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感觉疲倦
    人生各不同,所以也不必强求。。

    有的人贪图安逸,有的人野心勃勃,而里恩现在只希望能早点离开镇妖塔,回到同伴身边,一个人是寂寞的,也是难熬的。

    镇妖塔一层的这个道士不知是何方神圣,死后心脏内喷出的血液还能将凶兽包裹,幸好他的内力强劲,加上那个古‘玉’的保护,‘逼’走了污血。

    通灵子从地上凭空出现,然后捡起了还在跳跃的心脏,放回了原位,里恩松了一口气,便道:“前辈,我已经将这三只凶兽都制服了,现在可以离开镇妖塔去抓剩余的七只凶兽了吧?”

    城主跟修真道长的神识都屏住了呼吸,等待通灵子的答复,这个小童却道:“走吧,如果你不能完成任务,那我会另派他人去完成的,而你就要一辈子被囚禁在这里了!”

    里恩听后大喜,信心满满的道:“我一定会把剩余的七只凶兽如数抓回来,前辈请放心!”

    通灵子一挥手,镇妖塔的窗户旁出现了一道‘门’,里恩惊讶不已,城主化身的黑影就往‘门’外逃去,却又被挡了回来。

    修真道长也有些诧异,里恩转身就往‘门’外走去,通灵子在后面冷冷的道:“找一只速度更快的坐骑吧!这样你就能在第一时间把抓到的凶兽送回来了!”

    凤凰城主也想要跟出去,却再次碰壁,就对通灵子道:“放我出去,你把我留在塔里做什么,我又不是你的俘虏?”

    通灵子淡淡的道:“这座镇妖塔的二层跟四层都是空地,就由你们二位来补足了,老道士你还留在一层吧,至于城主你有千年的道行,就到四层去吧,什么时候里恩把剩下的凶兽抓回来了,你们再离开这里!”

    里恩走出了镇妖塔,外面的篝火歌舞已经散去了,就剩余燕跟一个黑苗勇士还这里,二人见到他从塔内出来十分惊喜。

    余燕忙上前仔细打量着他,询问道:“盟主,你出来了,道长呢?”

    这个黑苗勇士则围着寒‘玉’塔察看,寻找那道可以进入的‘门’。

    里恩感到双‘腿’无力,便席地而坐,道:“道长的神识被留在了塔内做人质,我把剩下的七只凶兽都抓回来后,道长才能离开。”

    余燕忙取出了火龙果跟菠萝,麻利的削了皮,请他先垫垫肚子,又对这个黑苗勇士道:“阿雨,快把你的鳄鱼‘肉’拿出来,我们盟主一定饿了!”

    这个黑苗勇士阿雨回到了篝火便,就从身上的皮囊内取出了一块油腻腻的鳄鱼‘肉’,里恩看到后就忍不住想吐,忙摆手道:“不必了,我只吃些水果就可以了!其他人呢?”

    余燕就道:“任长老率了两支战队帮主阿忽修建黑苗寨子了,他们不知道盟主何时才能出来,所以就留我跟阿雨把守这里,他们修完了黑苗寨子,还要去修白苗的寨子!”

    里恩吃下了一只火龙果,就看到了一座石龛,上前仔细察看。

    余燕也起身解释道:“道长的神识被困在了寒‘玉’塔内,我们怕道长的本体损坏,就凿出了这座石匣,将道长的本体放了进去,阿忽又往石匣里面放了防腐驱虫的草‘药’,这样就能长时间保存道长的本体了。”

    里恩点头道:“你想的真周到,也不知道我义兄跟徐‘侍’中他们怎么样了?”

    余燕将一只削好的碧萝块递给了他,道:“你不用为他们担心,你应该为慕容姑娘和俩孩子担心,我听盘铃说慕容姑娘的心情一直不好!”

    吃过了一块菠萝后,里恩渐渐恢复了体力,但手脚仍然不灵便,余燕召唤出了自己的神鹤,就要请他骑上,里恩却道:“不用了,我还是骑自己的锦鲤坐骑吧,已经很久都没骑过了,还要请这位勇士带我们返回你们寨子里!”

    里恩迅速召唤出了锦鲤坐骑,余燕扶他骑上,然后又将阿雨也拉到了锦鲤坐骑上,就开始往黑苗寨子飞去。

    他们回到寨子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仁剑华看到他们归来不由大喜。

    阿忽忙也率了族人前来接迎,仁剑华郑重的介绍了里恩,阿忽就道:“多亏了你们这些江湖好汉才使我们黑苗部落免去了一场灾难,也使我们黑白两苗能够重归于好,我这就命人设宴,为盟主接风洗尘!”

    里恩道:“不必麻烦了,我已经吃了东西了,现在不饿,而且有些累了!”

    阿忽就道:“阿润,快带里盟主到房间内休息,阿坎你为盟主烧热水沐浴!”在阿忽的安排下,里恩跟着黑苗少‘女’阿润登上了一座竹楼,进入了房间内,点燃了牛油灯。

    里恩看到房间内竹‘床’,便躺了下来,他感觉更全身的肌‘肉’更加酸疼了。

    阿润看到他脸‘色’不好,就用土语询问到:“官人你身体不舒适吗?”

    里恩听懂了她的话,就回答道:“我自从寒‘玉’塔出来,就感到浑身酸困无力,也可能是用力过度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出去忙吧!”

    阿润道:“我爹爹是寨子里的郎中,我自小就跟爹爹学了按摩和针灸,对肌‘肉’酸困很有效,要不让我为官人拿捏一下吧!”

    里恩道:“也好,不过我实在困乏,就先睡了!”

    阿润就道:“请官人把上衣脱下吧!这样方便按摩身体。”

    里恩不假思索的就脱下了李溪章送他的宝甲,然后趴在了竹‘床’上,就开始昏昏睡去。

    阿润先看了一下这件宝甲,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盘铃来到了房间外,正好见到阿坎跟另外一个勇士抬了一桶热水进来,又看到阿润端了一箩筐的草‘药’进来,其中还有一些小瓶子,就立刻警惕了起来,质问道:“你要对我们盟主做什么?”

    阿润忙道:“你们盟主说他身上酸困,小‘女’子跟着爹爹学过按摩针灸,就为他调理医治,你们盟主同意的!”

    盘铃道:“原来如此,那我也很向看看阿润姑娘的医术,我们瑶族也会毒蛊跟针灸的!”

    阿润将草‘药’放进了木桶内测试了一下水温,就示意可以请盟主入浴了。

    盘铃就去叫里恩,却怎么都叫不醒,一探他的鼻息,呼吸均匀,正疑‘惑’时,阿润道:“你们盟主用力过度,太疲倦了,所以需要好好睡上一觉才能恢复!”

    阿坎跟另外一个勇士将睡着的里恩抬到了木桶内,阿润点起了熏香,盘铃皱起了眉头道:“这是什么香啊?气味怎么如此刺鼻呢?”

    阿润忙道:“这就是我们当地产的普通线香啊,可以安神清心的,还能驱赶蚊虫,我们寨子里的人都在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