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 天降陨石
    古有愚公移山,人一旦团结起来,力往一处使,就会产生巨大的威力。

    如果是一群武林高手把力气往一处使,威力就会更大。

    比如说在圣兽山山巅,这些武林高手都把力道往这方石台上用,只听一声轰鸣,石台被炸开,镇妖塔从石台中蹦出,急速往天空飞去,而这些高手也立刻骑着飞禽坐骑赶去察看。

    徐节跟修真道长大喜:终于找到镇妖塔了,盟主也在镇妖塔内。

    里恩刚睡着,正准备继续向轩辕辙打探这些凶兽的来历,就感到全身一震,从梦中惊醒,紧跟着就感到天旋地转,他忙抓住了身边这个白毛怪身上的毛,稳住了自己。

    镇妖塔外的围观的众人纷纷被甩开。镇妖塔急速旋转了起来,然后如同火箭般朝夜空飞去,仁剑华忙率了同伴骑着飞禽坐骑去追,不过这尊镇妖塔又如同被导弹击中的火箭般往西南方坠去。

    众人登时傻眼了,还没有进入圣兽山的陆归云和王若愚等人在沙滩上目睹了这一幕,镇妖塔如同流星一般滑过天际,坠落在了西南方的大海中。

    “是流星吗?”许武林向同伴询问道。

    赵铠掐指一算道:“不像,今夜月明星稀,应该不会出现流星的,而且从圣兽山传来了爆炸声,一定是那里出事了!”

    他们立刻往圣兽山赶去,不过仁剑华骑着天马迎面飞来,对他们道:“不好了,盟主被困的镇妖塔往西南方坠落了,我们赶快返回战舰上,前去打捞!”

    天马的速度很快,仁剑华迅速把他们甩到了后面,徐节也率了剩下的人火速往玄武岛码头返回,赵铠就追了上去,询问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到战舰上,徐节立刻下令起锚开船,舵工调整了船只方向,朝西南方驶去。

    不过他们一直将战舰驶到了泉州码头,也没有见到镇妖塔坠落的踪迹,时苍梧便怀疑道:“就算镇妖塔坠入大海,沉到了海底,但海面上也应该有痕迹啊!”

    衣三昔就询问道:“镇妖塔坠入海底,海面上会留下什么痕迹呢?”

    王若愚解释道:“镇妖塔从高空坠落,发着光亮,这光亮不仅是镇妖塔本身发出的,还有塔身跟空气摩擦产生的火光,镇妖塔坠入大海,塔身发出的热力必定会烧死许多海里的生物,甚至飘在海里的海藻跟海带也会被烧焦!”

    陆归云也是经常在水里走的人,就反驳道:“可如果我们来的晚了,这些痕迹被海水冲散了,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徐节听后便道:“那大家沿途前来,也遇到了不少船只,为何没有听到这些船只上的人提起有东西从夜空坠落的事情?”

    修真道长再次思考了一番后,道:“还有一种可能,这镇妖塔根本不是坠落在了了大海里,而是坠落在陆地上,或者坠落在其他地方!”

    徐节有些不悦,也失去了耐心,便道:“那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继续乘船沿海打探,另外一路人马登岸,沿途查找镇妖塔的下落!”

    众人领命,衣三昔跟陆归云率了破狼战队和侠女战队继续乘着战舰沿着海岸线搜寻,不过他们在泉州港补充了物资,还找到了一位洋人向导,继续搜寻。

    徐节跟修真道长等人登岸,从泉州往江西赣州寻去。

    不过徐节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返回苏州,修真道长只好率领了两派侠士继续往西南方搜寻,很快就进入了大理国境内。

    仁剑华安排同伴在大理城内的客栈里休息,她带着修真道长入宫拜见段誉。

    段誉跟王语嫣坐在隆起上,看到一脸疲惫的二人有些疑惑,但还是询问道:“不知里恩盟主跟慕容小姐还好吗?”

    修真道长没有回答,仁剑华就道:“回禀圣上,里恩盟主仍被困在镇妖塔内,而镇妖塔从高空坠落,往西南方坠下,不知所踪,我们正是为了搜寻镇妖塔的下落才来到大理的。”

    段誉听后有些惊讶,仁剑华继续道:“据逢晨东督察讲,慕容小姐带着俩孩子仍留在寒玉谷内,恐怕只有盟主亲自去请,她才会离开寒玉谷!”

    王语嫣得知表妹安全后,就放下了心。

    段誉道:“据苗疆的黑苗族长禀报,他们部落旁的大海边坠落了一块巨大的陨石,从表面看像是一座宝塔,不过是黑色的。”

    修真道长听后立刻来了精神,连忙询问道:“请问段皇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段誉掐指一酸道:“是三个月前的事情,这块陨石全身漆黑,而且非常坚硬,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仁剑华就向修真道长望去,段誉也疑问道:“难道这块陨石就是从高空坠落的镇妖塔?”

    修真道长就向段誉跟王语嫣告辞,和仁剑华一起回到了客栈内,向同伴说了这个消息。

    蒙梅芳跟余燕等人听后也非常高兴,便一同前往苗疆。

    他们带足了路上用的食物和水,仁剑华又叮嘱道:“洱海跟石林还好说,但我们在路经白沙盐坑时一定要小心,那里的盐工跟监工格外心狠手辣,而且胆大包天,连朝廷官员都敢打劫。”

    董静便道:“怕什么,我们这些多高手难道还怕这些工人吗?”

    余燕也疑问道:“这些盐工如此胆大妄为,难道大理官府就不管吗?”

    仁剑华道:“不是不管,而是没法管,这些盐工跟监工仗着当地的萨满巫师撑腰,而这些巫师不仅跟黑白两苗的巫师有勾结,还跟一个叫李若水的老妇有关系。”

    吕振清仍不服气的道:“即便他们有人撑腰又如何?真的就让他们这样胡非为吧?”

    仁剑华叹息一声道:“黑白两苗倒还好说一些,只是这个李若水身份可不一般。”

    蒙梅芳也不服气的质问道:“这个李若水身份怎么不一般,难道仗着跟李秋水名字相像,就无法无天了吗?”

    仁剑华淡淡的道:“这个李若水正是你们的前主人李秋水的亲生妹妹,银川公主的姨母!”

    修真道长也感到惊讶了,赵九龙不服气的道:“可李秋水不是早就死了,银川公主是虚竹的夫人,而虚竹跟我们大理国段皇爷是结义兄弟,这难道还不好办吗?”

    仁剑华就道:“你太不了解我们女人了,我为何会流落江湖,李若水为何不去投奔她侄女?”

    赵九龙立刻无语,仁剑华继续道:“李若水虽然武功不及她姐姐,但她的心思跟敛财能力绝对不亚于她姐姐,而且这个老女人很擅长装可怜,还经常去大理皇宫看望王语嫣皇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