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白沙盐坑
    江湖中有句话叫:********。。: 。对付恶人千万不能手软,否则就算是留下一个孩子,也会造成冤冤相报。

    例如你杀了一个恶霸,留下了这个恶霸的妻儿,虽然恶霸的妻子不能找你报仇,但她会让她儿子长大后找你报仇。

    所幸这些怒佤族的多时青壮年,只有少量‘妇’孺,都是附近寨子里被掠来的‘女’子。

    王若愚跟许武林负责解救这些‘女’子,然后将他们护送回家。

    乌戈岭的战斗打的很‘激’烈,这些怒佤族的藤甲勇士虽然身强体壮,心狠手辣,但跟破狼战队比起来差远了,只有挨打的份,很快乌戈岭便血流成河,横尸遍野。

    自封为藤甲将军的兀骨突当场被这些侠‘女’群殴致死,藤甲元帅图巴鲁率领残部就往寨子里逃去,但跟王若愚和许武林迎面相遇。

    图巴鲁使的是一对板斧,许武林使的是一对钢鞭,兵器相撞,打铁声不断,两人打得不分伯仲,但许武林却突然怒吼一声,图巴鲁吃了一下,对方的双鞭就砸了过来,当即将他的一对板斧砸脱了手。

    这家伙除了心狠手辣外,也狡猾多变,当即转身就逃,许武林也不追,手一样就丢出了一根钢鞭,正中对方后脑勺,登时令其毙命。

    天空中骑在锦鲤背上的里恩看到后,点头道:“此人堪为我用!”

    乌戈岭一战后,怒佤族就从南诏消失了,扬明率了白苗勇士占领了乌戈岭,打通了前往怒风峡谷以东的道路,领着里恩等人回到了白苗寨落,拜见了老族长白景武。

    这里是凤凰寨旧址,白景武见到扬明率族人归来,不由大喜,当即就要把族长之位传给他,扬明却道:“我不为族长一职,只为你的‘女’儿白兰而战!”

    白景武便道:“也好,我知道无论如何都阻挡不住你跟小‘女’的结合,你以后要率领我们白苗部落强大起来,不再受其他部族的侵扰,我也就放心了!”

    扬明道:“那老族长你可以放心了,现在怒佤族已经被里盟主带同伴消灭了,其他部落也不敢再轻易进犯我们部落,还有我们跟黑苗部落已经和好了!”

    白景武听后更是惊讶,仁剑华及时道:“既然我们帮你除掉了敌人,你就要遵守我大理国主的管辖。”

    扬明点头道:“这是应该的,我们一定服从段皇爷的管治!”

    里恩跟同伴看到了白景武的‘女’儿白兰,果然是一个天资聪慧的美貌‘女’子,就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师姐来,也不知她在寒‘玉’谷怎么样了?

    告辞了扬明后,里恩带着同伴继续往石林赶去,很快就出了南诏,来到了白沙盐坑。他们在此留宿。

    对于这么大一群人的到来,当地的居民也是充满了警戒。

    仁剑华单独找到了里恩道:“盟主,这里隐居着一个难缠的人,希望盟主能够帮我除掉此人!”

    里恩也警觉的询问道:“何人?”

    “李若水,李秋水的妹妹,灵鹫宫主人虚竹夫人的姨娘!”

    里恩皱起了眉头,虽然李秋水早已经死了,但虚竹跟银川公主还在,如果冒然除掉了此人,对虚竹无法‘交’待。

    仁剑华义正言辞的道:“盟主已经帮白苗消灭了怒佤族,这个老婆子就对付不了吗?”

    里恩道:“可这位李若水跟我们无冤无仇,素不相识,我要除掉她也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啊!”

    仁剑华道:“理由还不好找,盟主别忘了我们可是武林联盟,惩恶扬善,行侠仗义是我们的本职和使命!我明天就找这里的居民,为他们除害,到时候李若水自己就会找上‘门’来!”

    虽然里恩觉得不妥,但又找不到理由辩驳,只好任她行事。

    空气里带来了咸湿的气息,野蜂带来了挖盐工人的号子声,还有一些野熊的吼叫声就在附近,听着这些声音跟气味,里恩辗转难眠,索‘性’再次使出元神出窍,到四周查探。他不需要人护法,因为有天灵珠的保护罩。

    最近的声响就是东面野熊的吼叫,他的神识在夜空中游‘荡’,很快就见到了一群熊,不过这是一群受惊的熊,在一处山岩上,两条黑影正在密语。

    其中一个就是叫李若水的老婆子,另外一个是脸上涂着油彩的巫师,名唤古力赤,是古汉的胞弟。

    李若水虽然是应该两鬓苍苍风烛残年的老婆子,但说到了兴头上,就‘激’动的手舞足蹈,一付大义凛然,义愤填膺的模样。

    倒是这个大汉古力赤有些犹豫不决,里恩没有听明白他们对话的意思,但看到古力赤被这个老婆子跟胞弟古汉说服了,他设坛法,把所有的野熊都调动了起来,朝里恩他们宿营的地方奔去。

    里恩并不着急,因为破狼战队跟侠‘女’战队都派有人值夜。

    不过当地的狗比他们率先知道危险袭来,狂吠个不停,把营帐内所有人都朝醒来,仁剑华走出营帐,骑上天马飞到空中一看,不由惊呆了,大群的野熊正朝他们奔来。

    两支战队立刻迎战,这些野熊自然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留下了一地死尸,不过这些野熊似乎不怕死,前面的死了,后面的就跟着冲上来。

    衣三昔一脸欣喜的道:“看来我不缺熊皮跟熊胆了,熊‘肉’也要贱卖了!”

    天亮后,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当地的居民出‘门’查看后,也不由惊呆了。只有一个老婆子一脸怒气,却不好言明,就悻悻的退回了房子里。

    当地的居民都来感‘激’他们杀了这些野熊,除了一个大害时,古力赤率了一大群赤膊的矿工还有一群踏着飞剑的白衣偃师,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

    这些百姓见状,吓的忙返回了自己家里。

    众人正在纳闷时。古力赤怒嚷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杀死了我们这么多的野熊?”

    逢晨东就反问道:“怎么,这些畜生也是你们养的?”

    古力赤呵斥道:“不是,但我们就指望这些野熊来过冬,你们倒好,把它们杀的一只也不留,我们的损失你们赔吗?”

    逢晨东反问道:“什么损失?我们杀光了这些畜生为民除害,倒妨碍你们过冬了?”

    一个皮肤晒的黝黑的挖盐工人就粗声道:“就是,我们这些工人要用一些熊来对付偷盐的老鼠,你们把熊杀光了,老鼠没有了天敌,就猖獗起来,我们的盐可就遭殃了,老鼠吃多了盐就会变成蝙蝠,又来侵扰我们,我们岂不是两头倒霉!”

    “老鼠吃多了盐就会变成蝙蝠?你听谁说的?”逢晨东当然不相信这人的鬼话。

    古力赤嚷道:“别废话了,赔我们的熊吧!”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