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下到楼底
    孟子云:天‘欲’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

    在成就大事之前,必先要遭受磨炼,扛得住的便成就大事,扛不住的就成为成功者的踏脚石。

    镇妖塔五层内的轩辕辙对里恩有些不待见,尤其是自从中了金蚕蛊的阿渠到来后,梼杌躲在了他的身下,里恩伸手就来捉拿,被他伸臂挡住,道:“这家伙已经在塔里了,你为何还要再捉拿它?”

    里恩忙辩解道:“前辈,我要拿它练手,通灵子前辈已经告诉我制服这些凶兽的办法了,等我熟练后,就能离开这里去将剩余的七只凶兽抓回来了!”

    轩辕辙冷冷的道:“做梦去吧!”

    凤凰城主听了就不满的道:“你这白‘毛’怪什么意思?难道要我们都留在塔里陪你一辈子吗?”

    轩辕辙不屑一顾的道:“你们能够留在这塔内是你们的造化,有多少高人想要留在这里还进不来呢!”

    城主也冷笑道:“这地方,居然还有人愿意进来?这些人是不是傻啊?”

    里恩看到梼杌从轩辕辙的身下悄悄探出了头来,就使出了“凌‘波’微步”,脚下发力,拔步向轩辕辙奔去,一招“海底捞月”就将手伸向了梼杌的脖子,但再次被轩辕辙生着白‘毛’的手臂拦下。

    “请前辈不要为难我,否则逃出塔外的凶兽就会祸害更多的百姓!”里恩恳求道。

    轩辕辙手腕一翻,就撤下了里恩脖子上挂着的紫金葫芦,道:“这不是那个烧火童子的葫芦吗?怎么又到了你手里?里面装的什么啊?”说着就拔开了葫芦的塞子。

    里恩想要阻拦,却被对方一把推开,木塞打开,一股酒香再次飘了出来,梼杌也忍不住用力‘抽’动鼻子,吸取空气里的酒香。

    “原来里面装的是好酒,让老夫先尝尝!”

    里恩还想要阻拦,轩辕辙再次翻出一掌,将里恩推到了墙壁上,然后举起葫芦就要饮用。

    城主却冷声道:“喝吧,喝死一个少一个,那个烧火童子就是喝死的!”

    轩辕辙听后道:“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老夫才不会上你的当!”里恩一脸无奈,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老白‘毛’将嘴对着葫芦口,这时轩辕辙却轰然倒地,然后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里恩忙奔上去抢过葫芦,盖回了木塞。再去看这只梼杌,也摇摇摆摆的走不成路,他不由大喜道:“原来葫芦里的酒力道如此强劲,只需闻上几口就会烂醉,这些凶兽就容易对付了!”

    修真道长的神识便向他询问道:“那盟主要如何离开这座镇妖塔啊?”

    里恩将葫芦挂回了脖子上,就愣住了。

    城主提醒道:“通灵子前辈让你做的历练还没有结束呢?你得继续往下面去,经过历练后再向通灵子前辈请求离开!”

    里恩应了,道:“还有一只穷奇没有降服呢?我们这就往下面追去!”

    镇妖塔的四层原本有大量的石人石马,但都被他丢进了‘混’沌肚子里,所以现在变得空‘荡’‘荡’的,他仔细巡视了一遍,没有看到穷奇的踪迹,就继续往下寻去,在三层看到了这条白蟒,正在跟穷奇对恃。

    里恩朗声道:“果然在这里,看招!”一招“如来神掌”就朝穷奇拍去。

    穷奇见到来人,立刻身体一闪,就从楼梯抢下,逃到了下面一层。

    里恩忙收住了掌力,对白蟒点头示意,然后继续往楼下追去。

    二层内也是空的,不过穷奇在楼梯口埋伏着,见到里恩追下来,就发起了突然袭击,一把将其扑到,张了大嘴就朝里恩的脖子咬下。

    里恩忙“虎躯一震”,将身上的穷奇甩开,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拔步就朝穷奇追去,穷奇忙往楼上逃窜,但尾巴已经被里恩抓住,又被拉了下来,当即回头对着里恩喷起毒雾来。

    这毒雾仍伤不到里恩,却模糊了视野。

    里恩一松手,穷奇就蹿上了楼梯,很快便没了影踪。他忙挥舞了衣袖驱散毒雾,就要上楼去追,城主忙道:“且慢,这只畜生并没有逃到楼上,而是使出障眼法往楼下逃去了!”

    修真道长也没有看清,便疑问道:“楼下只有一层,穷奇不会傻的往死胡同里逃吧?”

    城主就道:“这就是凶兽的狡猾之处了,它以为能骗过我们,却躲不过本尊的法眼!”

    里恩就拔步往一层追去,这下他小心了,在楼梯口先悄悄的向下探去,同时丢出了头上的皮帽子,果然穷奇再次扑了上来,一把按住了皮囊就开始撕咬。

    “好个狡猾的畜生!”里恩一脚上前,重重的踢在了穷奇的身体上,将起踢到了墙壁上。

    镇妖塔一层有些昏暗,老道士的心脏仍在地上扑通扑通的跳着,令人‘毛’骨悚然。

    穷奇看到自己的诡计被人识破,立刻又窜起起身体,狂奔到了心脏处,一口就往心脏咬下。

    修真道长惊呼了一声,从心管内喷出一股黑血,将穷奇浇了个满头。

    里恩纵身跃起,一个“灵猴摘桃”就从穷奇嘴下抢过了心脏来。

    穷奇一脸血污,愤愤的瞪着他,里恩举着还在跳动的心脏,对穷奇道:“畜生,不用再逃了,你逃不出这镇妖塔的!”

    心脏却突然再次喷出了一股黑血,将里恩也浇的一脸血污,这黑‘色’的污血迅速蔓延,将穷奇和里恩全都包裹了起来。

    里恩惊讶了,他曾经看到獠牙巨蝠被黑血凝固,难道自己也逃不出这种噩运吗?

    城主忙道:“赶快擦掉脸上的污血啊,你真的想被这滩污血包裹住吗?”

    里恩忙用衣袖擦拭脸上的污血,修真道长却道:“这黑血不是普通黑血,而是具有魔力的秽物,赶快盘膝打坐,集中‘精’神和定力,使出所有定力跟污血对抗!”

    里恩已经感到自己的眼皮很重,但手脚还能活动,忙就地盘膝打坐,调运内力,跟头上的污血对抗。

    一股内力从丹田升起,顺着他的皮肤往顶‘门’游去,在脖子处跟这滩污血相遇,两者展开了较量。

    穷奇也在污血中拼命挣扎,但被污血裹的越来越严紧,最后变成了一只血穷奇。

    血穷奇对着里恩就张开了大嘴,但血液从穷奇嘴里流入,将这只穷奇从内到外完全包裹,然后凝固成了一个固定的姿态。穷奇四肢挣扎,张着大嘴,呆立在原地不能动弹,仿佛一尊雕像。

    里恩继续调运内力,将头顶流下来的慢慢往上赶去,他脖子前的古‘玉’闪出一道亮光,登时将这团污血从里恩身上驱走。

    污血落到了地上,迅速又流回了心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