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所谓神明
    民族之间的矛盾冲突如果不能及时妥当处理,就会越闹越大,两族拼的你死我活也很常见,有的少数民族就是在部族冲突中消失的。

    失火的是黑苗神婆所居住的黑色竹楼,里面却有两具被烧焦的尸体,这些黑苗勇士立刻把矛头指向了衣三昔这些外来者,为首的是一个叫阿忽的勇士,他义愤填膺的吼道:“一定是你们放的火,烧死了神婆跟族长,你们还挖了我们祭司的眼睛,放了他的血!”

    马尕南丢下了手里的木桶,也愤怒的回应道:“如果这火是我们放的,那我们何必还要来灭火呢?如果是我们杀死了神婆跟老族长,那我们为何还要留在这里?”

    仇永三也道:“你们没有证据,就不要乱下结论,你们这是血口喷人!”

    阿忽愤怒的道:“除了你们还能有谁?”

    马尕南就道:“这可就多了,说不定是你们自己的族人所为呢?”

    阿忽更加愤怒了,一把撤掉了头上的黑布缠头,披散了头发仰天长啸道:“神明啊,你高高在上,看的最清楚,是不是这些外族人杀害了我们老族长跟神婆?”

    衣三昔听后就想发笑,阿忽忽然道:“我们这就去请大司命论断,让司命来处置你们!”

    仇永三跟马尕南二人立刻就要反抗,衣三昔止住了他们,示意暂且跟他们去。

    在阿渠所居住的竹楼前,阿忽打开了竹门,就看到阿渠躺在地上,额头的汗如雨落,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这些黑苗勇士立刻惊讶了。

    阿渠仍昏迷不醒,阿忽忙让人去请族内的郎中。

    一个老郎中匆忙赶来,为阿渠了检查,就道:“司命失血过多,又中了毒蛊,只怕活不了几天了!”

    衣三昔也惊讶了,逢晨东带着侠女战队匆匆赶来,忙询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两个黑苗勇士也阿渠居住的后面发现了两个同伴的尸体,阿忽再次愤怒了,指了俩同伴尸体脖子上的伤口,道:“他们俩是被人用弯刀割断喉咙而亡的!”

    这个郎中忙也上去仔细检查了两具尸体,然后道:“他二人是被弯钩或者轮环之类的凶器杀死的,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俩一定是发现了杀害我们族长跟神婆的凶手后,被凶手灭口,然后丢到了司命竹楼后面,以嫁祸给司命的!”

    衣三昔跟逢晨东二人就向这个郎中望去,郎中被二人的眼神吓了一跳。

    阿忽便嚷道:“我们不用怕这些外人,就算老族长跟神婆还有我们这两位同伴不是你们杀还的,但我们的祭司是你残害成这样的吧?”

    罔小杰就怒斥道:“是你们的祭司先在溪水里下蛊毒害我们的,他自己也中了蛊毒,他是自自受,罪有应得!”

    黑苗族人立刻沸腾了起来,衣三昔立刻大嚷道:“毒蛊是你们祭司所下的,用下蛊者的眼珠跟血来解蛊也是神婆的意思,而且经你们族长同意的,不信你们可以问族长的随从!”

    但这些黑苗族人更是议论纷纷,满脸怒色。

    阿忽道:“这二人就是我们族长的随从,他们已经死了,你让我们怎么去问?”

    衣三昔登时惊讶了,黑苗族人的高呼声越来越响,逢晨东立刻道:“看来凶手是早有所料,我们现在是死无对证,这个黑锅背定了!”

    “烧死他们为族长和神婆报仇!”

    “烧死他们!”

    “为族长和神婆报仇!”

    黑苗族人的呼喊声越来越大,在郎中的救治下,阿渠渐渐睁开了仅存的左眼,缓缓的道:“把他们扣下来,听后神明的处置!”

    逢晨东冷笑道:“神明?是你们的神还是我们的神啊?所谓的神明还不是你们这些祭司自己假冒的!”

    阿渠愤怒了,额头的青筋暴起,阿忽就嚷道:“把他们都拿下,严加看守!”

    衣三昔立刻亮出了双刀,冷声道:“想要把我们拿下,只怕你们还差的很远!”

    阿忽立刻道:“你们可别仗着你们武功高,坐骑**,就来欺负我们黑苗族人,我们黑苗部族也不是好欺负的,如果你们胆敢反抗或者逃走,我敢保证你们会死得很难看的!”

    破狼战队的队员立刻亮出武器,就准备突围,逢晨东忙阻止住了同伴道:“大家且慢,如果我们现在一走,就无法洗清我们的冤屈,我们应该去找大理过段皇爷评理!”

    衣三昔反问道:“你认为这些黑苗族人会讲理吗?”

    阿渠就道:“我们黑苗族人不相信什么官府皇帝,只相信神明,如果你们没有杀害老族长跟神婆,那就不用怕神明的惩罚!”

    逢晨东便道:“那就请你们的神明赶快出来定夺吧?”

    阿忽道:“想要请我们的神明出现,那有这么容易,必须要沐浴斋戒,设坛,祭祀后才能请出!”

    逢晨东道:“那我们倒要拜会一下你们的神明!”

    阿渠命阿忽率族内的勇士将这些外人严加看守,自己带了一些族人就开始沐浴斋戒,准备设坛祭祀。

    房间内,衣三昔向逢晨东询问道:“逢督察,你在搞什么鬼?你明知道所谓的的神明就是祭司巫婆自己装神弄鬼搞出来的,你还让他们装?”

    逢晨东淡定的道:“正因为我知道所谓的神明就是祭司自己装的,所以我才要留在这里,当场揭穿,然后找出杀害老族长跟神婆的凶手!”

    衣三昔疑问道:“可要是阿渠这小子趁机向我们暗下毒手,我们现在被困于此,可就白白冤死了!”

    逢晨东仍淡定的道:“不会的,我已经命鹿飞燃放黄烟传讯了,如果修真道长他们还在苗疆,他们收到讯号后就会赶来支援我们,即便修真道长他们已经离开了苗疆,我们不是还有王若愚跟许武林他们相助吗?”

    衣三昔就疑问道:“可王若愚跟许武林这二人靠得住吗?他们可是朝廷官员,就算他们能够来救我们,可他们也救不了我们啊!”

    逢晨东道:“这都是下策,我的上策就是借阿渠请来的神明来洗清我们的冤屈,查出真正的杀人凶手!”

    衣三昔询问道:“可我们要怎么才能借助黑苗族的神明来洗清我们的冤屈,找出正真的凶手呢?这神明可是祭司自己妆扮的,到时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不就百口莫辩了?”

    逢晨东对他附耳道:“我们只需这般这般,然后互相配合好,就能查出真正的凶手,还我们一个清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