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茫无头绪
    坚持就是胜利,成功就是活到最后,当你把你的对手都熬死了,你也就成功了,不过人都会死的,也可能你会比你的对手更早的死去。

    里恩现在就没有这种担忧,只要不把自己给饿死或者憋死,敌人就杀不了他。但一个人在圣兽山是没有意义的,于是他拿着打狗‘棒’,在夜‘色’的掩护下溜出山‘洞’,找到这些凶兽,展开了对战,他在一次次被虐中逐渐强大起来。

    而徐节等人乘着宗宝楷的舰队再次开始返航,他们很快就赶回了松江码头,安道途跟祁三溪率了丐帮弟子忙来迎接。

    宗宝楷一下船,就接到了监军传来的圣旨,命其立刻骑乘前往京城拜见圣上。

    徐节再次跟他们同船,不过他命两派的四支战队留在苏州休整。

    衣三昔率了破狼战队继续去寻找慕容‘玉’潇的侠‘女’战队。

    洛阳盟主府内,余正华从徐节嘴里得知了玄武岛上的事情也非常惊讶,现在里恩被困玄武岛,就由他来统领武林侠士。

    余正华带着李东野先去拜访武当的修真道长,向其请教上古凶兽的消息。

    修真道长便道:“单听你们的转述,贫道尚不能确定这些凶兽的来历,贫道要去向百晓生前辈请教。”

    百晓生接见了修真道长跟徐节,听了他们对这十只凶兽的阐述后,便道:“这些凶兽出自《山海经》,但并没有实事根据,这些凶兽本不是人间之物,很可能是被封印在什么地方,只不过被你们无意中释放了出来。”

    徐节就询问道:“那前辈可知如何对付这些凶兽呢?”

    百晓生回答道:“这些凶兽本不是人间之物,故凡人是无法战胜的,你们要找到他们的来处,也就是封印他们的神器,然后设法再将其封印。”

    徐节听后苦笑一声,道:“想要封印这些凶兽比登天还难!”

    离开了洛阳旧皇宫后,修真道长便率了李东野往杭州赶去,他需要去亲自观察一下这些凶兽。

    余正华跟徐节屠院长调回了两派的另外两支战队,然后命金国师留守盟主府,他们前往苏州,准备召开盟主大会。

    修真道长比他们先到一步,直接去了龙泉见到了陆归云,然后一起来到了松江,跟丐帮的安道途会合,这时梅雨季节已经到了尾声,修真道长就命他再准备一些出海的大船。

    安道途‘露’出了为难之‘色’,道:“道长不如等雨季过后,搭乘商船前往玄武岛。”

    徐节把江湖中修真修悟两派八堂外加破狼战队在燕子坞旧址召集起来,重新整改了武林联盟。

    新整改后的武林盟主由余正华暂时代理,他自己出任了副盟主,屠院长升为‘侍’中,金国师为左使,请在江城休养的高雄出任右使,不过这二人只留守原地,用来坐镇江湖。

    修真派掌‘门’为血纹红,提升刘梦濡为副掌‘门’。

    两派‘门’人一片哗然,徐节便道:“刘长老的功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谁能够冒着生命危险说服朝廷新任命的水军元帅顶着飓风前往玄武岛营救我们?”

    众人都不语,但总觉得这个任命有些草率。

    现在修真派就剩三位长老,仍然是赵安邦,武华鼎,仁剑华。

    青龙跟白虎二堂改变不大,但朱雀堂堂主换赵铠,副堂主还是李海‘波’,堂内弟子爻盘,胡元‘波’,又提升了项留勇,韩彩漾。

    玄武堂虽然没有什么伤亡,但弟子减少了一个香‘露’。

    修悟派也没什么改变,汪洋跟章阿红还没有从天山峨眉返回,徐节已经人命楼思危跟游雪亮出任修悟派正副掌‘门’。

    徐节已经命血纹红跟楼思危找画师画下了这十只凶兽的模样,然后又找木匠雕成模版,大量印刷,分发给各堂弟子,命他们带着画卷游走天下,寻找能够消灭这些凶兽的高人。

    雨季很快就结束了,修真道长邀请了丐帮的曲吴两位长老,李东野,衣三昔,陆归云三位督察使,楼思危,血纹红两位掌‘门’,准备组织船队前往玄武岛。

    徐节得知后,立刻带着余正华赶到松江阻拦他们,道:“虽然我们已经成功逃离了玄武岛,但那是由于里恩盟主的引开了岛上的十只凶兽,倘若你们冒然前去,必定会死于这些凶兽之手。”

    李东野就疑问道:“那盟主为何就没有事?”

    徐节道:“因为盟主已经炼成了水火不侵之体,这些凶兽伤不到盟主,丐帮的齐万‘春’就是例子,玄武岛一战,我们武林联盟损伤很大,你们再不能前去冒险了,否则不仅救不回盟主,还会把你们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修真道长便道:“贫道并不是一定要登上玄武岛才能详细察看这些凶兽,只需要靠近玄武岛,贫道可以使出元神出窍登岛去察看盟主以及这些凶兽,或许就能找出降服这些凶兽的办法来!”

    余正华也道:“道长千万不要擅自登岛,我义弟他也不希望你们为了救他而去冒险,倘若能把我义弟救出来也罢,就怕你们不仅救不了他,反而白白搭上你们的‘性’命,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徐节也命三位督察使跟两位首领要劝阻修真道长登岛。

    他们想要搭船出海,但却没有船只,好不容易等到了一艘前往福州的货船会路经玄武岛,修真道长向船主说明了请求,船主当场拒绝。道:“玄武岛上的凶兽我们也听说了,我们为商之人,不是降妖除魔的道士,所以也犯不上去用命冒险,我们不去玄武岛!”

    修真道长正在苦恼时,宗宝楷从京城返回,徐节忙去拜访他。

    宗宝楷淡淡的道:“圣上召见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可惜了季元帅!”

    徐节忙向卞副将打探圣上的意思。

    卞副将便道:“圣上说季元帅擅自带船出海,就罢免了他的防御统领一职,令宗元帅不得追查季登亭的死因,更要引以为鉴,不得再擅自率船出海!”

    徐节听后就道:“圣上不明事理,将我们江湖侠士的事情置之不理,也太不仗义!”

    卞副将压低了声音道:“刚登基的皇帝陛下从不会讲什么道义,我们这些臣子的也无可奈何!”

    徐节道:“这官职不做也罢,远不如我们江湖侠士快意恩仇,如果宗元帅不想做官了,就来加入我们武林联盟,修真派正差一名掌‘门’呢!”

    宗宝楷就道:“本帅即便解甲,也要救人救到底,率船出海,前往玄武岛把你们里恩盟主救回来。”

    徐节忙道:“元帅不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对付岛上那十只凶兽的办法,现在登岛等于去送死!”