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 装神弄鬼
    一个故事的主角不能离开太久,如果主角牺牲了,那故事就距结束不远了。

    逢晨东的计划并没有过多的向同伴透露,他自信满满,就等着这个黑苗祭司把所谓的神明请来,然后当众揭穿。

    当夜幕降临,黑苗族人手持火把,围着篝火载歌载舞,阿渠也命族人设下祭坛,摆上三牲,阿忽率了族内勇士将逢晨东一行人带到了篝火旁。

    蒙梅芳等人使出高级隐遁,准备在危急时刻救人。

    在苗疆跟南诏接壤处,一队身披黑色斗篷的勇士拿着武器正淌过沼泽,往黑苗寨子悄悄赶来。

    祭司阿渠用一只眼望着逢晨东等人,露出了轻蔑的眼神,低哼了一声,他将插着鸟羽的头饰戴好,就高呼一声:“请神喽!”

    在场所有的苗人都鸦雀无声,四周的火盆里燃着熊熊大火,阿渠接过了一支火把,对着跳跃的火焰念念有词。

    逢晨东也冷眼看着这个祭司装神弄鬼。

    阿渠一本正经的走上了祭坛,用火把引燃了香炉里的香,随着香烟袅袅,他身后又出现了六名跟他同样装束的祭司开始跳起舞来。

    舞姿怪异,如同地狱中的恶鬼在挣扎,而阿渠接过一只公鸡,一刀划破公鸡的脖子,将鸡血淋在了祭祀的三牲上。

    被划断脖子的公鸡没有发出惨叫,但还在垂死挣扎,阿渠发出了一声冷笑,就把这只快死的大公鸡丢进了火堆中。

    公鸡立刻变成了“火鸡”,在火堆内拼命挣扎。

    在黑暗中的蒙梅芳就看到阿渠从袖子里取出一包药粉,偷偷丢进了火堆中。

    衣三昔是用惯了各种毒药的老江湖,立刻闻到了一股迷香的味道,忙对同伴低声提醒,逢晨东便低声询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解除迷烟?”

    阿忽立刻大声呵斥道:“闭嘴,我们祭司请神时严禁低声私语!”

    衣三昔立刻闭上了嘴,就对蒙梅芳跟赵九龙打了手语,这二人立刻皱起了眉头,不过还是悄悄离开了。

    阿渠一挥手,他身后的六名祭司停止了舞动,他自己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独自翩翩起舞,就这样折腾了大概一个时辰,逢晨东跟同伴都打着哈欠,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

    这时鼓声响起,将众人从睡梦边缘拉回,阿渠高声喊道:“天神降临,所有人还不赶快跪迎!”

    阿忽率了所有的族人立刻就地下跪,嘴里高呼道:“神明在上,天佑我黑苗!”

    阿渠浑身抽搐,一边抖动身体一边道:“你们犯了天谴,还不赶快向苍天请罪!”

    逢晨东知道好戏来了,就集中精神,盯着这个祭司,看他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在火焰的跳动中,他们就闻到了一股臭味,董静立刻让道:“谁放屁了?不对,谁拉屎了?”

    破狼战队跟侠女战队的队员立刻向臭味来源找去,阿渠的脸色稍微一变,嘴里继续呵斥道:“何人喧闹,天神在此,这些人居然赶对天神不敬,先关入笼子内!”

    阿忽立刻率了黑苗勇士就来擒拿这些江湖侠士,逢晨东一甩胳臂道:“你就别再装了,什么天神,分明就是你自己假装的!”

    这些黑苗勇士听后立刻愤怒了,阿忽质问道:“你居然敢说我们的神明是司命假装出来的?你是看不起我们黑苗部落吗?”

    逢晨东昂首挺胸道:“不敢,既然你是大司命请来的神明,那我请教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上来,就证明你真的是天神,我们甘愿受罚,如果你回答不上来,那就说明你这个天神是假冒的!”

    阿渠也冷声道:“好狂妄的后生,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阿忽率着黑苗族人跟两支战队的侠士一起向逢晨东望去。

    逢晨东便朗声道:“你既然是天神,那请问海边的寒玉塔是什么?里面关押的又是什么妖物?”

    阿渠立刻愣住了,但很快就道:“沙滩上的寒玉塔是囚禁恶魔的宝塔,里面关押的是一只恶魔!”

    逢晨东当即辩驳道:“错,沙滩上的这座塔不叫寒玉塔,而是从东海圣兽山上坠落的镇妖塔,塔内关押的不止一只妖魔,而是十只!”

    这些黑苗族人听后一片哄然,阿忽也反驳道:“你说沙滩上的这座塔不是寒玉塔,而是镇妖塔,可有证据?”

    逢晨东就道:“我的同伴正是为了此塔一路从东海乘船赶来,而我们的盟主也被困在塔内!”

    阿忽不信,道:“这算什么证据!嘴在你们身上,你怎么说都行!”

    逢晨东又道:“那我就问下一个问题,你们听好了!”

    “天神可知这座塔内除了这十只凶兽和我们盟主外,还有其他人吗?”

    阿渠立刻摇了头,但很快又回答道:“塔内就关押了一只妖魔,没有其他人!”

    逢晨东紧跟着问道:“那天神可知如何进入此塔?”

    阿渠便道:“在这座塔的五层有一条隧道,可以进入!”

    “错,塔身我们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根本没有什么隧道!”

    阿渠争辩道:“那是你们来的晚了一步,我已经让阿瓦从隧道内进入了塔里!”

    逢晨东立刻大喜,道:“你还说你是神明吗?神明如果进入了塔内,自然知道塔内的情况,而你也没有进入过塔内,只有阿瓦进入了塔内,但他却被塔内的爆炸炸死,你的随从也被炸死炸伤无数,天神怎知你派阿瓦进入过塔内?”

    这些江湖侠士听后立刻欢呼雀跃起来,阿渠也脸色大变,不过阿忽却愤怒的道:“我们的神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当然知道阿瓦进入过塔内!”

    逢晨东登时愣住了,这些江湖侠士也愣住了。

    阿渠转惊为喜道:“你们这群狂妄的外族人,居然藐视神明,罪大恶极,要立刻被处死,否则就会引来天谴!”

    逢晨东忽然道:“如果你是天神,那你是否知道自己会被大粪淋头呢?”

    阿渠有些不明白,阿忽也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逢晨东用手帕遮住了口鼻,阿渠所在的祭坛上空突然大雨倾盆,恶臭弥漫。

    阿渠已经被一桶大粪淋身,这些黑苗族人登时惊讶了,衣三昔捂住鼻子道:“好臭啊,难道你们的神明就是这么臭吗?”

    阿渠想要怒吼却不敢张嘴,生怕这些粪水流入嘴里,不过阿忽已经暴跳起来,对手下勇士道:“你们这些外族人居然敢用大粪淋我们的神明,你们是活够了!”

    这些黑苗勇士立刻拿着长矛绳索就朝这些江湖侠士围来,逢晨东立刻道:“你们说不过就要动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