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借体还魂
    只要力道足够,钻头够硬,就算是钢板也能被钻透。

    在急速旋转外加火花迸射中,修真道长的神识突然力道一松,城主就对着里恩的神识道:“快往火星迸溅的尽头游去,不要畏惧火星,它们伤不了你分毫的!”

    里恩忙应了,小小的一团神识就朝火星迸溅的源头寻去,一路上火星不断,不过落在身上没有丝毫疼痛跟影响。

    凤凰城主冷声道:“老夫数一二三,你立刻从小孔往塔外游去!”

    里恩应了,“一二三!”

    这股力道迅速往后退去,钻头般的力道被拔出,露出了一个小如针尖般的洞,里恩迅速朝洞外飞去。

    洞口如同针孔,但芥子虽小,但也是一世界。

    里恩的神识迅速从窗户上的小洞钻了出去,修真道长的神识便叮嘱道:“记住附在贫道身上!”

    城主道:“他早已经出去了,根本听不到你的叮嘱了!”

    修真道长的神识喃喃自语道:“我们会在这里等你回来,也会保护好你的身体的!”

    里恩的神识刚从镇妖塔内游出,就看到了一片阴涩的天空,修真道长的本体正被余燕和蒙梅芳二人保护,还有一个洋人跟两个年轻人他没见过。

    道长的本体正在盘膝打坐,里恩的神识迅速向本体移动,然后顺着百会穴就往道长的脑袋中钻去。

    不过道长束发的玉髻却发出一道亮光,将里恩的神识震开。

    寒玉塔内修真道长的神识再次道:“糟了,贫道忘了头上的束发玉髻可以阻挡所有的神识入内,只有贫道可以解除封阻!”

    城主化身的黑雾扭动,道:“你这个老杂毛,忘性怎么如此大,是不是在耍我呢?”

    里恩神识脖子下悬挂的皮囊跟白玉也发出了柔和的亮光跟玉髻发出的亮光相对持,这两股力道虽然微弱,却将束发的发髻震的往外移动。

    余燕看到了修真道长的发髻跟束发铁环都在震动,忙近前察看,却看不到里恩的神识,蒙梅芳也疑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道长的身体在剧烈颤抖?”

    发髻突然从道长的头发间飞落,余燕忙道:“可能道长的元神要回归本体了吧!快把道长的发髻拣起来,我为道长整理一下头发!”

    王若愚捡取了修真道长的玉钗,余燕取下了钨铁道长的束发,重新收拢了道长的长发,里恩的神识趁机从道长的顶门钻入了道长的身体内。

    当余燕为道长整理着头发时,道长睁开了眼睛,阻止了余燕,道:“余姑娘不必费事了,我是里恩,借了道长的身体现身!”

    余燕跟蒙梅芳二人听后登时惊讶了,王若愚也道:“道长,你苏醒了?”

    里恩就向余燕疑问道:“这两位壮士是何人?”

    许武林便道:“道长,怎么你这么快就把我们跟忘记了?”

    余燕忙向二人解释道:“现在道长的身体内并不是道长的神识,而是里恩盟主的神识,盟主没有见你们!”

    许武林听后还没有明白过来,王若愚就率先自我介绍道:“里恩盟主,在下王若愚,明为苏州漕运使,实际上是皇帝派下来追查宗宝楷元帅的钦差,这位许武林是我的护卫。”

    余燕跟蒙梅芳二人登时惊讶了,道长一脸疑惑,询问道:“那现在是何年何月啊?”

    王若愚道:“盟主难道连年岁都不记得了吗?现在是徽宗二年八月二十七啊?”

    余燕就道:“盟主已经被困在这座塔内有三个多月了。”

    里恩的神识补充道:“我被困在玄武岛近两个月,然后被困在镇妖塔内三个月,现在已经是九月多了啊?”

    蒙梅芳就道:“你真的是我们的里恩盟主吗?”

    里恩道:“当然了,你是修悟派悟修堂的副堂主蒙梅芳,这位道姑是余燕,我义兄余正华的亲姑姑!”

    余燕听后忙道:“不错,果然是盟主回来了!”

    蒙梅芳就询问道:“盟主,你被困在镇妖塔的内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牺牲了很多同伴,而吕振清前辈跟马尕南也在昨夜牺牲了!”

    里恩点头道:“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余燕便询问道:“那盟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里恩也询问道:“衣三昔跟逢晨东两位督察呢?”

    “他们二人率令了破狼战队跟侠女战队还被困在苗疆森里中呢?”

    里恩就下令道:“你们赶快设法将镇妖塔还树立起来,我这就带你们去跟他们会合,先将黑白两苗的战乱平息再说!”

    这个洋人便道:“把这座塔拉倒容易,但再扶起来就难了!”

    里恩向这个洋人询问道:“你又是何人?怎么会说我们汉话?”

    王若愚忙介绍道:“这位是来自很西边的十字军骑士克里斯蒂安先生,是我们在泉州遇到的,他懂得航海,就引着我们来到了这里,找到了盟主被困的这座塔。”

    这个洋人也点头回应道:“你好,道士先生,我是跟着丝绸路上的商人一路来的你们国家,从海路也能回到我们国家,不过我的国家现在正在跟欧洲的十字军交战。”

    里恩没时间听他介绍自己,便对王若愚道:“王钦差先留下,我要带两位同伴进入森林中去跟我们的另外一些同伴会合了,等我们处理好了苗疆的事情,就立刻赶回来跟你们会合!”

    王若愚道:“也好,我们回到船上等你们回来,如果五天之内,你们还没有回来,那我们就返回苏州去了!”

    里恩应了,召唤出了修真道长的五彩神鹤,蒙梅芳和余燕二人也各自召唤出了坐骑,就向苗疆的原始森林中飞去。

    黑白两苗的勇士都已经苏醒,他们在原地休息,白苗勇士在扬明的率领下损伤惨重,而黑苗族人也伤亡不少,现在由阿忽率领。

    逢晨东就对两族首领道:“这里不安全,我们还是先回到寨子里再说吧?”

    阿忽愤怒的道:“都是你们这些外族人,多管闲事,不仅害死了我们的老族长跟神婆,就连我们的祭司也被你们的同伴抓走,我们黑苗虽然弱小,但绝对不会任人宰割的!”

    衣三昔便道:“我们根本没有杀害你们的老族长跟神婆,而且我跟你们黑苗族人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们呢?”

    逢晨东也道:“一定是这个祭司阿渠所所为,扬名首领不是也说阿渠中了金蚕蛊,刀枪不入,还力大无穷,我们杀了你们的老族长跟神婆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会惹祸上身,为何要这样做呢?”

    阿忽就道:“这不是很明显吗?你们跟那个老道士是一伙的,你们暗中杀害了我们族长跟神婆,引白苗趁机入侵我们黑苗寨子,就是想要趁机灭了我们黑苗部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