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七章 六层到七层
    幽冥之事,多不可信。不过这些恐怖而又无法解释的事情并不是只发生在某些人的身上跟脑海里,就算想象,也不是凭空的。

    回到镇妖塔内,里恩见到了轩辕辙,然后在城主跟修真道长两团神识的陪伴下往塔顶而去,只为寻找镇妖塔的守卫通灵子。

    修真道长跟城主都是神识状态,没有实体,所以也不能攻击,看到三股鬼火向里恩扑去,也爱莫能助,但里恩有天灵珠保护,只是闭上了眼睛,却赶到了火焰的灼烧感迎面袭来,他立刻滚动身体,躲避鬼火的袭击。

    幽冥老怪的这三团火球可以突破天灵珠的保护罩烧到自己。

    里恩不由惊讶了,先前所有的火焰就算将自己包裹,自己也不会感受到一丝热意,现在却不同了,他忙顺手摘下头上的皮帽子就开始抽打火焰。

    皮帽子迅速将一团火球抽落在地,剩下的两团火球发出了阴笑声,幽冥老怪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小子居然还有这等法器,在哪里弄到的臭皮囊?”

    火球停止了进攻,里恩手里拿着皮帽子,疑问道:“臭皮囊?是我手里的这顶帽子吗?”

    “看来你小子并不识货,连元谋人羽化成仙后留下的法宝都不知道?可惜了啊!”幽冥老怪阴阳怪气的道。

    里恩仔细看着这顶皮帽子,但在阴暗的鬼火下看的并不清楚。

    这个皮囊是灵鹫宫宫主虚竹托蒙梅芳捎来的,里面是空的,不过开口可以变大,又主动飞到了里恩的头上当帽子,还曾经擒住了一只凶兽。

    里恩就疑问道:“元谋人是什么人?”

    塔内传来了幽冥老怪的大笑声,修真道长也不清楚这个元谋人是何方神圣?倒是城主听说过,就自言自语道:“据说元谋人是汉人的祖先,但没有人和任何记录能够证明元谋人的存在。”

    里恩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僵硬麻木,立刻惊呼道:“奇怪,我的身体怎么变得麻木起来,幽冥老怪是不是你在搞的鬼?”

    三团鬼火围着里恩打转,然后迅速离开。

    修真道长就对里恩附耳道:“盟主不要紧张,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不能被这个幽冥老怪拖住,只要见到了通灵子,你就安全了!”

    城主也将里恩迅速包裹,修真道长在前引路,里恩挪动了僵硬的双腿缓缓的往前走去。

    幽冥老怪朗声道:“你小子被困在镇妖塔内三个多月,身体不变得僵硬麻木算才怪,却埋怨起本尊来,实在无理!”

    里恩就道:“可我在下面都没事,为何来到了你这里却出了事,不是你在怪,又会是谁?”

    幽冥老怪一听就生气了,道:“你小子居然敢犟嘴,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本尊的厉害!”

    三团火球再次袭来,城主忙对里恩附耳道:“快用你的皮帽子对付这些火球!”

    于是里恩挥舞了手里的皮帽子,使出“凌波微步”然后腾挪闪移,迅速将这三团火球抽落在地,火球最后的光亮照出了楼梯的入口,他忙加快脚步逃上了楼梯。

    幽冥老怪在后面愤愤的道:“这次算你小子侥幸,有种就在上面别下来!”

    镇妖塔的第七层内光线昏暗,一具白骨靠在了墙壁下,在白骨的身上还挂着一只大紫金葫芦,立刻吸引了来者。

    白骨并不可怕,里恩挪到了白骨身前,朝死者俯首行礼,然后就捡起了这只紫金色的葫芦,那在手里,不断的摩挲着,城主就对他道:“你也不问这只葫芦来历,就据为己有,难道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里恩一边摩挲这葫芦一边道:“这只葫芦如此惹人喜爱,怎么会引火烧身呢?还有我已经向这些前辈行过礼了,前辈已死,这只葫芦就归我了。”

    葫芦摸起来很光滑,分量也不轻,里恩就疑问道:“这葫芦里不会还装有什么东西吧?”说着就要打开塞子,城主忙道:“且慢,不要随意打开一样东西,否则万一里面是危险的东西,你就危险了!”

    里恩点头应了道:“虽然你说的有些绕口,但我听明白了,在我不能确定这只葫芦里装的是什么之前,就不能冒然打开,万一里面关押这一只妖魔怎么办?”

    修真道长道:“这里已经是镇妖塔的第七层了,还有两层,或许通灵子前辈就在上面一层,我们赶快上去吧!”

    里恩将这只大葫芦挂在了脖子上,找到了楼梯的所在,便往上寻去,这时他却听到后面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里恩,回来,里恩,回来!”

    他忙询问道:“你们谁在呼唤我,有话可以直接说。”

    城主就道:“你出现幻听了吧?我没有呼唤你啊?老道士,是不是你喊他?”

    修真道长的神识道:“贫道没有呼唤里恩的名字啊?贫道也没有听到有人在呼唤里恩的名字啊?难道贫道耳朵也不行了吗?”

    里恩却听的清晰,立刻回头循声望去,不由脸色大变,却是发现这呼声的来源正是墙角的的白骨发出的。

    他忙抱紧了葫芦,两腿也哆嗦起来,道:“前辈,是你在叫我回来吗?”

    白骨的下颌骨一开一合的道:“是啊,这里除了你跟我之外还有谁啊?”

    城主立刻幻化人影来,道:“不是还有老夫吗?”

    白骨却道:“你跟这团神识都没有实体,不算人,你这少年,为何要拿走我的紫金葫芦啊?”

    里恩有些舍不得的道:“晚辈见到前辈的葫芦着实喜爱,想到前辈已经仙去,要这葫芦也用不上了,所以就想留下带着。如果前辈还要,那就还给前辈好了!”

    白骨道:“你是不是觉得这只葫芦是件法宝?那就要令你失望了,这只葫芦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葫芦,是老夫生前盛酒用的,老夫也是因为醉酒,才被囚禁与此,但愿你拿了这只葫芦后,不要再蹈老夫的覆辙,葫芦你拿去吧!”

    里恩听了满怀感激,就多问了一句:“那前辈为何要被囚禁与此啊?”

    白骨回答道:“那都是陈年旧事了,万物都有一死,能够醉死在这镇妖塔内,老夫也算值了,但愿你不要也死在这里!”

    里恩不仅惊讶道:“原来这镇妖塔内不仅封印着十只上古凶兽,还囚禁了如此多的前辈高人,这座镇妖塔究竟何人所造?”

    城主就道:“想要知道答案,就去找镇妖塔的守卫通灵子前辈啊?他既然身为守卫,那一定知道这座塔的主人跟建造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