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 朋友再会
    历史中的事物总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历史有其有发展的必然性,而推动历史发展的事物也会有出现的必然。

    苗族的来历:据传炎黄二帝联合起来打败了蚩尤,蚩尤退到了三危,留下的后代便是苗族跟其他少数民族。

    蚩尤被称为战神,他的后代跟族人也个个骁勇彪悍,只不过退隐深山老林,不再往中原发展。

    就在逢晨东他们被困在黑苗寨子里时,王若愚带着好友许武林还有这个洋人一起下船,再次来到了寒玉塔外,他们没有向黑苗部落所处的森林里踏入,当然他们也看到了求救的黄烟,却不知所措。

    正在他们三人徘徊不前时,修真道长骑着五彩仙鹤,率领了仁剑华跟余燕赶来,跟他们会合。王若愚见到同伴赶来,非常高兴,就道:“道长,你们也赶到这里了?镇妖塔就在这里!”

    修真道长点头应了,仁剑华道:“我们早就来过这里了,而且修真道长还跟盟主相会了,可惜盟主不愿离开镇妖塔,我们就只好离去!”

    许武林就疑惑道:“盟主被困在镇妖塔内,为何不愿离开,是无法离开吗?”

    修真道长解释道:“镇妖塔的守护者给了盟主一次离开的机会,不过是要释放出封印在塔内的十只凶兽代价,盟主不愿因为自己的自由而是天下苍生被这些妖孽祸害,就拒绝了!”

    这个随行的洋人便道:“我主仁爱,你们的盟主也仁爱,为了天下苍生,宁愿牺牲自己,也不连累他人!”

    余燕就询问道:“跟你们一起的衣三昔和逢晨东他们呢?”

    王若愚如实相告道:“他们跟着黑苗祭司和族长进入了黑苗部落,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我们也不敢冒然进入黑苗寨子打探消息,但看到了他们释放出来的黄烟!”

    修真道长回应道:“这道黄烟是我们武林联盟的求救讯号,他们一定出事了,贫道已经派蒙梅芳他们进入黑苗部落查探情况了,并且尽可能救出我们的同伴,然后乘船离开苗疆!”

    王若愚就疑问道:“既然道长你们已经从大理来到苗疆,为何不带着衣三昔跟逢晨东他们从旱路返回大理呢?海路可不好走!现在就快要进入冬季了,海上台风不断!”

    道长回答道:“如果走旱路,就必然要经过南诏,而南诏的白苗跟苗疆的黑苗一向不睦,两个部落也会因此而再起杀戮,这是我们都不愿看到的!”

    仁剑华道:“大家做好准备,在此接应逢督察他们,不过我们最好能将这镇妖塔一并运回中原,然后找奇人异士来救出盟主!”

    想要移动一座近二十丈高,重二百吨的塔,困难很大,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座塔已经倾斜,而且还能连根拔起,确切的说是没有根基,那就可以把塔放倒,在身下放上圆木,再用撬杠撬动塔身,这样就可以将塔移到到海边,再利用滑轮吊机,外加海水的浮力,把塔运到船上。

    江湖中人说到做到,计划好就开始行动。

    圆木是现成的,黑苗祭司阿渠已经命族人砍伐了许多树木,用来搭建前往塔顶的梯子,不过他们只将梯子搭建到了寒玉塔的第五层。

    镇妖塔被剥掉了外面的黑色包衣后,露出了寒玉的白色,故已经改称寒玉塔。

    王若愚跟许武林二人合力将这些圆木垫在了通往大海的沙滩上,接下来就要把塔放倒了。

    一只天马跟两只神鹤,外带风力。

    王若愚从战舰上取下了大捆的绳索,分成四根,都绑在了寒玉塔塔身顶端,这四根绳索分别由天马跟两只神鹤拖拽,最后一根绳索绑在了水军战舰的主舵上。

    王若愚就道:“皇帝为了修建寝陵就是用这种办法运送巨石的,还有制造假山用的花石纲也是以这种办法运输的!”

    当他们准备妥当,等待天黑后开始行事。

    许武林就疑问道:“为什么我们要等到天黑以后才开始行动呢?”

    修真道长回答道:“这座镇妖塔虽然是坠落与此,但黑苗族人却据为己有,所以我们只能偷走,还有我们要以此来接应我们的同伴,给这些黑苗族人一个警告!”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毕竟已经过了秋分,黑夜变长,白天变短。

    而黑苗寨子内,祭司阿渠沐浴罢,也斋戒过后,就开始设坛祭司,请神明,他信心满满,因为所谓的神明就是他自己,不过他暂时没有除掉这些外人的打算,当然也没有放走他们的打算。

    逢晨东已经有了一个详细的计划,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

    变化就是蒙梅芳率了董静等人使出高级隐遁,进入了黑苗寨子内,找到了他们。

    对于这些高手的到来,逢晨东还有些无法适应,不过衣三昔就道:“现在我们的同伴赶到,我们就是硬冲出去也可以了!”

    逢晨东立刻阻止道:“我们不能硬冲出去,不然这些黑苗族人告到了段皇爷那里,然后再闹到了我们大宋皇帝那里,我们可就丢人丢大了!”

    吕振清就道:“那你的计划是?”

    逢晨东道:“我打算在神明降临时,向神明询问一些问题,然后在这些答案中找出破绽和漏洞,再引出真正的凶手!就是杀害族长跟神婆的凶手。”

    赵九龙便道:“那有没有这种可能,黑苗部落的老族长跟神婆是这个祭司杀的?”

    衣三昔立刻道:“不可能,这个祭司阿渠被我们挖了一只眼,还放了一盆的血,这小子已经半死不活了,根本不可能再有力气杀人了,今天早上我们见到他时,他已经昏迷不醒了!”

    吕振清就道:“你们也太狠了吧,居然把他挖眼放血!”

    仇永三就纠正道:“不是我们心狠手辣,而是这小子做事太绝,居然在溪水里下了无解的蛊毒,他不仅害我们这些外人,就连他自己都害了,我们挖他的眼,放他的血,也是神婆的意思,经他们族长同意的,只有这样才能解侠女战队所中的蛊毒,幸好我们男人只爱饮酒,不饮水,才没有中蛊毒!”

    吕振清便道:“可你们这样做已经激起了这些黑苗族人的愤怒,他们已经把我们当敌人对待了,到时候只需祭司一句话,他们就会群起向我们围攻!”

    逢晨东坚毅的道:“我是不会让他们这样做的,我要揭开阿渠的面具,把他装神弄鬼的把戏揭穿,再引出幕后真凶,还我们一个清白,也为老族长和神婆报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