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 黑苗蛊毒
    在某些偏远的部落民族,因为居住环境的恶劣,再加上当地人类思想未开化,就会保留原始的野蛮,对路经之人毫不手软的抢掠,理所当然的杀死无辜之人。

    苗疆地处大理西南,南与大海毗邻,这里的黑苗族人数量很多,而且也很强悍,但真正令人生畏的是他们的毒蛊之术。

    不过这些黑苗族人也敬畏鬼神,惧怕比自己强大之人。

    故黑苗祭司见到了乘船而来逢晨东跟衣三昔一伙人后,没敢露出本面目,再加上他带来的勇士被镇妖塔内的爆炸重伤炸死,现在就剩他跟俩族人还是完好的。

    这俩黑苗族人匆忙救治被炸伤的同伴,阳鸳鸯率了侠女战队也赶来相救。

    逢晨东跟衣三昔二人围着寒玉塔仔细察看了,没有找到进入其中的办法,只好罢,命队员原地休息。

    很快闻讯赶来的黑苗族长赶着大象前来,命族人将被炸伤的族人抬上大象,送回寨子里救治。

    族长是个白胡子老头,个不高,也很瘦,穿着黑衣黑裤,用当地土语向这个祭司询问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祭司如实相告,然后也引着族长围了寒玉塔察看。

    两支战队的队员就地休息,取出了干粮,打了来水,边吃边饮用。

    逢晨东还热情的请黑苗祭司跟族长一起进餐,二人欣然答应。

    老族长也取出了一瓦罐酒,跟一竹筒小菜请这些人品尝。

    逢晨东喝了一口酒,便称赞道:“好酒,够劲!”

    祭司也饮下一大口,老族长就指了竹筒内的小菜道:“逢壮士也尝尝这个!”

    竹筒内装的是一些虫子,但是很香,而是有一种奶香气,逢晨东夹起一只,放在嘴里咀嚼,道:“果然是好东西,上好的竹蛆,过了热油,最是美味!”

    祭司拿着酒请破狼战队的队员畅饮,老族长拿着竹筒请侠女战队的队员品尝,鸳鸯见到了竹筒里的虫子后,就道:“我虽然也很喜欢吃竹蛆,但我是天龙寺的女僧,所以只能吃素!”

    罔小杰看到这些竹蛆后就想要吐,韩禾苗跟徐小鱼二人却好不客气的享用,盘铃也道:“我们瑶族也喜欢吃这些虫子,尤其是龙虱跟金蝉子,用火烤了,特别香!”

    衣三昔不以为然的道:“我们星宿派的门人只用这些虫子炼毒!”

    老族长带来的一坛酒很快就被这些江湖侠士饮完,马尕南就取了盛水的竹筒递给祭司道:“没酒了,先饮些水,等下我回船上取些酒回来!”

    祭司立刻跳了起来,伸手打掉了马尕南递来的竹筒,破狼战队跟侠女战队立刻警惕起来,逢晨东便疑问道:“大司命,怎么了,难道这水里有毒吗?”

    韩禾苗立刻道:“这水里怎么会有毒呢,我刚刚从小溪里打来的清水!”

    祭司立刻道:“糟了,我都忘了,我命人在小溪里下了蛊毒!”

    老族长跟众人听后脸色立刻大变,仇永三一把就抓住了祭司的衣领恶狠狠的道:“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你却下蛊残害我们!快为我们解了,否则爷绝对饶不了你!”

    破狼战队跟侠女战队的队员也立刻亮出武器,老族长又惊又怒,向祭司质疑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害死了我你也做不了族长!”

    黑苗祭司看到这些人真刀真枪的在他眼前晃悠,也吓的瘫坐在地,道:“我也是受害者啊!”

    衣三昔将弯刀放在祭司的眼皮底下,恶狠狠的道:“快把我们中的蛊毒解了,否则先把你的招子挖出来玩!”

    老族长忙也追问道:“大司命,你在溪水里下的是什么蛊啊?解药是什么?”

    祭司沮丧的道:“我为了对付那些高人,在溪水里下了噬魂蛊,老族长你也知道的,这种蛊无解!”

    众人听后脸色立刻大变,马尕南手里的小刀就要朝祭司眼珠子挖去。

    祭司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衣三昔阻止了马尕南的行动,道:“你就是杀了他,也解不了我们所中的蛊,我们的赶快想办法解了这蛊毒!”

    阳鸳鸯不甘心的道:“你没听这家伙说我们中的是噬魂蛊,无解!”

    老族长忙道:“一定会有解法的,大家跟我一起去找我们族里的老神婆,她一定能帮我们解蛊的!”

    逢晨东便让王若愚跟许武林返回船上,他跟衣三昔率了两支战队跟着老族长往黑苗部落前去。

    路上,衣三昔就向祭司询问了先前那群高手的事情,黑苗祭司如实相告。

    众人听后暗自惊讶,逢晨东就对衣三昔附耳道:“看来修真道长他们已经来过这里了,不知他们是否已经把盟主从镇妖塔内救出来了?”

    众人进入黑苗寨子内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这些黑苗族人个个如临大敌,都握着长矛,拿着毒箭小心警戒。

    衣三昔也立刻下令破狼战队小心警戒,老族长忙两面解释道:“大家不必紧张,他们不是敌人,我们也没有恶意!”

    黑苗寨子很大,但很简陋,吊脚楼随处可见,这里有点像水族寨子。

    老族长将他们引到了最大的一座竹楼内,先安排他们用饭休息,就带着祭司去见寨子里的老神婆。

    衣三昔不放心,就叫上了仇永三跟闫养蛇,闫炼毒一起跟着他二人同去。

    他们刚走,逢晨东就对侠女战队的队员道:“大家快检查一下自己,看是否有异常情况!”又对阳鸳鸯道:“师妹,你懂毒蛊,快为师兄检查一下,看我是不是也中了蛊虫?”

    鸳鸯就道:“师兄,你以前不也中过崇圣塔塔底的蛊虫,一直也没事!”

    谢毛子一边为客虎儿检查身体,一边愤愤的道:“如果我们所中的蛊毒无解,我就是在临死之前也要毁了这座寨子!”

    鹿飞就对逢晨东道:“我们现在还不知是不是真的中了黑苗的毒蛊,现在又冒然进入了黑苗寨子,万一这些黑苗族人起了歹意,我们岂不是就要被团灭?”

    望珺屏也道:“我们应该赶快去联络修真道长他们,但愿他们还没有走远!”

    逢晨东立刻道:“不行,苗疆不是大理,如果没有向导引路,我们根本走不出去,现在我们跟黑苗族人还没有撕破脸,他们就不会对付我们,不过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你们设法释放求救讯号,如果修真道长他们没走远,看到讯号后,一定会赶来救我们的!”

    鹿飞立刻应了,带着望珺屏就离开房间去释放焰火。

    逢晨东有又叮嘱道:“这个祭司之前跟道长他们起了冲突,现在这些黑苗族人也不知道我们跟修真道长他们的关系,我们暂时还不能让他们知道此事,大家要小心提防,不要吃这里的任何东西,也不要饮用这里的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