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寒玉镇妖塔
    世上能人万万千,如果我不是其中之一,也不必灰心丧气,把能忍敛与自己麾下,才是真正的能者。

    如果为了自己能够得到自由,就要给世人带来灾难,那么我情愿不自由。

    这是里恩自己的想法,也只有他这种从小读圣贤书,接受佛门教育的人才能做到,清幽寺的百了方丈坚持对他说:“佛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而道家也有以除魔卫道为己任,牺牲自己以换来世上的太平。

    里恩向修真道长辞别,请他率同伴离去,自己留在镇妖塔内,不过凤凰古城的城主就不干了,异常愤怒,但碍于通灵子跟轩辕辙在场,也不好发。

    修真道长告辞离去,回到镇妖塔外的本体内,对仍在开凿的赵九龙和董静道:“大家不必浪费力气了,停下吧!”

    众人一脸疑惑,余燕就疑问道:“道长为何要让我们住手,难道不用营救盟主了吗?”

    修真道长淡淡的道:“贫道刚刚元神出窍,在盟主的梦境内见到了盟主跟镇妖塔的守护者通灵子,他可以放盟主离开,但也会使囚禁在塔内的其他凶兽趁机逃出,就会祸害人间,所以盟主决定留在镇妖塔内,让我们离开这里,不要管他!”

    众人听后都有些沮丧,吕振清就道:“难道我们就这样把盟主留在镇妖塔内了?”

    仁剑华也不甘心的道:“盟主困在镇妖塔内,那谁来率领我们武林同道抵御强敌呢?”

    修真道长没有回答,他们回到了地面上,开始收拾行囊,董静忍不住再次询问道:“我们真的要丢下盟主不救了吗?”

    蒙梅芳也道:“这叫我如何向主人交待啊?”

    修真道长收回了结界,风从外面吹了进来,众人翻身骑上了坐骑,就往东北方飞去。

    藏在树林中的黑苗族人见到他们离开,就立刻返回寨子向头领禀报。

    第二日一早,黑苗祭司便率了族人扛着梯子赶到了镇妖塔旁,仔细察看了这块巨石,祭司惊呼道:“果然是玉石,这么大的一块玉石,我们发达了,如果我们把这座寒玉塔运到大理城,献给皇帝陛下,我们黑苗就可以离开苗疆,在大理城内居住了!”

    黑苗族人听后也欢呼不已,祭司命族内的年轻人架起梯子,往塔上爬去。

    这座寒玉塔有快二十丈高,他们的梯子根本不够长,不过这些苗人有自己的办法,祭司就命族内勇士砍伐了大量的树木,堆积在寒玉塔旁,然后顺着木材就等到了寒玉塔的五层外,一个勇士发现了塔身上的隧道,立刻向祭司禀报。

    祭司忙也赶来察看,就见这条人工开凿的隧道里面黑洞洞的,深不见尽头,就命一个勇士打着火把往里面探去。

    黑苗祭司站在寒玉塔外,向身前的大海往去,看到一支船队正往这里缓缓驶来,他立刻命族人停下手里的活,准备迎接这只船队。

    被派入隧道内打探情况的苗人勇士名叫阿瓦,他很快就爬到了尽头,将火把放在自己身前,看到玉石壁被人为开凿,遗失了大量的碎块,他开始捡取,不过很快就又把捡起的碎石丢弃,只见这些碎石在火把照耀下渐渐变了颜色,由原本的白玉色变成了粗糙的褐色。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白玉?我们被骗了!”阿瓦愤愤的甩掉手里的碎石,就准备返回,不过他听到身后一块碎石落下的声响,虽然很小,但很清晰,就回头查探。

    在火把的照亮下,的确有一块碎石掉落地上,紧接着不断有碎石掉落地上,阿瓦惊讶了,随着石块不断脱落,一只黑色的爪子显露了出来,他立刻用火把向这只黑爪烧去。

    黑爪剧烈扭动,大块的碎石坠落,阿瓦惊叫一声,丢下了火把就往隧道外逃去,但还没有逃出洞口,隧道崩塌,将其埋在了里面。

    黑苗祭司已经率领了族人来到海边,准备迎接这只船队,不过他还是听到了阿瓦的尖叫声,立刻又派了勇士阿邦上去察看。

    阿邦刚准备踏着木材往寒玉塔上走去,就听塔内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巨大的气浪跟石屑从寒玉塔的窗户迸出,将这些黑苗族人跟旁边的木材掀飞上了天空。

    黑苗祭司因为站在了族人身前,才逃过一劫,不过他身后的族人伤亡惨重。

    天空下了好一阵石块雨,黑苗祭司抬起头,转身向寒玉塔望去,不由惊呆了,只见这座寒玉塔已经变成了一座青石塔。

    海面上船只上的人也被这一声爆炸吸引了,主船降落船帆,放下了铁锚,船上的人骑着飞禽坐骑就往岸上飞来。

    黑苗祭司再次回身,也惊讶了,只见这些骑士都骑着巨大的云雕,手持武器,不过也不全是汉人。

    为首的便是衣三昔,他降落了云雕,对这个黑苗祭司询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刚刚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

    祭司张大了嘴,耳朵里嗡嗡响,马尕南跟闫养蛇也从云雕背上跳下,看到了这个彝族人,祭司立刻比划起来。

    衣三昔看到了寒玉塔大惊,立刻挥舞了手里的灰色衣衫,向船队上的同伴打了讯号。

    逢晨东率领了侠女战队跟王若愚,许武林还有洋人向导一起乘小船往这里赶来。

    衣三昔跟马尕南已经按捺不住,骑着坐骑围着镇妖塔察看,从塔身的窗户向塔内望去,里面黑洞洞的。

    逢晨东很快也赶到了海滩上,黑苗祭司见到他们的登时惊讶了。

    阳鸳鸯就疑问道:“你不是黑苗祭司吗?”

    祭司恢复了听觉,忙点头道:“是啊,你不是天龙寺里的女弟子吗?”

    这二人以前见过面,认识,但不是很熟。

    祭司就道:“刚刚这座塔发生了爆炸,我的族人都被炸伤了!”

    这个为向导的洋人也下了船,围着寒玉塔察看,他生着黄头发,黑眼睛,不是欧洲人,而是亚细亚人,戴着十字架,用不太流利的汉语道:“这座塔好,可惜没有门,无法进入!”

    逢晨东也疑问道:“这座塔没有门,那怎么进出啊?”

    衣三昔从天空降落,对他低语道:“这座塔正是镇妖塔,不知盟主是不是还被困在里面?”

    罔小杰指着塔身上的窗户就道:“这座塔虽然没有门,但有窗户啊?我们从窗户钻入塔内察看一下,不久知道盟主是否还在塔内?”

    逢晨东立刻道:“不可,小心塔内被囚禁的凶兽!”

    衣三昔补充道:“不用担心,我已经试过了,这窗户虽然洞开,但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东西也出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