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酒醉初醒
    冤有头债有主,水有源,树有根,只能怪种下荆棘,就会收获尖刺,有些人会一件小事而怀恨于心,甚至为此事仇视整个部落。。

    黑白两苗本是同宗,但几十年前不知因为何故而自相残杀,直到现在他们一起经历了生死与共,才和好如初。

    里恩自然是两部落和好的首要人物,他一觉醒来后,感觉好多了,不过罔小杰就将昨夜有人强行灌他酒的事情禀报了,逢晨东就不以为然的道:“也许是苗族兄弟热心,请盟主饮酒,酒撒了出来!”

    罔小杰立刻辩驳道:“不对,盟主到来后,就一直在房间内昏睡,望珺屏跟徐小鱼二人在房间内保护盟主,阿润为盟主针灸后,也离开了房间,一定是有人趁着小鱼跟珺屏酒醉后进入房间内,强行向盟主灌酒的!”

    衣三昔也不以为然的道:“就算是有人强行向盟主灌酒,那又如何?盟主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我们面前吗?”

    里恩道:“我在睡梦中也‘迷’‘迷’糊糊的赶到有人请我喝酒,把剩下的酒拿来!”

    徐小鱼忙道:“盟主你身体不适,还是不要喝酒了,这酒劲头很大!”

    里恩就道:“我不是要吃酒,而是看这酒内有没有异常?”

    望珺屏自信的道:“盟主不用测试了,这酒里没异常,就是后劲大了一些。”

    不过徐小鱼还是将酒坛内的残酒拿来,里恩召唤出了自己的宠物霸王龙,把剩下的酒给它饮用了,众人皆惊讶了,罔小杰就道:“盟主从哪里‘弄’来的这个家伙,太拉风了!”

    霸王龙饮过了酒,立刻变得暴躁起来,就朝罔小杰扑去,吓的她忙握了长枪格挡,里恩呵斥了自己的宠物道:“这酒饮过后,不仅会使人昏睡,而且还会使人变得暴躁!”

    逢晨东将此事说给了阿忽后,对方根本不信,道:“酒本来就是可以使人热血沸腾,火气上头的东西,这酒是我们黑苗老调酒师古汉所调制,不会有问题的,我们都饮用了几十年了!”

    里恩知道没有实事根据就说服不了对方,就道:“那请问首领你们这里还没有刚酿出来,没有经过调制的新酒啊?”

    一个勇士阿松就回应道:“我家地窖里还有一坛,去年刚酿的,一直没有让别人知道,是我打算自己成亲时饮用的。”

    阿忽道:“快拿来,你的亲事包我身上了!”

    里恩用两坛酒做对比,先在两只兔子身上做了实验,饮用了新酒后的兔子倒头就睡,而饮用了经古汉调制过的酒后的兔子便朝另外一只兔子咬去。

    阿忽仍然不相信道:“可我们的族人一直都饮得是调制过的酒啊?”

    衣三昔尝了一口调制过的酒,道:“那一定是酒在调制时加入了一些‘药’材,这些‘药’材会使饮用的人脾气变得暴躁。”

    罔这么多做什么,把那个调酒的古汉叫过来一问便知!”

    阿忽就命阿松阿坎去叫古汉前来,然后为里恩和众人安排的了早饭。

    早饭比较清淡一些,是白米粥跟煮野菜,里恩吃了两碗。

    用过早饭后,罔小杰就询问道:“盟主,我们已经离开苏州四个月了,什么时候回去啊?难道你就不想念慕容小姐跟俩孩子吗?”

    里恩道:“想念,当然想了,我被困在镇妖塔内的三个越里,每天都在想念她们,可是有用吗?我们必须要把这里的事情完成,才能回去,否则就算是回去了也还得再回来!”

    盘铃追问道:“那盟主在这里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呢?”

    里恩刚想要回答,就见阿忽带着俩勇士寻来,一见面就道:“这个调酒师古汉果然有问题,我让阿松跟阿坎二人去找他,昨天他还在寨子里,今天却没了踪影。”

    阿坎也道:“古汉家里有很多的草‘药’,也养着许多小黑狗,都关在竹筒内!”

    盘铃便疑问道:“小黑狗?他养那么多黑狗做什么,难道是辟邪用的?”

    阿忽就解释道:“不是,我们这里所说的小黑狗是指蛐蛐!”

    “蛐蛐善斗,如果将蛐蛐在酒里浸泡后,饮过此酒的人就会变得暴燥易怒。”里恩分析道:“阿忽首领要赶快派人找到这个古汉,另外让所有人都不再饮用调制过的酒了!”

    阿忽当即下令毁掉古汉调制出的所有酒,然后派人四处搜捕古汉。

    里恩道:“现在这里的事情办完了,我们去南诏找白苗的头领,一定要将两个部落的仇怨彻底化解!”

    在临出发前,里恩召集了自己的属下,只有两位督察使跟侠‘女’战队,王若愚跟许武林等人率领了水手先行前往南诏,仁剑华等人率了破狼战队也早已经前往南诏协助扬明重建寨子。

    里恩换上了黑苗族人送他的服饰,带着属下向阿忽和黑苗族人告辞,就骑着坐骑向南诏赶去。

    路不是很好走,不过已经有两批人经过,沼泽里的鳄鱼少了许多,到了南诏,罔小杰立刻道:“这里就是我的家乡了,不过我的亲人早就离世,现在就剩下一个远房堂叔,也不知他是否还在人世?”

    里恩道:“那我们就顺道随你去拜访你这位远房堂叔。”

    南诏也是非常湿热,虽然已经九月了,但这里森林茂密,硕果累累,这些‘女’子沿途摘了许多芒果木瓜等水果食物。

    里恩一边吃着枇杷一边道:“自从我这次离开镇妖塔后,我就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如先前,饭量也减少了许多,看到荤腥就想要呕吐,看来以后要素食了。”

    他们在天黑的时候赶到了一处寨子外,这个寨子名唤玲珑寨,罔小杰高兴的道:“就是这里,我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半年时光,这里还是依旧!”

    她亲自上前叫‘门’,一个‘花’脸勇士见到他们立刻警惕起来,罔小杰用土语询问自己堂叔的下落,这个勇士道:“早就死了,他的俩儿子也搬走了,听说搬到了‘玉’溪,了瑶族人的上‘门’‘女’婿了!”

    罔小杰有些失望,里恩道:“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去‘玉’溪看望他们,也都是顺路。”

    逢晨东就向这个看守借宿,却被其当场拒绝,里恩就道:“也罢,我们这些外来人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好了,否则还要互相提防,我们再往前走一段路,找处平坦的地方‘露’宿一宿。”

    众人顺路继续往前走,天越来越黑,这些侠‘女’便打起了火把,他们见到前面有一处高台,用石块砌成,非常平坦,当中还是一方石台,旁边还有火盆。

    罔小杰道:“就是这里了,我们就在这里将就一宿!”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