘门’修习兵器,达到一定境界后,就可以御剑飞行。”

    不过这些道法高深的偃师只是远远在站在赤膊的工人身后,倒是古力赤站在了这些肤‘色’黝黑的工人身前,跟仁剑华争执。

    这些工人一个个‘精’瘦却肌‘肉’达,但双眼空‘洞’无神。

    他们争执不过古力赤,再加上李若水这个老太婆的倚老卖老,韩禾苗跟徐小鱼俩丐帮在她面前吃了亏,双方就暂停谈判。

    里恩跟仁剑华加上王若愚和两位督察使立刻商议对策,看来单凭仁剑华这个大理皇族的外戚是无法镇住这些偃师的。

    “看来我们必须要回大理去请一位钦差来处理此事了!”仁剑华声音嘶哑的道。

    里恩就派赵九龙跟‘蒙’梅芳二人陪同仁剑华火赶回大理城求援。

    侠‘女’战队熬了一大锅熊‘肉’,请同伴开始用餐,这些挖盐工人闻到了‘肉’香一个个流着口水,里恩当即对古力赤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对此事‘交’代的,不过现在大家都饿了,在下做东,请诸位先用饭,大家吃饱后再继续商量!”

    古力赤立刻拒绝,但这些工人却伸长了脖子朝这锅炖‘肉’望去,古力赤命这些工人都呆在原地不要动,他迅离开。

    里恩当即命衣三昔暗中跟去察看,只见古力赤跟李若水古汉碰了头,秘密商议什么。

    很快古力赤就拎这两坛酒返回,对里恩道:“多谢这位公子好意,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这两坛酒算是对公子的这顿‘肉’的回礼!”

    头目一允许,这些工人立刻拿出了自己的破碗筷围来索要炖‘肉’。

    里恩打开了酒坛的泥封,放在鼻子前一闻,就闻出这酒是经过古汉调制过的,就将这两坛酒又送给这些工人饮用。

    这时丁‘波’‘浪’送来了一支火‘腿’,请望珺屏食用,道:“这是我们自制的火‘腿’,用了整整三年才制成的。”

    望珺屏谢过了他,就将火‘腿’用小刀切了片,分给同伴食用。

    入夜后,里恩就再次使出元神出窍,往盐坑内游‘荡’,仔细查探了盐坑的情况,制盐贩盐的利润丰厚,所以这项事务一直都由国家掌控,但也有很多唯利是图的‘私’盐贩子铤而走险,白沙盐坑表面上是有忠义寨的郑杨管辖,但这些偃师监工暗中‘私’藏了大量的盐暗中贩售,丛中谋取暴利。

    郑杨明知这些偃师监工暗中‘私’藏盐,却又无可奈何,因为这些监工控制着挖盐工人,常以罢工示威。就连大理朝廷也对此无可奈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些工人吃饱喝足后,脾气就变得暴躁起来,跟这些偃师生了争执,但很快就被后者用鞭子‘抽’打。

    王若愚想要阻止,但被两位督察使劝止。

    洋人克里斯蒂安便举着十字架只叫“阿‘门’”,许武林愤愤的道:“这种事情也只有大理才会出现,如果是放到我们大宋,这些监工早就被下到大牢里了!”

    逢晨东就解释道:“从大理到盐坑要经过石林,因为这段路难走,而且这里的民风彪悍,又是少数民族聚集地,所以很难管理。”

    里恩的神识游到了忠义寨内,听到了王思嘉跟郑杨二人的对话,才得知古力赤跟李若水为何对江湖中人屠杀野熊的反应如此强烈?

    这些野熊可以阻止和限制外人进入,还能防止这些挖盐工人逃走。

    里恩的神识回归本体后,就叫来了衣三昔跟董静余燕等人,道:“你们现在就秘密去将古汉擒获,然后连夜送回苗疆,‘交’给阿忽处置,等明天天一亮,我来对付古力赤,剩下一个李若水就容易对付了!”

    衣三昔当即领命,翻身骑上了坐骑,带着俩同道使出了隐身,暗中离开了营帐,去探寻古汉的踪迹。

    他们在天空中很容易就找到了古力赤,这家伙正跟一群偃师监工围着篝火饮酒吃‘肉’,古汉也躲在了篝火旁。

    余燕使出“三环套月”将古汉标记,这个古汉现在格外警惕,就算入厕也带着一群偃师护卫保护自己。

    衣三昔在夜空中取出了一包‘药’粉,测试了风向,就朝这群人撒去。

    古汉跟保护他的偃师护卫脸上沾到了‘药’粉,立刻搔痒起来,他立刻道:“什么东西,怎么如此痒,我要去沼泽边洗把脸,你们不要放松警戒!”

    这些偃师护卫也急着想要洗脸,只好在古汉身后等待。

    余燕趁机从这些偃师身后经过,出了一声惊呼,立刻引来了这些偃师护卫的注意,这些护卫登时忘记了脸上的搔痒,就吹起了口哨,招呼道:“过来啊,小道姑!”

    偃师护卫纷纷朝余燕走来,夜空中的衣三昔趁机一招“笑里藏刀”击出,就把蹲在沼泽边洗脸的古汉打晕,沼泽中的董静手腕一转,手里的镇岳断魂从古汉身下穿过,用力一挑,就将昏‘迷’的古汉挑到了夜空中,衣三昔伸手接住了他,放在了云雕背上,迅离去。

    董静也转身就走,余燕看到同伴已经得手,便召唤出了五彩神鹤坐骑,翻身骑上,往夜空中飞去,这些偃师踏着飞剑也一路追去,却被对方甩掉,再回头一看自己要保护的古汉已经没了踪影。

    这些偃师护卫登时惊慌了,纷纷跳下沼泽搜寻古汉,反而招来了鳄鱼的袭击。

    衣三昔迅将古汉送回了里恩的营帐内,请他确认,望珺屏跟徐小鱼二人确定了古汉的身份,里恩就道:“望珺屏你随衣督察去苗疆一趟,尽量去回,路上注意安全!”

    二人应了,召唤出各自的坐骑,望珺屏在前探路,衣三昔将古汉横放了云雕背上,就往苗疆赶去。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古力赤收到了这些偃师护卫的禀报后,当即暴跳如雷,命人去请李若水前来商议。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