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寒玉幽谷
    深山老林是躲避世事的最佳归隐之处,远离人群的地方也远离了人世的烦恼。

    逢晨东擅自进入了寒玉谷内,遇到了被屠院长派来执行搜寻侠女战队的青龙堂弟子,他翻过了一道山崖后,就遇到了温如珠跟红袖二人,但也见到了一条青色的蛟龙,这条蛟龙跟玄武岛上的那条绿毒青蛟一模一样,不过逢晨东也是看到了画像才得知的。

    红袖向导,引着他跟温如珠继续往谷内探索,并且沿途留下了记号。

    沿途,逢晨东就向这两位姑娘介绍了苏州城的情况,温如珠就道:“盟主被困在了玄武岛内,徐节已经率人去营救了,不过还没有消息传回来,但朝廷已经在调查军舰失窃之事。”

    逢晨东疑问道:“慕容小姐为何要在寒玉谷隐居呢?”

    温如珠就道:“还不是因为盟主伤了她的心,现在盟主也被困在了玄武岛上!”

    逢晨东仰头望了天空,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赶到侠女战队隐居的地方?”

    红袖也环顾了一下四周,道:“如果我们速度快的话,一天时间就能赶到,慢的话也要两天!”

    温如珠道:“要不是还得照顾你,我就用云雕载着红袖姐姐,很快就能赶到!”

    逢晨东就道:“那你们先走,不用管我,不过把这件东西代我转交给慕容小姐,这是大理国王皇后所托,希望慕容小姐能够抓紧率侠女战队离开寒玉谷,跟我一起去玄武岛营救盟主!”

    红袖接过了他拿出的一只小箱子,温如珠就询问道:“你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吗?”

    逢晨东点头应了,道:“你放心好了,我在这里等青龙堂的弟子赶来!”

    温如珠召唤除了云雕坐骑,拉红袖一起乘上,便向前方飞去。

    这里山崖陡峭,林深水清,是个隐居的好地方,逢晨东从马背上下来,原地盘膝打坐,开始疗伤。

    云雕载着二人,在红袖的指引下迅速飞入了寒玉谷最深处,就看到在云雾的笼罩下,一块平坦的山岩出现在半山腰,清泉自山顶汩汩而下,藤萝也从山顶垂下,一排巨石砌成的房子在雾气中忽隐忽现。

    红袖欢喜的道:“温妹妹,就是前面,有炊烟升起的地方!”

    云雕载着二人迅速穿过烟雾,在石头房子前降落,房顶上的鹿飞立刻握着长枪警戒道:“来者何人,快报上名来!”

    温如珠也回应道:“是我,琵琶奴温如珠!”

    红袖从雕背上下来,重回故地,她感怀万千。

    鹿飞看到了这二人一脸疑惑,就疑问道:“你们俩怎么来?”

    温如珠便道:“怎么就你一人,慕容小姐跟其他人呢?”

    “她们去踩山了,我不想动,就留下来看家,这里的猿猴很调皮的,两位快屋里请!”

    鹿飞将二人请到了房间里,只见房内的器具简单,除了木制的就是石质的,就连饮水的杯子也是竹制的。

    温如珠饮了一口水,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鹿飞道:“这就说不定了,快的话两三天就能回来了,慢的话也要五六天,最近刚下过雨,山上新生出了不少好东西,不采回来就可惜了,不如你们也留下一起等他们回来!”

    温如珠立刻道:“你们在这里好逍遥快活啊!盟主出事了,你知道吗?”

    鹿飞听后就惊讶了,质问道:“里恩他怎么了,受伤了吗?”

    “盟主被困在了玄武岛,岛上出现了十只上古凶兽,如果不能除掉这些凶兽,只怕里恩就会命丧那里!”温如珠着急的道。

    鹿飞仍不以为然的道:“盟主不是几次都死不了吗?这次也不一定有事的!”

    温如珠一本正经的道:“但季登亭元帅已经战死在了玄武岛,就连谷佐使跟廖凯堂主也牺牲在了圣兽山!”

    鹿飞这才重视起来,道:“我这就释放讯号,让他们赶快回来!”

    红袖喃喃自语道:“这里的房子又增多了。”

    鹿飞在房顶生起了一堆篝火,然后把一捆黄蒿放在了篝火上,登时青烟冲天而起。

    但闻讯赶回来的却是望珺屏跟阳鸳鸯二人,见到了温如珠跟红袖到来,一脸惊喜,立刻拿出新采到的山竹跟青瓜招待来客。

    温如珠立刻道:“盟主出事了,难道你们就打算一直在这里隐居吗?”

    望珺屏就反问道:“那不是还有徐节屠院长他们吗?”

    温如珠道:“谷无用已经牺牲了,绝尘圣师也战死了,难道你们真的就在这里坐视不管吗?”

    望珺屏道:“可我们要听从慕容小姐的命令!”

    阳鸳鸯也道:“我们等慕容小姐回来后再商议此事吧,盟主有难,她一定会率我们前去营救的!”

    温如珠道:“你师兄逢晨东也来找你了,不过他在来到路上受了重伤!”

    鸳鸯听后就紧张起来,追问道:“我师兄他伤的重吗?现在何处,我这就去把他接到这里医治,珺屏,我们俩赶快去!”

    温如珠拦住了她道:“不必了,赵安邦跟武华鼎率了青龙堂弟子会照顾他的,你们赶快带我去见慕容小姐!”

    鸳鸯点头应了,道:“可现在天已经黑了,我们等明天再去找慕容小姐好吗?”

    温如珠却失去了耐性,匆匆出了房子,召唤出云雕,道:“现在就去,我们能等,但盟主能等吗?盟主已经被困在了玄武岛快两个月了!”

    鸳鸯只好出来,温如珠一把将其拉到云雕背上,两人在月色的照映下就往慕容玉潇他们歇息的地方飞去。

    入夜后的山林更加静谧,动物的啼叫声此起彼伏,月色如水般倾洒在山林间。

    她们在云雕背上看到了一堆篝火,立刻向着篝火飞去,就看到韩禾苗跟徐小鱼二人正围着篝火烤鱼跟番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香味。

    温如珠刚降落了坐骑,罔小杰跟盘铃二人就从山林中跳了出来,质问道:“来者何人,快报上名来!”

    阳鸳鸯忙道:“小杰是我,鸳鸯,这位是温如珠督察使!”

    盘铃向二人身后探视了,道:“安全!”

    玉潇带着俩小孩从山林中走到了篝火前,对温如珠道:“你来做什么?”

    温如珠忙行礼道:“我受逢晨东督察委托,特来这里找慕容小姐的,这是大理国的王皇后托逢督察转交给小姐的!”

    玉潇听后有些惊喜,便接过了箱子,询问道:“逢督察使呢?”

    温如珠就道:“逢晨东在来到路上受了伤,不过要不了命,而盟主可是危在旦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