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酒醉未醒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从别离后,由浓变得淡,再由淡变浓,最后还会将对方遗忘。

    里恩总算从镇妖塔内活着离开了,不过他感到全身酸麻,‘精’神疲惫,黑苗少‘女’阿润便自告奋勇的为其针灸按摩,以缓解疲惫。

    不过盘铃闻讯赶来,生怕这个‘女’子会对盟主暗中动手脚,就在一旁观看。

    阿坎跟同伴将沐浴过的里恩抬到了竹‘床’,便告辞离去。

    这时徐小鱼就敲‘门’来请里恩前去用宴,阿忽已经准备好了酒宴,就等盟主前去。盘铃看了竹‘床’上沉睡不醒的里恩,便摇了头,道:“盟主太疲倦了,只怕不能出席酒宴。”

    徐小鱼就了难道:“这可怎么办啊?这场酒宴是阿忽首领特意为盟主所设,两位督察使也在陪。”

    盘铃道:“那你留在这里保护盟主,我去向两位督察使亲自解释!”

    徐小鱼应了,留在了房间里。

    阿润本来还打算为里恩按摩松骨,但见这个丐帮‘女’侠留在房间内,就改为针灸艾炙。

    里恩趴在了竹‘床’上,全身暴‘露’,徐小鱼转过头质问道:“你这是做什么,不就是为我们盟主按摩吗,至于把我们盟主全都脱光吗?”

    阿润忙辩解道:“‘女’侠有所不知,我为你们盟主针灸,这针灸的‘穴’位遍布人体各处,所以不能穿着衣服。”

    里恩听到了二人的争执,就‘迷’‘迷’糊糊的道:“小鱼,你不用为我担心,让阿润姑娘为我按摩,我太困了,先睡了!”

    徐小鱼只好罢,阿润取了银针在油灯上炙烤过后,找到了里恩的后背上的大杼‘穴’,这时又有人敲响了房‘门’,徐小鱼便起身开了‘门’,将她迎了进来。

    望珺屏看到了竹‘床’上全身一丝不挂的里恩不由惊讶道:“你们这是要对盟主做什么?”

    徐小鱼把嘴向阿润一努,道:“盟主说他感觉全身酸痛,就让阿润为他按摩,按摩就要脱光衣服。”

    望珺屏便道:“可这样盟主岂不是全都暴‘露’了!”她向阿润望去,看到对方已经用银针用力的往里恩后背上的大抒‘穴’上刺去,忙道:“住手!快住手!”

    阿润手腕用力,银针很快就变的弯曲,但也未能刺入皮肤内,只好收手,向这两人疑问道:“怎么了?”

    望珺屏忙近前夺过了她手里的银针道:“你刚刚用银针刺入的是大抒‘穴’,是致命的要‘穴’,扎不好就会令人全身瘫痪!”

    阿润就辩解道:“但针灸此‘穴’也能缓解腰背酸痛!”

    望珺屏就道:“不准扎这个‘穴’道,我们不能让你拿我们盟主的‘性’命冒险!”

    阿润只好再次改变手法,用艾炙,还特意切了生姜片。

    经过艾灸后,里恩背上的要‘穴’都泛起了红润的,阿润收回了姜片,便告辞离去。

    徐小鱼拉过一条帷幔,盖在了里恩身上,就跟望珺屏二人出了房间。

    逢晨东跟衣三昔二人率领这破狼战队外加赵九龙等人喝多了酒,跌跌撞撞的返回房间休息,仁剑华带着董静和余燕出来,来到里恩的房间外,看到了二人,便疑问道:“原来你们俩在这里,我说怎么没有见到你们出席酒宴!”

    徐小鱼便道:“盟主这次从寒‘玉’塔内出来后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知道累了!”

    仁剑华就道:“也没什么奇怪的,盟主被困在塔内三个多月,刚一出来,自然会感到疲倦!”

    望珺屏就对她低声道:“我觉得盟主现在还不安全,如果有人趁着盟主正虚弱,要行刺盟主,那可就危险了!”

    ‘蒙’梅芳道:“你们多虑了,现在黑白两苗已经和好如初,而且我们在黑苗寨子里,能有什么危险!”

    徐小鱼就道:“不管你们怎么想,我们侠‘女’战队必须要轮流值夜,保护盟主的安全!”

    望珺屏就去将侠‘女’战队剩下的同伴都叫了过来,说明了此事。

    这些‘女’子也并没有饮太多的酒,就应了,先由徐小鱼跟望珺屏把守。其他人先回房间休息,韩禾苗随口道:“你们俩没有吃晚饭,要不要我去为你们那些吃的来?”

    望珺屏摇了头,徐小鱼也道:“不用了,我不饿!”

    送走同伴后,两人进入了房间内。

    一炷香后,房‘门’再次被敲响,徐小鱼起身开‘门’,这次是一个黑苗老者,一身酒气,但挎着一只竹篮,徐小鱼捂住了鼻子,询问道:“你是何人?有何贵干?”

    这个老者脸‘色’黝黑,用土语缓慢的道:“我听首领说两位姑娘还没有用晚饭,就特意为你们送了些酒菜来!”说着便掀开了竹篮上的白布,‘露’出了一些小菜跟一坛酒来。

    望珺屏就询问道:“小鱼,是谁啊?”

    “为我们送酒菜的!”徐小鱼随口应了,便留下了竹篮,将这个老头打发走。

    徐小鱼将饭菜一一取出,放在了地上,整理的筷子跟酒碗,就准备享用,望珺屏却拦住了她道:“且慢,让我来探探这酒菜里是不是有毒?”就取出了一根银针探入了酒菜内。

    银针并没有变黑,望珺屏端起碗,斟满了酒,放在鼻子前嗅了,道:“这酒很香,不过香过了头!”

    徐小鱼不以为然的道:“那说明你不经常饮酒,这酒是陈年佳酿,我们丐帮弟子也擅长制毒用毒跟解毒,怕什么,赶快吃吧,我都饿了!”

    两人便放心饮用,不过当二人酒足饭饱后,就靠着墙壁浑然入睡。

    这时房‘门’再次被敲响,却无人应答,刚刚那个老者探进了身体,低声道:“你们用好了酒菜吗?”见这二人并没有回答,便悄悄留到了竹‘床’边,打量着里恩,不过对方趴在竹‘床’上,看不到正脸。

    这个老者便将里恩翻了过来,然后从袖内拔出一根三棱钢针,就朝里恩头顶的百汇‘穴’刺入,不过三菱针如同刺在了一块铁板上,他不知道是天灵珠的保护罩在起用。

    老者一脸惊讶,只好收回了钢针,顺手取过徐小鱼跟望珺屏二人未喝完的酒,就往里恩嘴里倒去,这时从房间外传来了脚步声跟‘女’子的埋怨声。

    这个老头忙将酒坛轻轻放回原处,打开了窗户,闪身逃出。

    房‘门’打开,罔小杰跟盘铃二人走了进来,看到昏睡的俩同伴便摇醒了二人,责怪道:“你们俩陪盟主一起吃酒了?”

    望珺屏努力清醒了头脑道:“没有啊?我跟小鱼二人一起吃的酒,盟主一直昏睡未醒,怎么吃酒啊?”

    罔小杰就指了帐幔上的酒渍道:“那这里的酒渍从何处撒的?难道盟主梦游着偷酒吃吗?”

    徐小鱼也拿起了酒坛察看,惊呼道:“不好,有人进入过房间,盟主本来是趴着睡的,现在却换成了躺着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